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九章 徐州陳家買平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苦笑,他能說徐州這地方太安逸了,整整三年沒有出現過戰爭,徐州兵都主要用來維持治安了,能有什么戰斗力。

  “徐州兵重新選拔,不符合要求的全部辭退,發夠津貼就行了。”李優看起來也很煩徐州兵,至少不能再像曹豹時期將軍營當作養老院了。

  “吃空餉的將領全部清除!我們給了徐州世家面子,徐州世家也不能太過分。”劉備點了點頭說道。

  話說別的將軍在亂世都是想方設法的擴大自己麾下的隊伍,甚至偷偷超編,但是徐州這群坑貨吃空餉,隊伍不編滿,五千人的隊伍搞不好連三千都沒有,丹陽精兵都差點被曹豹吃了空餉,其他部隊那就更不要說了。

  劉備和陳曦閑聊了一下徐州的形勢之后便沒有再打攪陳曦了,多留了一隊護衛在馮家,劉備便帶著一行人快速的回去了。

  劉備的蹤跡徐州世家大都看在眼里,居住在徐州城而不是居住在城外軍營,這讓徐州世家放心了不少,他們最擔心的就是劉備嘴上說既往不咎,背后還在想著收拾他們,要是那樣的話,徐州世家就少不得拼死一搏了。

  次日一早,劉備接手徐州政事,正式任命陳登為廣陵太守,趙昱接任下邳太守,命李優兼領徐州諸事,而陳登和[長][風]文學www.fw.t趙昱為輔,之后并未再做其他安排,不過如此一來徐州世家心中大安。

  陳登看著聯袂而來的陳曦和賈詡苦笑了兩下,真被他父親說對了。這件事沒有那么容易結束的。

  “見過陳侯,見過賈軍師。”陳登對著二人恭謹的作了一揖,然后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將二人邀入家中。

  “元龍不知道你如何看待這徐州之事。”陳曦抿了一口茶之后開口詢問道。

  “徐州富碩,然則兵寡將衰,想要治理徐州先要強軍,才能守土一方。”陳登面色沉著的說道。

  “哦,此言有理。”陳曦神色淡然地說道,沒提及世家的確讓陳曦感覺到好奇,不過也就僅僅是好奇罷了。

  “那元龍覺得該如何強軍?”賈詡瞄了一眼不再說話只是微笑著施加壓力的陳曦。面無表情的問道。

  “統一征兵標準,統一兵員津貼福利撫恤,然后剔除徐州兵中不合適的兵卒。招納新的士卒,統一按照于文則將軍的訓練模式進行訓練。”陳登神色略有些無奈地說道,如此一來徐州世家包括他們徐州陳家在內,在軍隊中的勢力都算是大損了。

  “此法不錯。到時候就由元龍從泰山挑選適合的兵將前來訓練徐州士卒。”賈詡點了點頭說道。然后將原本就準備好的條件拋給陳登。

  陳登一愣,瞬間一種竊喜涌上心頭,這么說的話等于是給了陳家一個結好于軍方的機會,雖說這份機會受限于劉備對于兵權的控制,但是也足夠給陳家帶來太多的好處,至于這樣做會給徐州世家帶來多大的麻煩……

  想到這里,微微頷首的陳登眼中劃過一道寒光,徐州世家現今已經被陶謙搞的七零八落。而他陳家既然有這么一個機會,趁著現在徐州世家實力大損。一躍而起,力壓所有家族成為徐州最大的世家,這等機會就在眼前,到底做還是不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陳曦端著茶杯輕抿茶水,這份機會交給陳登,該怎么做那是陳登的事情了,和他們沒有什么關系,不過陳登和陳珪終其一生為自己家族考慮,大概很難將這么一個機會視之不見吧。

  世家還是交給世家自己去對付吧,就算不需要去指使,陳元龍也會借用這份權力去打壓別的世家,世家不可避免的會為自己家族考慮。賈詡神色漠然的想到。

  陳家做大也好,這樣徐州世家就不得不依附玄德公了,至于徐州陳家,等陳元龍發展起來就會明白什么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就算不行,目標變成一個也好收拾局面。陳曦面上一抹嘲弄一閃而逝。

  這就是陳登最大的死穴,并非智力不高,只是有很多時候都被振興家族蒙蔽了雙眼。

  “多謝陳侯和賈軍師美意。”陳登面不改色的說道,看起來沒花多少功夫便已經做出了選擇。

  “畢竟元龍給我們提供了太多的幫助,我們也不過是投桃報李罷了,徐州還要靠你多多出力,治下的繁榮還要依靠你家的手段。”陳曦放下茶杯,手指輕微的滑動了兩下,面帶微笑的說道。

  “陳侯說笑,登豈敢不盡力?”陳登鄭重地說道,后背不由的生出了一層冷汗,陳曦的話讓他有些不太妙。

  “元龍勿要擔憂。”陳曦面上的笑意更盛,“此前徐州城前刺殺一事,可有眉目,雖然玄德公已言既往不咎,不過我等還需要小心一二,軍中床弩都能如此輕易的被搗鼓出來,這徐州軍整治的時候需要更大力一些。”

  陳登輕而易舉的就聽出來陳曦話中嘲諷的意味,面色微微有些難看,他終于知道為什么他父親要讓他將這東西交出去了。

  “陳侯,床弩一事已經有了眉目,乃是一群軍中工匠所為,我已將之全部收押,并命之畫押,這些是收押的文書,還有他們一行人簽押的契約。”陳登緩緩退去,再次過來的時候抱著一個木匣,放在幾案上打開,一沓紙質契約平整的放在里面。

  “如此甚好,成品的床弩也送往軍中吧,想必這些工匠也不是只制造了那么幾臺。”陳曦拿起那沓文書,隨意的看了看便收了起來。

  陳登現在能拿出來,也就是說陳家已經果斷的放棄了這些隨時能威脅到家族生存的危險物品。

  “成品已經送往了府衙,只等主公驗收。”陳登低著頭說道,完全沒有一點不甘心的神情。

  當斷則斷,床弩這種東西留在陳家,雖說的確是威懾其他世家的不二法門,但是對于陳家本身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隱患,正因為這樣,失去了這些東西,陳登雖說心有不甘,但是卻很快的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情。

  陳曦和賈詡微微一笑,和當初估計的一樣,徐州陳家很識趣,或者他們也注意到床弩這種東西對于他們家族來說弊大于利,所以才會在曹嵩一事當中故意暴露出來,也算是為以后買平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