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二章 終歸需要有人負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賈詡直接被嚇住了,劉備直接不顧及形象的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么。

  雖說法正在泰山被當作吉祥物,他本人有時候也會有些犯二,甚至于劉備都會有事沒事給法正找點事情磨練一下,但是不可否認法正是天才,話說要不是天才的話,自上往下這么多人誰會閑的無聊去給法正找事情做,或者制造點棘手的事情讓法正練練手。

  “我覺得是你這句話將陸家嚇到了,他們就算原本想要搬家,也會被你這不靠譜的言論嚇到,然后好好去思考一下該不該來的問題。”賈詡吐了口氣郁悶地說道,“不要亂許愿,有些話說出去,反倒會讓人動搖的。”

  “我說的是實話,你沒見過陸伯,呃,陸遜那小子啊,這么說吧,你沒見孔明之前會認為這個世界有那么聰明的人嗎?”陳曦嘆了口氣說道,“陸遜就比諸葛孔明差了一點點,也屬于奇才級別的人物。”

  賈詡和劉備面面相覷,他們都見過法正,也都見過諸葛亮,第一次見到法正的時候,賈詡就覺得這少年很有前途,很不錯,是個奇才。

  等見到諸葛亮出現之后,賈詡雖說不怎么和諸葛亮接觸,但是也能感覺到諸葛亮的心性明顯要比法正好的太多,就連智力各方面也都略勝于法正,這就是一個天才,果然是他以前見識太少了……

  “陸遜要真是你說的那樣,那陸家的價值就更高了。中層可以培養,但是最頂層的除了該有的培養,還要有足夠的天賦。”賈詡嘆了口氣說道。“不過你也不該說出那句話,過猶不及。”

  “陸遜真有孔明那種材質?”劉備很明顯有些懷疑,他對于諸葛亮的欣賞比法正更多,畢竟法正的個性實在有些奇葩,雖說劉備對于法正很寬容,但是人啊,就是怕對比。一比較就什么都出來了。

  “就算沒有,和孔明受同樣的教育的話大概不會有幾分差距的。”陳曦嘆了口氣說道,陸遜倒霉的就是小時候東躲的一段時間。否則的話好好教育未必會比諸葛亮差多少,不過就是不知道心性如何。

  “再發函一封,邀請對方過來吧,最近豫州。揚州的交界有些不太平靜。”賈詡想了想說道。陸家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講賈詡都覺得有邀請的必要。

  “我讓興霸和子義在青州事了之后便去廬江換新的戰船,順帶讓興霸給陸家帶了幾句話,如果對方愿意來也就來了,要是不愿意,我們也沒有什么好辦法。”陳曦點了點頭說道,這些事情他已經給甘寧交代過了。

  “如此便好,所料不差的話,青州之戰大概會在數日之內結束。想來比之上一次百萬黃巾出青州更為容易,管亥啊。確實是一個義賊!”劉備點了點頭,想起青州之戰不由得又提起了管亥,神色多了一抹欣賞。

  “放心,關將軍三刀見血,但是結果和虎牢關一樣,只要關將軍說是死了,就那種塵土飛揚的情況誰又知道事實?棺槨準備好,管亥往里面一丟,以后改頭換面重新做人就行了,這種義賊也是少見。”陳曦無所謂的說道。

  “這件事大概會令天下諸侯側目,不過如此一來,之前宣高那件事算是徹底被掩蓋過去了,黑山軍那邊就更好處理了。”賈詡嘆了口氣說道,這次真成鐵證了,以后就算有人說第一次黃巾出青州就食是劉備設的局也沒有辦法證明了,管亥將這件事變成真的了。

  “有時候一時的血氣之勇足夠讓很多懦夫成為英雄。”陳曦面帶微笑地說道。

  “我發現你也挺狠的,青州黃巾,黑山黃巾,同樣是黃巾,但是青州黃巾渠帥為了黃巾舍生忘死,道火傳承,而黑山黃巾不覺得羞愧嗎?”賈詡看了一眼陳曦冷笑著說道,這一件事能操作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關羽距離北海只剩一日的路程了,整個黃巾大營一片的歡呼,而管亥也已經徹底的放心了,廖化給他帶來的消息讓他非常的滿意,他已經可以無怨無悔的接過大頭領的榮耀了,而不再是之前那樣有名無實的大渠帥了。

  “大帥,我等還有兩日的余糧,不如今天飽餐一頓如何。”管承嬉皮笑臉的看著坐在主位上的管亥說道。

  “放開肚皮吃的話怕是不行,我們這群人食米一斗怕都不夠,要是給所有人敞開吃今天都熬不過去,繼續蒸饅頭吧,一人兩個。”管亥平靜的說道,“我召集你等前來有些事情想要通知你等,我怕事后你們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提前給你一天時間作為緩沖。”

  “大帥說來聽聽,我們能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江宮站起身來一拍胸脯大笑道,隨后一群人渠帥也都七嘴八舌的調笑了起來。

  “諸位弟兄稍安勿躁。”管亥低沉的聲音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耳邊,頓時一群人皆是停止了呼喊,隨便的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準備傾聽管亥要說的話。

  “我和泰山方面談好了,我們黃巾投降之后該有的一切都有,你們愿意當兵的可以轉入軍職,或是屯長,或是軍侯,不愿意上戰場可以和普通的弟兄們一樣去開荒種田,軍職方面泰山對于你們會一視同仁,不會因為你們出身薄待你們。”管亥平靜的將關羽承諾的一眾待遇全部交代了一遍,聽的一干黃巾渠帥喜上眉梢。

  看著帳中眾人的歡呼,管亥面上也多了一抹笑意。

  “大渠帥,您呢?”什么地方都少不了聰明人,在管亥將關于黃巾待遇的部分交代完,絕大多數黃巾渠帥歡呼雀躍的時候,司馬俱和黃邵對視一眼面色苦澀,而管承則已經跪在了地上。

  “總有人需要為這件事負責,當初的大頭領選擇以死亡保全百萬黃巾,現在該輪到我了,現在我就是來通知你們,不要像傻瓜一樣為我殉葬,也不要為了我而對泰山生出不滿。”管亥平靜的道出了自己目的,話音雖輕,但是對于這群喜上眉梢的黃巾渠帥沒不亞于晴天霹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