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八章 以卵擊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想到這里,孟岱對著身后的親兵做了一個手勢,然后親兵快速的通知押運糧草的一干士卒準備執行第二計劃,在見識到黃巾的虛弱之后,孟岱就曾考慮過是否執行逢元圖的計劃,正因為這樣他還為此特意安排了一下。

  管亥在看到孟岱嘴角那一抹冷笑的時候,先是一愣,隨后默默地戒備。

  “兄弟們小心,袁本初怕是沒安好心,這小子有詐!”不等管亥開口,廖化的聲音出現在一干黃巾渠帥的耳邊。

  “元儉所言有理,所有人戒備,一旦對方出手,絕對不要留情。”管亥的聲音也出現在所有人的耳邊,相比于廖化那句話還要思考片刻,對于管亥的話,這些渠帥都是未加任何的思索便面帶笑意的戒備了起來。

  黃巾這些渠帥全部都沒有機會接觸到真正的修煉之法,但是能坐到渠帥位置的皆是殺戮場走出來的,他們本身的天資甚至比絕大多數的同級別武者要高很多,可惜卻因為各種愿意不能再向前邁進一步。

  比方說管亥,在飯都吃不飽的情況下修煉到了煉氣成罡的圓滿,差一步就能達到武者的巔峰——內氣離體。

  由此可見管亥的天賦到底有多么強悍,可惜出身卑微的管亥沒有機會接觸到上好的內氣修煉之法,加之更是錯過了最佳的修煉時機,張角畢竟是一個道人,雖說有內氣修煉的法門,卻也僅僅能算得上可以罷了。

  “想必這位就是管大帥了。”孟岱嘴角微微上劃。“我主袁公憐黃巾凄苦,愿意借糧食十萬石。”

  “袁公仁德。”管亥心中冷笑,但是面上卻做出一副極為感激的表情。“孟將軍請了。”

  “哈哈哈,不必,不必,我只是押運糧食而來,不能在此多呆,所以還請諸位先驗收糧食。”孟岱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然后管亥便樂呵呵的朝著輜重隊走去。

  逢元圖確實厲害。黃巾見了糧食果然疏忽大意了,我孟岱的功績來了!孟岱低著頭,心中狂笑。卻沒有看到管亥眼中閃過的那一抹冰冷的寒意。

  一干黃巾渠帥也都面帶微笑的將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將之放在順手能摸到武器的腰間,嘻嘻哈哈的跟在管亥后面,完全沒有對于戰斗的恐懼。青州兵的前身——青州黃巾為了糧食戰斗了多少次。他們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戰爭都快成為了他們生活得一部分。

  隨意的打開一個麻袋,管亥抓了一把大米,直接丟到了嘴里大嚼了起來,良久之后開口道,“好貨,替我謝過袁公了!”

  “哈哈哈,管大帥說笑。我等豈能用劣質大米騙您?來人給我將其他軍糧全部給我帶過來,讓大帥一一檢驗。”孟岱大笑道。這么一來一千人多袁紹士卒就這么聚集了過來,將管亥等一行人圍在了中間。

  “不錯,不錯,都是好大米。”管亥隨意的抓了幾把生吃了之后走到了孟岱旁邊說道。

  “管大帥可是滿意了?”孟岱諂媚的笑道。

  “滿意。”管亥緩緩地朝著孟岱移動了過去,一邊用眼神示意周遭黃巾渠帥做好準備。

  “既然滿意了,那就上路吧!給我拿下他們!”孟岱的糧食本身就運往一處黃巾較少的地方,而現在將管亥一行圍住之后,再也無所顧忌。

  “老子就知道這家伙沒安好心!”黃巾渠帥杜遠順手掏出自己懷中的板磚,一飛磚丟在孟岱臉上,將之打了一個血肉橫飛,然后從懷中摸出匕首,一個閃身出現在袁軍士卒的身旁,連連出手,直接撕開了未成型的軍陣。

  “真以為大爺好對付。”面有菜色的黃巾海賊管承掏出自己的叉子,朝著身旁的袁軍士卒殺去,幾個突突就將身旁好幾個剛剛包圍自己的袁軍士卒斬殺了。

  “找死!”黃邵將自己從一個士子手上搶來的寶劍拔出,一個驢打滾躲過對方成型軍陣的攻擊,翻身躍起,一劍將對面數人梟首。

  江宮,瞿恭,李條,司馬俱等人皆是掏出武器和對面一干士卒殺將了起來,雖說被軍陣稍稍壓制,但是任何一個以一敵十毫無問題。

  要知道能活到現在的黃巾渠帥,強的如管亥,周倉基本上只要一個契機就能進入內氣離體,稍差一點的如廖化,管承,杜遠這些基本上都快到了煉氣成罡的巔峰,至于裴元紹,黃邵,江宮,甚至再差一些的黃巾渠帥基本上都進入了煉氣成罡。

  孟岱那一千人圍攻了差不多二十多個歷史上有名有姓的黃巾渠帥,外加四十多沒有留下姓名黃巾渠帥,也就是說一千個有沒有內氣都不能保證的雜兵,圍攻了差不多七十個煉氣成罡的高手,真當你們是鞠義率領的先登死士啊!

  一炷香不到,杜遠將自己溫養了好久的半截磚撿了來了,順帶將基本就剩一口氣的孟岱拽著衣領拎了過來,丟給無傷的管亥,然后將自己的半截磚揣到懷里。

  “你們怎么可能這么強……”孟岱艱難的說道。

  “哈哈哈……”司馬俱指著孟岱笑得都快流眼淚了,“你傻啊,你不知道黃巾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嗎?要是沒有一點實力,還不早就被滅了,我們黃巾現在至少有七十個煉氣成罡的渠帥,就算是你冀州袁本初有戰將數百員,但是煉氣成罡以上的戰將也不會比我們黃巾多!”

  “我們這些人都是在最殘酷的戰場,最殘酷的環境下活下來的黃巾!”司馬俱說這句話的時候,所有的黃巾渠帥也都心有凄凄,他們的生活環境太差了,所以他們才會奢求泰山的生活。

  司馬俱說這話的時候管亥不由得出現了一抹掙扎,他們生活在最殘酷的環境之中,戰斗在最殘酷的戰場。

  我真的要那么做嗎?百萬黃巾的未來在我的手上,他們已經很悲慘了,難道還要繼續悲慘下去嗎?老有所依,幼有所教,耕有田,居有宅……管亥想起了廖化告訴他的泰山的生活。

  “大渠帥,你怎么又走神了。”一個細心的黃巾渠帥問道。

  “沒什么,好多的糧食啊,中午給所有人飽餐一頓!”管亥回神過來大吼道,隨即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然后整個圍攻北海的黃巾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集體歡呼了起來,嚇的原本就精神衰弱的孔融,更是驚懼了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