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章 求仁得仁,峰回路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隨機推薦:

  第四百一十章求仁得仁,峰回路轉</br

  管亥看著廖化遠去的背影,默默地仰天嘆息,內氣離體啊,只要他想要離開,幾乎不可能有人能攔住,但是只有他死了,這百萬的黃巾才真的算上無主。

  管亥回來的消息,關羽第一時間就收到了,隨后郭嘉和劉曄便被關羽抓來準備一起聽廖化的情報。

  廖化雙眼帶著血絲將北海所有的事情給三人復述了一遍,頓時郭嘉和劉曄面面相覷。

  “真義士也!”關羽一摸胡須,丹鳳眼微微張開,少有的對于一個人稱贊道,和臧霸那種演戲不同,管亥這種實打實的舍生取義,關羽這種義氣之輩感觸更深,“子川說的話我終于有些明悟了,‘仗義每多屠狗輩’,這句話還真不是說笑的。”

  郭嘉和劉曄很明顯有些尷尬,雖說關羽給他們留了面子,但是他們也聽陳曦說笑的時候說過這句話,當時嘻嘻哈哈,現在從關羽嘴里說出來就令他們著實尷尬了。

  “求關將軍給管亥一條生路。”趁著關羽心情不錯,廖化第一時間請求道。

  “不可!”郭嘉和劉曄開口道。

  關羽嘆了口氣,“元儉,你也看了那么多書,想必也應該明白為什么了,管亥必須死的,他就跟當初的黃巾大頭領一樣,是一個英雄,但是只有他的死才能為這件事畫上休止符。”

  關羽很欣賞管亥,準確的說法,關羽很欣賞那些講義氣的家伙,而管亥就很符合這個標準。所以他打算想辦法保住管亥,不過很明顯這事難度很大。

  畢竟這件事之后管亥就成了黃巾心中第二座豐碑,他要是不死。麻煩真的很大,而且他還和臧霸那種不同,臧霸現在就算被拆穿了,黃巾最多對于當初那件事感覺到失望,甚至完全將大頭領的形象從臧霸身上出來。

  管亥的話,那就麻煩多了,管亥要是不死。被發現之后絕對不可能像大頭領那樣簡單揭過。

  “元儉,你可去告訴管亥,他要求的事情我都同意了。而且我關云長保證今生對于青州黃巾一視同仁,黃巾渠帥皆是既往不咎,順帶告訴他,還有什么要求。一并說出來。我關云長敬他是一條漢子,不要不違反道義一并替他接了!”關羽站起身來威嚴的開口道。

  “多謝君侯!”廖化對于關羽的稱呼再一次變成了以前常用的“君侯”,而非是像之前那樣疏遠的關將軍。

  “速速前去。”關羽對著廖化一揮手,示意對方速速前去通知管亥。

  等廖化離開之后關羽才向郭嘉和劉曄問策,雖說他已經對于廖化的話信了九成,但是卻也不想在兩人面前留下一個獨斷專行的形象。

  “不知道二位軍師,有何想法?”關羽半瞇著眼睛問道,對于劉備當前這一票子文臣關羽還是很尊敬的。同樣這群人也都知道關羽傲慢的實際原因,所以對于關羽這種雙眼微張的神情并沒有多少在意。

  “雖說有些不可思議。但是結合我對于青州黃巾的了解,青州黃巾想要投降的可能性很高,由此觀之的話,管亥得知現在得形勢想要效仿大頭領確實有可能。”郭嘉嘆了口氣說道,“此人確實是一個義士,只是可惜了。”

  一旁劉曄也是點了點頭,對于管亥這種舍己為人的行為表示由衷的贊賞,同樣他也認為廖化說的十有都是真的。

  “既然如此,管亥此人可否……”關羽見郭嘉、劉曄和他的想法相同,不由得放心了很多,隨后眼見郭嘉和劉曄和他一樣都是稱贊管亥的義氣,于是開口道。

  “這個不行,雖說管亥的義氣讓我們感動,但是此事之后管亥要是不死就會成為黃巾新的精神象征,我們不得不如此行事。”劉曄嘆了口氣說道。

  郭嘉默默地低頭,對于管亥這種行為他很欣賞,不過要救管亥出這個局面確實麻煩,而且最重要的是劉備要能同意,只要劉備同意,這件事就好說,否則的話就算救下來,也不是什么好事。

  關羽嘆了口氣,面色陰郁的擺了擺手,示意這件事就這樣了,他很郁悶,他這個人本身就很講究義氣,自然對于管亥現在義舉甚是感動。

  是夜,郭嘉來到關羽帳中,將其中癥結交代了一遍,當夜關羽便命魏延騎著自己的爪黃飛電速速前往徐州,并強令魏延在三日之內必須要將答復送到他的手上,好在有這匹從曹操手上搶來的寶馬,否則的話三日之內做到這件事只能是癡人說夢。

  陳曦看完劉備交給自己的信件,又看了看魏延,“有勞長文了,還要勞煩你速速趕往青州,告知關將軍就按照奉孝的安排去做吧。”

  “諾!”魏延對著陳曦拱手一禮,便拿上劉備給的書信,帶上陳曦的那句話朝著青州奔去。

  “文和,你說這個時代是不是總有一些人好傻?”陳曦將身子縮回馬車之后,對著賈詡說道。

  “有些人有著自己的生存準則,雖說看起來很傻,但是卻能收獲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賈詡神色淡漠的說道,雖說他也被管亥的選擇震驚道了,舍生而取義,自古便為人所推崇,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

  “是啊,好傻,玄德公和管亥的選擇真的……”陳曦嘆了口氣說道。

  不想這個時候劉備卻打開了車門探進身來,一臉笑意的看著陳曦,“子川,我看起來也很傻嗎?”

  “唉……”陳曦喘了口氣,雖說沒說話,但是神情卻已經出賣了他的想法。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的想法,管亥的義氣讓我感動,為百萬黃巾赴死的義士,又怎么會去挑戰我的權威,要是我像以前的官員一樣剝削黃巾百姓,那么管亥振臂一呼推翻我也是應該的。”劉備平靜的說道。

  “那種人雖說很傻,但卻是真的的仁義,這種人說到做到,黃巾的要求并不高,既然我能給他們想要的一切,那么我愿意相信管亥。”劉備說這話的時候身上散發出強烈的自信,“要是連管亥的威望我都無法折服,我又如何能掃平這個天下,進而匡扶漢室?”

  “好吧,管亥確實讓我吃了一驚,這種人在任何的時代都能稱之為英雄,英雄不該是如此下場。”陳曦嘆了口氣說道,也算是應承了劉備說的這件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