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九章 道火不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黃巾奢求的如此簡單,大頭領,這就是你要讓我明白的嗎?傾聽著耳邊的歡呼,管亥仰望蒼天,身上緩緩地逸散出來了土黃色的內氣,隨后內氣的顏色越來越淡,直至變成了無色,身上武者的威勢緩緩地消散掉,變得平凡了起來。—.

  原來我也這么傻啊……管亥心中自嘲,對于成就內氣離體并沒有多少的狂喜,心中只有平靜。

  “義之所在,身雖死,無憾悔。”管亥的大腦中浮現了這么一句話,面上原本苦澀的笑容也消失掉了,終歸有人需要背負這一切,大頭領,我明白了您當初的想法了,總歸有人站出來,既然如此,我就站出來吧。

  這一刻管亥也清晰的明白了自己身上發生的蛻變,因為心境變了,他連生命都放下了。

  “糧食拉走!”管亥無師自通的學會了傳音,不太大的聲音直接覆蓋了方圓數十里。

  一干黃巾大小渠帥皆是歡呼,就算他們是傻子也明白了之前內氣涌現出來的管亥達到了武者的最高境界內氣離體了。

  “恭喜大渠帥,恭喜!”一群大小渠帥全部涌了上去對著管亥作揖,看起來都是興奮非常,他們黃巾居然有人達到了內氣離體,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呵呵呵……”管亥平靜的笑了笑,直至死亡來臨他沒有絲毫可以畏懼的了,百萬黃巾的未來,和他的性命比起來。他的性命真的不算什么。

  管亥將蒸好的饅頭發給了每一個黃巾,然后找了一個地方也開始吃飯,沒有別的菜。對于饑餓的黃巾,沒有什么比饅頭這種東西更解饞了。

  “好爽。”一個黃巾渠帥三下兩下吃完了兩個大饅頭歡呼道,站起身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望著蒸籠還想再去拿一個,隨后長嘆了一口氣,默默地又坐在了地上。

  “我想起來當時在泰山基礎建設隊那里干活的時候了,有饅頭吃真好啊。”江宮將饅頭掰成一塊一塊的,然后一邊吃一邊說道。

  一群煉氣成罡的武者。若非是黃巾出身,每一個別說饅頭,每天大魚大肉都不是問題。甚至于他們只需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去投靠一方諸侯,對方都會睜只眼閉只眼的將之收下。

  可惜支撐到這個時期的黃巾,都被手下婦幼老孺所拖累,放不下這些人也就沒有心思離開。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將他們全部接收的諸侯。而不是像挑菜一樣將青壯全部挑走,然后將其他人全部餓死,正因為這樣這群人才會中意于劉備,因為只有劉備會不介意那些沒有太多生產力的婦幼老孺。

  “很快就會有了。”管亥平靜的說道,他現在并沒有什么悲哀的感覺,只有一種平靜,他已經看開了。

  “元儉,隨我來吧。”管亥吃完饅頭站起身來對著將一個饅頭分成四塊給杜遠幾人的廖化說道。

  “好的。”廖化原本還打算再逗一下杜遠。司馬俱,管承三個熟人。被管亥一叫,也沒了心思,于是將饅頭給三人一人一塊,自己吃了一小塊就朝著管亥追去。

  “管亥,什么事?”廖化好奇的看著管亥將自己帶到一處偏遠的地方。

  “關云長是不是一個仁信之人?”管亥靠在一顆被剝了皮的大樹上。

  “關將軍乃是忠義之輩。”廖化雖是不解,但是卻沒有亂說話,將自己知道的關于關羽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如此也好。”管亥面上浮現了一抹微笑,“回去告訴關云長,大頭領當年的義舉,我愿意效仿,但是我做不到大頭領那么淡然,我想死在他的刀下,我想見識一下內氣離體的絕頂高手到底是怎么樣的。”

  “管亥?”廖化一驚,直接站起了身來。

  “別吃驚了。”管亥隨意的靠在樹干上,仰望著天空中的白云,“我也曾不甘,但是最后我還是想通了,黃巾需要的不是一呼百應的英雄,需要的只是平靜安詳的生活,有口飯吃,有塊地種。”

  廖化傾聽著管亥隨意的話語,不知道為什么感覺到眼中一陣酸澀。

  “元儉,我看不到以后黃巾的生活了,但是我知道我們黃巾很多渠帥依舊會走上戰場,我希望關將軍能因為我的死略微看護一下他們。”管亥淡然的對廖化交代著自己的遺言,沒有一點畏懼或者不甘。

  “我們黃巾只求能有一個普通人的待遇,告訴關云長,他如果答應這些,我會像大頭領一樣給泰山一個滿意的交代,我比大頭領擁有更多的渠帥,陳敗,浮云那三個垃圾,出兵的時候只有小股的黃巾追隨,而我有七十名大小渠帥追隨,只要關云長給與我一個滿意的答復,我會替他,替劉玄德說服所有的渠帥。”管亥面上帶著一抹希翼的神色,他感覺自己已經領悟了大頭領當初的仁德,也明白了大頭領的選擇。

  “管亥,我……”廖化跪在管亥面前,他很清楚管亥是一個鐵打的漢子,能這么說,那就是真的甘愿為百萬黃巾赴死,這等操守,令一直不敢開口的廖化敬服,黃巾之中又出一個英雄。

  “你去將這些告訴關云長吧,告訴他,就算他關云長做不到,我也愿意去死,泰山的生活你已經告訴我了,我覺得那種生活值得我用生命去為黃巾交換。”管亥笑的有些無奈,他沒有和關羽談判的本錢啊,但是為了百萬黃巾的活路,他愿意去死,就像當初的大頭領一樣。

  “管亥,我廖元儉發誓必然將你今日所說的話一字不漏的告知關將軍,我也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求取!”廖化跪在管亥面前,雙眼溢著淚水說道。

  “走吧,速速去將這些話告知關云長,我等你的消息,黃巾到必死的時候總歸需要有人站出來,上一次是大頭領,這一次有我管亥,道火不熄,道火不熄……”管亥喃喃自語道,他已經有資格說這句話了。

  “我走了,我現在就去將青州黃巾所有的情況告訴關將軍,管亥,等待我的消息,就算你死在關將軍刀下,我也會替你看住兄弟們的,我們青州黃巾最幸運的就是出現了大頭領還有你,在最危險的時候有人站了出來。”廖化對著管亥三叩首,然后站起身來,苦澀但是卻又激昂的開口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