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八章 回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一邊說一邊寫,將調令寫完之后,印綬往上一蓋,然后東西往桌上一放就趕緊往出跑,搞不好去晚了廬江被打了下來,陸家只跑出來陸遜和陸績兩人那可真就成了一個悲劇了。《新"思"路"中"文"網》

  出了政務廳,陳曦快速的跳上馬車,劉備的佩劍和他自身缺一不可,這種時候自然不能忙中出錯,命令車夫速速趕往陳家。

  “老爺何事如此急切?”陳曦一把推開門,然后不等陳老管家施禮,直接朝著內院中廳殺去,背后傳來陳老管家詢問的聲音。

  “我有要事要離開一段時間,你記得給簡兒和蘭兒招呼一聲,我就不親自去說了。”陳曦頭一不回的說道,要是他現在給繁簡或者陳蘭說自己要離開,雖說兩人不會說什么話,但是那幽怨的眼神也足夠讓陳曦喝一壺了!

  穿過外院,沖入中廳,然后左拐去自己書房將劉備的佩劍拿了出來,不等陳曦悄悄離開背后就傳來一個人的聲音。

  “夫君,何事如此急切?”陳曦剛剛要沖出書房的時候繁簡出現在了門外神色有些好奇的問道,“之前不是還在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今天怎么這么著急?”

  “我有事可能需要再離開三月!”陳曦嘆了口氣說道,真心不想這個時候面對繁簡,之前才剛剛結婚不過兩個多月,他就出去了接近三個月。然后回來不過五天就又要出去,而且一去就是三個月,這種事。剛剛結婚的陳蘭和繁簡怎么可能能接受?

  “夫君……”繁簡不滿的拉著長音說道。

  “這次真有急事。”陳曦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隨后就看到門外又過來了三個人——陳蘭,糜貞,甄宓。

  “見過陳侯。”“夫君。”三個人接連施禮然后好奇的看著繁簡,按道理說這個時候陳曦不是應該在政務廳還沒回來嗎?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免了免了,你們是來找簡兒一起去蔡大家那里念書嗎?”陳曦掃了一眼三人,眼光在甄宓身上停留了一瞬間。然后明知故問道。

  “蔡大家讓我們休息一日再去。”很不幸今天蔡琰休課了,放她們出來逛逛街什么的。說是勞逸結合。

  “……”陳曦無語,他原本還打算讓陳蘭三人將繁簡帶走,畢竟在人前繁簡是不會鬧的,結果今天這是什么情況。“唔,既然是這樣啊,我還有點事情,你們讓簡兒陪你們去逛街吧,有什么喜歡的東西都算在我頭上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陳曦擺了擺手,從中廳而過,“蘭兒。你和簡兒在乖乖在家里,我會盡快回來的。”

  陳蘭的面色一白,但還是對這陳曦盈盈一禮。“祝夫君旗開得勝。”

  “陳侯,陳侯,我也想去。”陳曦剛走了兩步,糜貞就快步追了上來,她現在家里沒人管,就借宿在蔡琰那里。而蔡琰則是因為被曹操打擊到現在沒緩過來,多個人說會兒話也好。每天就帶著糜貞學習琴棋書畫什么的。

  話說糜貞對于這方面天賦不錯,但是糜貞的性子和蔡琰完全是兩回事,糜貞的性子說好聽點叫做外柔內剛,說實際點那就是,外看乖寶寶,實則小惡魔。

  糜貞學的時間長了就對琴棋書畫厭煩了,在她看來琴棋書畫什么的她都學會了,為什么她還要被蔡琰每天管制,不過蔡琰那種淡然素雅的神態還有基本成熟的身姿讓糜貞壓力很大,只好乖乖的聽從蔡琰的指揮。

  被糜貞一拽,陳曦就感覺到一陣頭疼,糜夫人什么的和現在的糜貞絕對是兩個人了,別的不說,糜貞這個個性和孫尚香有些像,該說是沒吃過虧,沒受過苦嗎?

  陳曦轉過頭來看著四人,除了甄宓神情冷淡,其他三個都是躍躍欲試,“不行,這件事絕對不行。”

  “小氣。”糜貞不滿的鄙視道,“你不能保證我們的安全嗎?”

  “能,但是不行。”帶女子上戰場這種事,陳曦做不出來,雖說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主帥都不遵守軍營的規定,那以后怎么約束一干軍士。

  “為什么不行!”糜貞變得更是不滿了。

  陳曦現在已經不急著走了,反正也不差這一刻鐘,“因為你是女的。”

  “唔……”這個理由很強大,至少以糜貞現在所學習的女誡看來貌似是無解的,頓時糜貞惱怒的看著陳曦。

  “好了,既然知道了,那就別煩我了,我要走了。”陳曦擺了擺手說道,不說別的,單說帶糜貞一起去,回來糜竺絕對會用殺人的眼光看自己的。

  “不要啊!”糜貞轉身跑了回去,然后又拉著甄宓跑了過來,往陳曦身上一推,“你看宓兒妹妹是不是很可愛,我把她送給你,你帶我去吧。”

  陳曦看著已經滿臉漲紅的甄宓,伸手捂住臉長嘆了一口氣,“你這家伙,閃開,閃開,絕對不能帶你去。”

  “哼!小氣!”糜貞不滿的說道,“我一定要去的話應該怎么辦?”

  “絕對去不了。”陳曦嘆了口氣說道,“還有別想什么偷偷跟去的招數,我走之后會調動十隊城管看住你,你要是敢忽悠我妻跟你一起,我不介意讓蔡大家給你加課,好好重修女誡,甄宓,給我看好糜貞。”

  “哦,好的。”面色嫣紅的甄宓輕聲的回答道,和糜貞比起來,甄宓才是真真正正的乖乖女。

  “叛徒。”糜貞極其不滿的看著自己身邊的戰友叛變到陳曦那一邊,“哼哼哼,我就聽哥哥說過,唔唔唔……”

  不等糜貞將話說出,甄宓神色清冷的將糜貞的嘴捂住,然后對著陳曦盈盈一禮,就將糜貞直接拖走了。

  “嘖嘖嘖,你們好好的呆在家,我會盡快回來的。”陳曦對著陳蘭和繁簡招呼道,只見兩人對著陳曦皆是躬身一禮,然后就那么默默地看著陳曦。

  甄宓嗎?糜貞是故意的吧。陳曦一邊往出走,一邊微微搖頭,和冀州第一次見到時的震撼已經全然不同了,現在甄宓,美則美哉,但是卻沒有了當初冀州初見時的那一抹神韻,唉,當初的那一爐香,燒的可真夠好啊,那一個神情也真是恰到好處,陰差陽錯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