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五章 袁紹入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黃巾的收服,對于劉備來說意味著內部再無隱患,而對于得知這個情報的所有諸侯都是默然無語,管亥的義舉,讓所有的諸侯震撼,同樣也讓所有的諸侯生出了一種劉備是劉秀轉世的感覺。

  當初的光武帝就是如此的鴻運高照,從一個沒落的皇族快速的崛起,八方來投,然后定鼎天下,而劉備就像是重復了這個過程一般,先是百萬黃巾出青州,大頭領跪伏,之后取青州,管亥赴死,皆是民心地盤全收。

  地盤不重要啊,重要的民心,袁紹在得知這個情報的時候氣的頭都疼了,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地盤什么的,只要想要分分鐘就能打下一大塊,但是占領地民心才是最大的問題。

  看袁紹現在打幽州打的這么順手,但是幽州之民有幾個真的是臣服袁紹的?鎮壓內部叛才是袁紹現在花費功夫最多的事情,想當初以沮授之計和平接收韓馥的冀州,到最后關純一伙人都發生了叛。

  這還是袁家門生,否則的話動蕩更大,而現在新占領的并州和幽州一些個地方,今天這里叛,明天那里有不滿,總之從入手到現在小叛就沒停止過。

  話說回來并州的叛比幽州要少的多,畢竟并州那邊荀諶丟在那里的郭援等人已經掌握了如何獲得民心的方式了,并州民心怎么得?荀諶用事實教會了郭援和高干他們,一個字“打”!

  當讓這個“打”不是讓郭援等人打并州老百姓。而是往北打,甭管北上的過程中會遇到什么物種,只要不是漢人就地抹殺吞噬tsxsw。一路往北打,將當年大漢最大的州硬生生再次打出來。

  對了,忘記說了,漢朝最大的州是并州,不是揚州的,不過并州這個邊界劃分的有點問題罷了。

  總而言之,因為這種從春秋晉國時期就存在的胡漢矛盾。話說貌似當時的胡人指的是東胡,不過不管是哪種胡人,雙方的仇恨已經延綿了千八百年。然后荀諶的做法便是將這個矛盾徹底的對立起來,讓袁紹軍以北地英雄的姿態融入到并州。

  雖說方法有些血腥,但是效果確實非常的好,至少現在并州人已經接受了袁紹的統治。雖說偶爾有些叛。但是荀諶制定的律法對于叛者都是有免罪的,叛者只要到北方去獵殺胡人,保護邊疆,獲得邊塞百姓承認就能免罪,很寬松的管理方式。

  至于發展農業什么的,荀諶已經全部放棄了,畢竟農業那種東西沒有足夠的種子和農具,沒有科學的種植方式什么。短時間之內是不會有什么成效的。

  當時作為并州征服計劃制定者的荀諶和田豐一合計,并州這地方種糧那里有殺燒搶掠見效快。并州以北少說有五六百萬的胡人,一邊練兵,一邊搶,公孫瓚都能搶出一個白馬義從,他們袁紹軍怎么也能整出一個并州狼騎,話說騎兵真的是一個好東西。

  至于騎兵訓練這種東西,荀諶和田豐毫不猶豫的選擇將胡人和漢人的矛盾對立起來,誰有那么多時間訓練騎兵啊,真和曹cāo想的一樣,劉備有了馬,就有了騎兵?開什么玩笑,劉備手上的大多數的騎兵都只能說是騎著馬的步兵,有幾個將領手下的部隊是真正騎馬作戰的?

  總之荀諶和田豐靠著并州人和南匈奴以及鮮卑的對立讓袁紹軍成為了邊塞的英雄,然后大批會騎馬的并州好男兒人加入了袁紹軍。

  剩下的那就不是荀諶和田豐的事情了,殺燒搶掠這種事可以說是很多武將的職業技能,不論馬匹顏色到處搶馬,花不了多少時間就能攢出一兩個騎兵軍團。

  說了這么多意思就是并州袁紹花費了不少的功夫將民心算是收服了,至于幽州,白馬義從公孫瓚吊打胡人的事跡還在流傳著,沒那么容易了事的。

  正因為這樣袁紹對于劉備輕輕松松平定了青州這件事非常的不爽。

  “公與,元皓和友若那邊怎么樣了,我們收拾黑山黃巾比劉玄德收拾青州黃巾更早,現在劉玄德都將青州黃巾的民心都收攏了,我們這邊有什么好的進展沒?”袁紹非常不滿的詢問沮授,之前十萬石糧食打水漂的事情袁紹已經懶的計較了。

  “這個,黑山軍那邊進展不大。”沮授苦笑著說道,他昨天才給袁紹通報了一次有關黑山黃巾的事情,當時袁紹還讓慢慢來,不要留下隱患就行了,而現在看起來就像是被劉備惹毛了,要和對方一決高下。

  “呼……”袁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是我有些急躁了,戰爭這種事情不能急,一旦開始著急就會忙中出錯,劉玄德收攏了青州,我還想拖他的后腿,難道現在就眼睜睜的看著他發展?”

  “主公英明。”沮授對著袁紹一禮,“我這里有劉玄德近臣李文儒密信一封。”

  “英明?哼!”袁紹不滿的輕哼了一聲,然后對著沮授說道,“李文儒?我怎么沒聽說過這個人?他的密信,他想干什么?”直覺告訴袁紹,這可能是一個好機會。

  沮授對許攸使了一個眼神,袁紹這邊管情報的就是許攸,許攸起身將這一段時間他特意搜集到的情報全部復述了一邊,聽的袁紹眉開眼笑。

  “子遠,你啊你,有這等好消息為什么不早早告知于我。”袁紹指著許攸笑罵道,小時候一起玩大的,也不用顧忌太多的君臣之禮。

  “公與在從泰山歸來之后,一直擔心其中有詐,所以命我多方查證,所以一直未敢打擾主公,不過我等經過半年查證已經確認那李文儒可以一用。”許攸笑著說道。

  沮授的謹慎讓許攸也有些無奈,其實三個月前許攸都覺得沒問題了,但是沮授讓他繼續觀察,為了謹慎起見,又仔細研究了三個月,最后確定,李優這家伙可以作為他們冀州腐化劉備的一個棋子。

  “這等大事豈能不小心,萬一其中有詐,那一個不好損失就難以計算了。”沮授依舊保持著自己謹慎的態度,不過李優也是狠人,愣是裝的天衣無縫,該說不愧是管戶籍的嗎?冀州的探子,十個有九個對于李優來說都是明牌,剩下一個就算不能確定,也入了局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