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七章 麻煩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經此一役袁術算是元氣大傷,話說袁術元氣大傷的原因并非死了多少兵,而是因為自己的兒子袁耀在這一場大戰之中過于興奮,沖鋒陷陣的時候受了點傷,之后杜襲掘了淯水,水淹袁術的時候,袁耀逃的不夠快,傷口見了水,然后到現在一直在發燒。

  袁耀是袁術的獨子,自己兒子成了這樣,再加上大軍損失有些嚴重,袁術也就沒有繼續和曹仁死磕的想法,于是便調兵回了壽春,一路上人參,靈芝各種大補的補藥給自己的兒子喂下,然后路過一個道觀替他兒子捐點錢款,不過袁耀的情況一直沒有好轉的趨勢……

  話說回來古代這醫生不靠譜的也有不少,真以為什么千年人參,外加靈芝的能亂吃?

  再加上袁術愛子心切,動則要求醫生治不好就去死,導致那些醫生沒一個敢于嘗試一下非補藥的治療方式,總之補藥這東西在炎癥發燒的時候給虛不受補的人吃,沒有吃死已經是幸運了,由此可見,袁術現在遇到的醫生基本上都是庸醫……

  不過想想也對,在這個醫生是賤業的時代,高門大戶對于醫生的信任程度基本沒有,得病了就去捐點錢款,然后找個自己都看不起的醫生看看病,自然是看不好了。然后就是惡性循環,醫生的地位等于沒地位了……

  總之當坐在奉高政務廳的陳曦看到這些情報的時候心情大好,除了曹操沒死。其他的消息簡直讓陳曦極其滿意,不過對于袁耀,陳曦很明顯的有些怪異,沒記錯的話袁耀應該都活到吳國建國了,而現在傳過來的情報卻是袁耀隨時都有可能死掉。

  至于孫策的情報,除了多了大小喬貌似也沒什么了,不過令陳曦吃驚的是大小喬還真是喬公的族人。雖說不是女兒,但是按照喬玄死的時候給曹孟德的遺言,“我家族以后就交給你照顧了。女兒也托付給你了”之中所說的那樣,人家曹操才是原配……

  按照這個時期有些名士閑得無聊,或者因為自己去世,再或者給自己朋友續弦什么的。就會將自己的宗族的女子甚至女兒托付給好友。差不多就是作為妾侍什么的,喬玄的意思很明確了……

  總之現在這個情況貌似是孫策和周瑜吃了人家曹操的菜,雖說曹操不知道,但是多年以后肯定會知道的,“攬二喬于東南”這句話該不會是曹操得知事實之后發出的咆哮吧。

  當然以上都是陳曦的妄想,他現在好奇的是孫策的周瑜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會去打廬江,打揚州才是王道吧,打完揚州之后掉個頭就能逼服廬江吧。現在這種情況很明顯不合理,難道有陰謀?

  “子敬。這個你怎么看?”陳曦大腦有些不太清晰,不過還是習慣性的向一旁繼續處理戶籍的魯肅問道。

  “什么?”魯肅抬起頭來,然后接過陳曦手上的東西,“打廬江?陸家?不好!”

  “陸家?我都忘了陸家的事情了!”陳曦原本還有些沒從溫柔鄉緩過來的大腦猛地清晰了,“陸家對于我們非常重要,豈能如此被孫伯符和周公瑾拿下!”

  “速速傳報玄德公,傳令甘興霸率領海軍將陸家全部接到青州。”陳曦面色微微有些急切的說道,隨后陳曦一看情報發過來的時間,頓時面色鐵青,“來不及了!子敬你寫調令文書,快馬加鞭發往北海,務必讓玄德公能得到這條消息,我直接去青州港口,命甘興霸前往廬江!”

  徐州事了之后,劉備一行回轉泰山就收到了關羽的急信,管亥自然是送往了甘寧那里,之后肯定要送往夷州,同行的還有曹軍俘虜,不過青州新得,雖說民心已固,但是卻也需要劉備去展示一番自己的仁德。

  陳曦為了安撫陳蘭還有繁簡并沒有前往青州,自然劉備也沒有強求,只是讓陳曦和以前一樣總領青州泰山徐州一干政事,然后劉備帶著賈詡前往了北海。

  陳曦回轉泰山之后前五天根本沒來政務廳,今天算是第一次才來,結果就出現了這么大的事情!軍情如火,倒不是為了陸遜,而是為了陸家的造船技術,要是單單為了陸遜,基本上不用管,人家也能過來,但是提包入住泰山的陸遜沒了陸家的造船技術,價值就失去了九成!

  不是看不起或者看得起陸遜的問題,而是陸家最重要的是便是造船技術,沒了那個技術以后打江東難度系數直接加兩星。

  “也只能如此了,不過子川你這么干最好小心一些。”魯肅也明白現在情況緊急,但還是特意加了一句,私動軍權這種事情,怎么說呢?就算是事急從權,也會在主君心中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而這個印象會留一輩子的,這可是所有上位者都忌諱的事情。

  “放心,放心,你只要將調令發往北海就行了,主公的佩劍還在我手上,只要你能提前發往北海就行。”陳曦擺了擺手,他也知道這種事情遭忌諱,尤其是他這種位置的人更應該小心謹慎,所謂“無過即是功”!

  “那我就寫調令了。”魯肅盯了一眼陳曦,然后拿出一張窘開始寫,最后猶豫了一下將自己的名字也寫了上去,他和陳曦算是相交最久,所以他更了解陳曦對于權勢淡薄的欲望。

  “好,你寫好之后速速發往北海,我去調兵了。”說完陳曦直接朝著政務廳外面跑去,若非他休了五天假,若非他以為最近沒什么大事,也不至于鬧成這樣,天知道孫策現在有沒有將陸家拆了,從廬江送個情報過來沒有個十余日是不可能實現了。

  說完陳曦就往外跑去,然后沒跑幾步就回來了,然后將印綬什么的全部丟給魯肅,“子敬我沒在的這段時間就由你暫代兩州政務,這一次我可能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子揚他們回來之后,就還是按照之前的規劃實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