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三章 就做這一次選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管亥開口說出實情之前整個大帳歡呼雀躍,開口之后整個大帳寂靜無聲,皆是僵硬的看著管亥。

  “大……大渠帥您再說一遍……”江宮已經信了,但是卻又不自覺的跪在地上詢問道。

  管亥將之前的話重復了一遍,一眾黃巾皆是苦澀的看著管亥,“管帥,趁著泰山軍還沒來您趕緊離開這里吧,以您的實力在哪里都能混的開的。”

  “我走了,你們怎么辦,所以傻話就不要說了,替我看住兄弟們,杜遠,我死之后你看住兄弟們,讓他們不要亂來。”管亥瞟了一眼站出身來的陳茂,目光又落在一干領頭的杜遠身上。

  “管帥,趁現在離開還是能來得及的。”司馬俱喃喃自語道,“大頭領的事情已經出現了過了一次,他們會相信我們的,管帥您不需要這樣的。”

  “司馬俱我一直以為你是最理智的,這個時候我能去哪里?放棄黃巾?投奔別的諸侯,不可能的。”管亥腦子沒有司馬俱聰明,但是對于這件事卻是最為清楚。

  “我們黃巾的未來就必須要有人赴死嗎?”江宮苦澀的問道,“為什么一定要這樣?”

  “沒有問什么,我只是覺得值了。”管亥的口氣像是看穿了紅塵的滄桑老人,“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吧,這件事就這樣了,我不是來通知你們的,我是來命令你們的,別做傻事,我們黃巾婦孺老幼的待遇還要靠你們以后的表現。”

  管承跪在地上對著管亥三叩首。然后默默地站起身來朝著帳外走去,他已經從管亥的語氣里面聽到了那種不可回轉的堅定。

  司馬俱和黃邵也都雙眼含著淚對著管亥三叩首之后離開了大帳,隨后一干黃巾渠帥皆是如此。到最后甚至于嚎啕大哭了起來,黃巾不愿意當匪,但是卻又被當初的形勢所桎梏,現在想要脫離而出,只能眼睜睜的眼看著一個又一個的英雄用生命拯救黃巾,將之拖出這個牢籠。

  管亥坐在空蕩蕩的大帳之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情不自禁的回首了一下往事,良久之后管亥發現貌似自從他成為黃巾,除了為了保護黃巾。沒做過什么好事了。

  “噫吁。”管亥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回首這一生他還真沒干過什么大事,就這樣了,死在關羽的刀下也好。為黃巾尋找了一個好的歸宿。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總比餓死或者意外被殺好的多。

  “咕咕咕”管亥聽著自己肚子發出的聲音,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除了不能做一個飽死鬼,貌似沒有什么遺憾了,哈哈哈哈哈。”管亥神經質的大笑。

  笑了一陣之后,管亥又感覺有些蕭索,這時又聽到帳外嘈雜的聲音。微微皺了皺眉頭,“管承。讓元儉進來,別擋著他,自家兄弟別丟人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和元儉無關,你們在我死后還要好好相處!別被人看笑話!”

  管承和杜遠等人聽到管亥的話,死盯了一眼廖化才松開手,至于其他的渠帥也都強忍著自己胸中的火氣,給廖化讓開一條道路。

  “元儉什么事?”管亥坐在主位上打著哈欠說道,吃不飽就犯困,內氣離體都免不了。

  “關將軍讓我帶來百只風干雞,一車風干羊肉,三扇風干的豬肉,一扇牛肉,還有一車烈酒。”廖化低著頭不敢直視管亥,管亥身上那種光芒讓他敬服。

  “去去去,將兄弟們都叫進來,一起吃吧。雖說算是給我的送行飯,但是沒必要這么浪費的。”管亥面上一喜,剛說不能做一個飽死鬼,關羽就給他將酒肉送上,已經沒有什么奢求了。

  沒有一個黃巾渠帥進來,管亥嘆了口氣,讓廖化將酒肉拉到帳中,便一個人那么默默地開吃了。

  對于黃巾這個團體來說,渠帥之間的秘密就等同于黃巾之間的秘密,七八十個渠帥的秘密就等于所有黃巾的秘密,沒辦法,這保密性就是這么的好,你能說什么?

  總而言之,昨天管亥才說完的話,第二天一百多萬黃巾已經全部知道了,窮苦大眾出身的黃巾有著所有歷史上勞苦大眾的優點,那就是知恩圖報,雖說他們不知道該怎么報答管亥,但是次日一大早,躲在北海城中不出來的孔融就聽到了城外鋪天蓋地的哭號聲。

  管亥很心煩,他現在就想安安靜靜的等待轟轟烈烈的死亡到來,結果被百萬黃巾這么一搞,管亥頭都大了,死都這么麻煩,能不能不要哭啊!

  我真是傻瓜!管亥坐在大帳中有些抓狂的想到。

  我現在才發現大頭領是多么的睿智,之前我還以為大頭領也是在糾結生死和大義,現在我才明白大頭領不是在糾結這些無聊的東西,大頭領是為了不要看到這么一幕,大頭領我太佩服你的機智了!

  隨著心境的放開,管亥對于大頭領雖然依舊敬仰有加,但是卻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敬畏了,至少做出和大頭領同樣選擇的他已經有資格用大頭領的事跡來自嘲了。

  管亥已經受不了外面吵吵鬧鬧的氛圍了,他已經想罵人了,早知道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管亥覺得自己肯定像大頭領學習,到最后時刻在進行交代,然后留下一個“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蕭瑟背影。

  “我好傻啊,早知道我的威望和大頭領已經相差不多了,哪怕是最后一刻,只要強制要求就好了,結果現在這都是什么事啊!“管亥抓狂的自語道。

  還好關羽沒讓管亥多等,在當天巳時一刻的時候殺到了北海城外,而且很明顯是一路孤軍,人數也不是很多,就兩千多騎兵,拉著一個巨大的棺槨殺到黃巾大營外,點名讓管亥出來。

  關羽沒來的時候,管亥在等待,關羽來了的時候,管亥卻并沒有像之前想的那樣直接殺出去送死,很明顯的有些感傷,不管是何等的勇士,直面生死,就算是有著天大的理由,像管亥這等沒有崩潰已經是意志堅定了。

  唉,大頭領您的氣魄,我遠遠比不上啊。管亥將自己一生的喜怒哀樂全部在腦海里過了一遍,眼角滑下一滴淚水,隨即從座椅上起身,右手抓起自己的長槍,左手抓起昨夜未喝完的烈酒,大口大口的飲盡,然后神色自若的朝著帳外走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