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章 再算冀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陶謙并沒有支撐太長的時間,眼見著劉備將整個徐州成功接收,在數rì之后的夜里便一睡不醒,劉備親自發喪,并且在陶謙的喪事上Jǐng告徐州世家,陶謙二子若有任何的意外,他必然讓徐州世家付出代價。

  對于這件事徐州世家也算是默認了,他們求的是安寧而不是和上層對立。

  之后陳曦等人也沒有過分撩撥徐州世家,只是公開闡述要處理徐州兵的問題,對于這一點徐州世家根本沒有能力拒絕,也不好拒絕。

  劉備在之前的事情上已經做了讓步,如果兵權還要打折扣,那么劉備絕對會毫不留情的翻臉。

  這在徐州世家看來本就是游戲的規則,這種事關己身的游戲,只要有規則就好,而很明顯劉備現在制定的游戲規則雖說并不算寬松,但是相對來說卻已經較之陶謙那種無節制的殺戮好的太多了。

  正因為這樣徐州世家也算是皆大歡喜,尤其是在劉備言明自己要回泰山,徐州事務交由李優在這段時間代為處理,留趙云和陳到暫且駐守廣陵和下邳,招收訓練丹陽兵,防御豫州袁術,更是讓整個徐州世家欣喜若狂,當然也包括陳登……

  “父親,劉玄德就這么走了?”陳登站在城門樓上目送劉備一行人遠去,之后扭頭看著陳珪不解的問道。

  “就這么走了……”陳珪的胡子一顫一顫的,他現在也看不懂劉備玩的是什么了。雖說留了一個天下有名的趙子龍,還留一個陳叔至,再加上一個代徐州刺史的李優。但是這和陳珪預計的形勢完全不同。

  “就這么走了。”陳登和陳珪對視,不解之色寫滿了臉頰,“不應該啊!”

  另一邊劉備駕著馬也有些不解,不是說好了要將徐州世家玩的折騰不起來才離開嗎?怎么這么早就要回泰山了,而且居然真將李優留在徐州了,他的諫臣沒了。

  “玄德公,現在時機是讓我們先握穩兵權。然后再進行其他的,有文儒在那里,您不用擔心的。必然不會有事的。”陳曦勸慰道。

  賈詡默默地仰望天空,李優要是沒人管,徐州要是不出現意外的流血事件賈詡覺得自己可以改姓甄了,陳曦這個家伙將李優這個“無害”的諫臣丟到徐州不就是為了給徐州世家添柴加火?

  “主公。你要相信文儒的。他一定會將徐州治理的很好的。”賈詡說這話的時候,那種抹不開的笑意簡直是對于整個徐州世家的嘲諷。

  “不是我不相信文儒,而是現在事情還沒結束就這么離開,子川的易地執政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子川有這么好說話的?”劉備嘆了口氣說道。

  “我們沒必要急于求成,一步一步來,文儒會找到時機完成這些事情的,我們要的是徐州。而不是世家共治徐州,文儒會很成功的解決這件事的。”陳曦打著哈欠說道。這可是李優,雖說表面沒有任何戰績,只是作為劉備近臣存在,但是背后的戰績已經夠壘到山高了。

  “唉,沒了文儒有些不太習慣。”劉備嘆了口氣說道,有李優在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很隨意的就會被李優順手處理掉,而沒了李優,劉備發現他現在有些不太習慣了。

  “哦,回頭我給玄德公再找一個吧。”陳曦嘆了口氣說道,李優用習慣了絕對會產生惰性的,最強秘書級別的人物,基本政務,軍事,政治你能想到的對方都能處理,你想不到的對方也會給與指點。

  “算了算了,文儒的位置先空上,等文儒回來就行了,既然你說文儒花不了太長時間,那就先這樣了。”劉備擺了擺手說道,他還真不希望有人占據了李優的位置。

  李優啊,我看好你,我相信你一定能將陳登玩的死死的,讓他們生不起挑戰規則的想法。陳曦回望徐州城面上帶著一抹笑意。

  李優是自己要求留下的,原本陳曦的想法是交由聲名不顯的魯肅,讓他從泰山丞來一個三級跳,坐鎮下邳,治理整個徐州。

  結果李優開口這件事交由他來,陳曦便也沒有多做考慮便和賈詡,李優一起向劉備進言,相比魯肅,李優更是默默無聞,能力也不差,經驗也更加豐富,趁之不備玩死想要架空李優的那群徐州世家絕對沒有問題。

  不過總覺得我們是在故意引誘徐州世家犯錯,唉,果然我的正義感有些太多了,徐州世家要是身正,沒有別的想法怎么會掉入這么明顯的陷阱。

  陳曦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看的賈詡極其的無語,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子川,我總覺得文儒的想法不單單是為了收拾徐州的世家。”

  “大概是為了給冀州沮公與一個錯覺吧,我記得他給我提說過算計沮公與一事。”陳曦搖了搖頭說道。

  “哦,你不說我都忘了此事,文儒被請出主公身側,自然沮tsxsw授就會以為是我們這些人發力了,再加上徐州現在得態勢,冀州情報不差的話估計就會得出我們要讓文儒難以回到泰山這么一個結論。”賈詡點了點頭說道。

  “對,陳元龍和陳漢瑜父子本身就算是天下有名的名臣,又有本土世家在側,還有我們給與陳家的優渥條件,自然冀州會猜到我們是在借陳家之手架空文儒,讓他再無進身之階。”陳曦點了點頭說道。

  玩就要玩全套的,如此多管齊下,再加之沮授先入為主,劉備現在的情況在冀州那邊也就有了一個寫實的形象,之后只要李優表示他在劉備身邊還有棋子,這局面就能繼續玩下去。

  “這局面不太好cāo作,你確定文儒能從冀州騙來我們想要的治理徐州的方式?”賈詡嘆了口氣,這件事最重要的就是李優的表現。

  “應該可以,畢竟冀州現在也是在鞏固內部,不想輕起大戰,這么一來有削弱我們實力的機會,他們是不會輕易漏過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能真的廢掉玄德公,從內部瓦解掉我們,我想袁本初不會介意一試的。”陳曦想了想說道。

  “那這段時間就想辦法讓主公干點驚人的事情。”賈詡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樣才能體現出文儒對于冀州的重要性,想想看干什么最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