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六章 我寧愿不知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好好好!沒想到我們黃巾之中有一天也能出一個秀才(這個時期指的是才之秀者)。”管亥大笑道,“哈哈,過兩天投降了,我也去學一個!來來來,給我把我的名字寫下來,叫了這么多年管亥,我還不知道那兩個字怎么寫,來來來,元儉寫出來讓我看看。”

  老百姓出一個識字的真的不容易,像廖化這種已經能看兵書的已經算是奇葩了。

  眼見廖化用手在地上將管亥的名字寫出來,一群大小渠帥都樂呵呵的擠了過來圍觀,眼中都流露出了艷羨。

  “當初大頭領軒皋用生命給我們換來的機會,玄德公已經說了會教治下百姓識字的。”廖化想起那個沒有見過面的大頭領,眼中明顯流露出一抹敬仰。

  “不愧是玄德公,哈哈,我管亥從來沒有稱別人‘公’這么順口的。”管亥看著地上的那兩個字,模糊有些印象,以前張角寫他名字的時候好像也是這個形狀。

  “廖老大,幫忙將兄弟們的名字也都寫出來,我們還沒見過自己的名字。”旁邊一個渠帥咋呼道,隨后就得到所有的附和。

  “沒問題。”廖化點了點頭說道,然后將在場所有人的名字寫在了地上,一眾皆是興奮昂然,看向廖化也多了一份敬佩,識字的人,總是讓人那么敬佩。

  是夜,廖化帶著那一葫蘆消毒用的烈酒,拎著一只風干雞來到管亥的帳篷中。話說黃巾的帳篷并不多,很多來到這里的黃巾甚至都直接是弄點柴草撲在地上,然后就那么休息了。也沒有什么鋪蓋。

  “元儉,你有話對我說吧。”管亥眼見廖化拎著的東西口水直流,吃了這么久菜團子,嘴里沒有一點油星,見到風干雞不由自主的就開始咽唾沫了。

  “吃吧,吃完再說。”廖化將風干雞和一葫蘆酒都遞給管亥。

  管亥接過風干雞和酒,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嘆了口氣將雞和酒放了下來,“元儉有話直說吧,一干兄弟連菜團子都吃不飽。這東西,我吃不下去,剁碎了熬粥算了。”

  黃巾若不是這種相互扶持的義氣,早就成了一團散沙。青州黃巾能一直存在。沒有相互征伐,除了有強力人物鎮壓,也和這種黃巾之間的義氣有關。

  “唉,管亥,你知道嗎?你闖了大禍了。”廖化直接打開酒葫蘆,掏出竹管,給兩人一人倒了一杯。

  “什么大禍?”管亥不解地說道,“要是因為我圍攻北海的話。到時候我投降就行了,完全不用在意的。”

  酒香誘人。眼見廖化給自己倒了一杯,管亥也就端了起來,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上一次喝酒是什么了時候,管亥都有些記不起來了,不過這次的酒真的很好喝。

  “你還記得前大頭領,天公將軍的徒弟軒皋嗎?”廖化嘆了口氣說道。

  “怎么記不得,那可是我們黃巾的英雄,我們可是四時不斷的祭拜著。”管亥不滿地說道,“如果沒有大頭領,你小子現在能在泰山,能識字,能讀書?”

  “我記得啊,沒有大頭領,我們黃巾只能困死在這青州,遲早有一天被人剿滅,大頭領用著自己的性命為我們鋪出了一條康莊大道。”廖化雙眼很明顯的出現了淚水,正因為讀了書,以前不明白的事情,他現在明白了。

  “是啊,沒有大頭領,我們這些黃巾,只有死路一條。”管亥喝著酒有些沉悶的說道,“不過為什么大頭領一定要死?以前以為是泰山不要黃巾的渠帥,但是你和元福他們都沒有事,為什么大頭領要死。”

  “因為大頭領不死,黃巾永遠都是黃巾,大頭領只要振臂一呼,黃巾就會為之一搏,這就是隱患,我和元福他們做不到這一點,你明白嗎?”廖化看著管亥極其鄭重的講解道。

  “不懂。”管亥搖了搖頭說道,“大頭領為了我們付出了那么多,他讓我們幫忙,我們去幫忙不是很應該嗎?難道你廖元儉不去?”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廖化鄭重地說道。

  “不愧是讀書人,這話說的好。”管亥拍著廖化的肩膀說道,“就是這個理,大頭領為了我們做了那么多,我們為大頭領做點事情難道不應該?”

  廖化看著面前這個精壯的漢子,第一次感覺到一種悲哀,管亥根本聽不懂這些的。

  “我們該報答大頭領,但是大頭領只要振臂一呼就會出現當年天公將軍的情況,玄德公能不防備嗎?退一萬步想想,你是玄德公,你治理好了天下,但是有一個隨時都能破壞掉這一切的人,你會怎么辦?”廖化將他能想到的話給管亥解釋了一遍。

  “怎么會?大頭領要是活著絕對不會這么做的。”管亥思維極其簡單地說道。

  “以防萬一,而且大頭領活著我們就不會有這樣的生活,黃巾就會永遠被玄德公防備。”廖化沉悶的說道。

  “……”這一次管亥沒有接話茬,他似懂非懂的朝著廖化點了點頭。

  “對了,元儉,你到底想說什么,我到現在還不明白。”管亥略微有些走神的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好久才注意到沒有酒味,于是低頭一看,發現已經沒有酒了,之后才反應了過來,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有些不解地說道。

  “唉,看來短時間是沒有辦法給你說清了。”廖化嘆了口氣說道,他實在無法對于自己的好友說出,“只有你死了,青州殘余黃巾才能獲得拯救”這種話。

  “呵呵呵……”管亥干笑道,“沒辦法,我比較笨,和你比不了,咱就和周倉一個料,打架能行,腦袋笨。”

  廖化沒有再說什么,只是看著管亥的傻樣默默地嘆了口氣。

  當夜管亥翻來覆去的想著廖化說的話,想著想著就睡著了,結果不等一個時辰,管亥猛地驚醒,原本腦子一團迷糊的他,對于廖化所說的話突然有了很深的感觸,瞬間他就明白了廖化一直想說,卻不敢開口的話。

  原來,我現在就像是當初的大頭領啊,只有我死了,黃巾才會被泰山收納,振臂一呼,是啊,現在的我只需要振臂一呼,就會有百多萬的黃巾追隨,這就是必死的原因嗎,怪不得元儉張不開口……管亥胸中苦澀的想到,他寧可自己一直傻傻的不知道這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