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四章 黃巾歸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管亥拎著長槍面色沉靜的走出了大帳,原本圍在帳外的黃巾自動的給管亥讓出了一條道路,就那么默默地注視著管亥,跟著管亥朝著大營外涌去。

  騎上那匹關羽送過來的棗紅大馬,管亥一拉韁繩就朝著營外沖去。

  后面的黃巾渠帥也都努力的追了上去,數百米開外便是關羽一行騎兵佇立的地方。

  “管亥,你果然是信人。”關羽遠遠的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弱于當初華雄的內氣,等見到對方匹馬殺出的時候,關羽就明白了,對方就是廖化說的管亥。

  管亥殺到關羽百余步的地方一拉韁繩,對著關羽抱拳一禮,“關將軍,我聽聞你武藝高強,我管亥自認為也有這一身內氣,希望將軍可以與我一戰,最好將軍能拿出最強的招數,讓我見識一番。”

  “好!”關羽丹鳳眼睜開,上下掃視了一下管亥,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信義之輩,尤其管亥現在這種從容赴死的氣概非常的對關羽的胃口,所以原本就打算救下管亥的關羽,再無半點猶豫。

  提起自己的青龍偃月刀,關羽左手輕撫胡須,“管亥,我有一招名曰‘青龍偃月’,曾以此一招斬斷樂陵城墻,管亥你且小心。”

  說完只聽一身龍吟,關羽身上猛地爆出一團青光,青龍偃月刀上也飛出刀靈,一只青龍直接咬住刀頭,龍身纏繞在整個長長的刀柄上,原本流動的春風為之一止。以關羽為中心倒卷了起來,整個方圓千米都感覺到一種壓抑的氣息。

  “這是我的威,管亥接招吧!”關羽一聲大吼。一拉韁繩直接朝著管亥沖去,要做的人不知鬼不覺,就看這三刀了。

  倒提青龍偃月刀的關羽拉著一道極長的幻影,毫無遮掩的飆向了管亥。

  另一邊管亥雖然抱著必死的決心而來,但也想看看自己到底在這個世界上有著怎么樣的實力,自然奮起所有的內氣,平平的刺出一槍。

  來得好!關羽心中大笑。他最怕的就是管亥上來就自殺,再要么來就是為了引頸受戮,那樣關羽既想要救管亥。還想要不暴露就沒有可能了。

  管亥這一搶如有神助一般,極其巧合的打在了關羽那一刀的刀刃,恰巧撥開了關羽這一擊,那帶著巨大破壞力的一擊直接在大地上開出了一個近百米的口子。然后成片的碎石土渣飛上了天空。

  霎時間煙塵迷霧籠罩了整個戰場。絕大多數的黃巾渠帥都無法看到內里的景象了。

  關羽一擊不中,絲毫未有氣餒,撥馬又是一刀,管亥再一次天神附體一般的撥開了攻擊,大地之上以管亥駕馬的那個位置數米遠的地方為中心,被關羽兩刀砍出了一個數百米的巨大錯號。

  不過連著兩下對于大地的攻擊,已經讓整個戰場被塵土所彌漫,至少沒有文官將這些沙土吹走的話。在場時沒有人能看清了。

  “管亥,再接我最后一招!”關羽一聲暴喝從塵土之中傳了出來。隨后一聲龍吟,一道巨大的青光刀刃從塵土之中爆了出來,隨著一聲轟鳴,再無有絲毫的聲音從關羽和管亥交戰的戰場中傳出來了。

  也不知道是哪一個黃巾先一聲哭了出來,隨后整個黃巾大營之中一片此起彼伏的“大渠帥走好”的聲音。

  一陣風掃過,原本戰場上交戰的兩人只有關羽駕著馬蕭瑟的佇立在戰場中央,而管亥則倒在了地上,長槍就那么插在地面上,那一匹棗紅大馬就那么孤零零的站在管亥的身邊。

  關羽早早安排好的魏延和關平扛著巨大的棺材快速的跑了過來,將全身沒見一個傷口的管亥放進了棺材里面,然后蓋上棺材蓋,話說為什么這個棺材的底兒會有兩個進氣口,什么個情況?

  “爾等黃巾且聽著,我主劉玄德敬管亥義氣,爾等過去的錯誤且于今日起既往不咎,并且你等也將重歸我大漢子民!然,日后膽敢再犯,必不留情!”關羽的話音如同雷音一般傳了十數里遠,讓大多數的黃巾都聽到了關羽的這番話,頓時百萬黃巾一會兒哭一會兒笑。

  “懇請關將軍允許我等祭祀大渠帥。”杜遠解下所有的兵器跪在關羽的面前說道,縱使杜遠腦子機靈也不曾想過管亥未死這種情況。

  “準了。”關羽瞟了一眼杜遠,可能是因為救了一個義士,心情不錯,話音雖說威嚴,卻并不冰冷,“管亥也會進靖靈殿,到時候你們愿意去,可以一并祭祀。”

  “多謝關將軍。”杜遠鄭重的對著關羽一叩。

  關羽嘆了口氣,回望了一眼那個巨大的棺材,他很清楚杜遠叩的不是自己,而是他認為已經死了的管亥,就和當初的臧霸一樣,大頭領香火永不絕,當真是四時祭拜,估計以后管亥也會享受到這個待遇。

  之后的事情就和大頭領赴死之后的情況一模一樣了,在管亥巨大的威望之下,黃巾都平靜的接受了泰山的管理,安靜的等待泰山的救援,民心不說是滿的,至少不會被人煽動起來了。

  193年五月,關羽平定青州,并且與四野進行開荒,重新丈量土地,分發給窮人,同時開始推平各處不符合規格的城池進行重建,大量剛剛懾服的百姓進入了以工代賑的時期。

  建城,開挖河道,開墾荒地,建設居民區,修筑道路,按照陳曦等人的規劃,大量的物資投入到了青州的土地上,原本儲備的大量的戰略物資再一次消耗一空。

  不過這個時候已經回到泰山的陳曦看著空蕩蕩的倉庫心情好了很多,兩年多攢下來的物資,在這一次全部投入,等到夏糧豐收之后,劉備治下短時間再也在無需擔心糧食的問題了,終于可以正式準備著掃平著天下了。

  望著天空中淅淅瀝瀝的小雨,陳曦默默地身出自己的手,他已經確定了,他的精神天賦估計真如他當初猜的那樣,方圓數州之地,唯有劉玄德治下不是大旱,雖說不算是風調雨順,但也算不上災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