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認可的德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世家大族統治一方的根本原因就是本地為官,只要是人那就逃不過人情,加之漢代的孝悌之道,親親相隱是理所當然什么的,在本地為官為自己家謀福利可以說既是天性使然,又是家國天下全部默認的潛規則。

  這么一來,就會導致本土世家越發的根深蒂固,而本土世家對于本土的管理也越來越有效果,這種情況在不爆發內亂的時候那可謂是一片和諧,但要是爆發了內亂那可真就很難處理了。

  只知本土世家,不知漢庭可能有些過分,但是敬畏本土世家,不敬畏漢庭這種事基本可以說是時有發生。

  “徐州作為一個試探吧,不能讓世家在本土一直發展壯大,那樣不符合漢室的利益,也不符合百姓的利益,曾經列侯都長居長安,遙領封地,以防尾大不掉,豈能讓世家如此輕易竊取漢室的權威。”陳曦冷淡地說道。

  只有用這種漠然的第三者角度去看這些事情,他才能絕對的正確,不過還好,談及世家陳曦就會很自然的將自己劃入到既不敵對,又非自己人的第三方去看待。

  “本應如此,有些事情宜早不宜遲,就如同商貿一事,子川當時如果不強行推行,大概真到穩定下來,甚至掃平天下的時候,想要進行推行怕也沒有了那個能力。”李優稍加思索便毫無忌諱的提起那間連他也不看好,但是現實卻教育了他的商貿。

  “對,玄德公。現在時機尚好,我一直都很想說我腦子有很多的東西想要拿出來,但是沒一個好時機拿出來絕對先要在內部進行一場大戰!”陳曦說這話的時候極其的頭疼。一句“史無前例,無法證明”足夠讓陳曦很多的想法都沒有機會去實行。

  “呵呵呵呵……”李儒干笑連連,上一次他們就大戰了一場,結果不用說,陳曦贏了。

  “史無前例啊!”劉備也明白陳曦這話中的怨念是怎么來的,“就這么辦吧,子川。放心,只要別人證明不了你是錯誤的,我就會支持你!怕什么?我信你陳子川的眼光。更信你搞砸了也能收拾殘局!”

  “多謝玄德公。”陳曦隨意的一拱手,“一般來說我卡的時機再怎么好,也不可能輕而易舉的推動以前沒有出現的政令,說真的玄德公能推動普及教育這個政令已經是奇跡了。嗯。真的是一個奇跡。”

  李優看了陳曦一眼,頓時心感戚戚然,估計除了劉玄德,這大漢朝沒有一個人敢當著天下人的面吼出開民智,普及教育這句話的人了。

  “玄德公仁德。”李優嘆了一口氣,沒等劉備說什么就開口說道,不管別人怎么想,劉備這句話在李優看來值得他一生奮斗。雖與他的理想不同,但卻是殊途同歸。或者說劉備的仁德理念包容著李優的理想。

  “仁德?我發現我現在越來越不理解仁德了,我以前以為九州牧皋陶公對于禹皇所言的諸侯九德就是諸侯至高的德行,但是真當我坐在一州之主的位置上之后我才明白子川為什么會給我說諸侯九德不足法!”劉備搖了搖頭說道,仁德這個說法,他現在越來越不明白了。

  “諸侯九德不足法?”李優一愣,然后側頭看向陳曦,這話從什么地方說起?

  “諸侯九德,就算是完美了也不過是一個完人罷了,我們需要完人嗎?”陳曦隨意的說道,他當初說這話的時候是注意到劉備在約束自己一些沒有必要的小節,所以隨便提了提,陳曦當初的意思是有那時間還不如做點正事,但是沒想到劉備居然還真當諸侯九德不足法了。

  “諸侯啊,我站在奉高的祭壇上往下望去看著川流不息的百姓,看著他們的笑臉,看著原本餓殍滿目的泰山百姓衣食所安,看著孩提在青石鋪滿的街道上嬉戲,看著春耕時繁忙的播種,秋收時喜悅的笑臉,我認為這才是我的德行的寫照。”劉備沒等陳曦繼續解釋,面上浮現一抹光輝緩緩地道出自己現在認為的德行。

  “我喜歡遛狗斗雞,我的能力并不強,做不到真正的公平持重,也沒有辦法真的做到在任何時候都保證不遷怒于別人……”說道這里劉備笑了笑,“諸侯九德我有一大半都做不到,但是我卻覺得讓萬民過的更好比其他所有的德行更為重要。”

  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曦和李優還有坐在一邊當石像的許褚都感覺到一種精神上的振奮,而劉備也仿若由外而內的升華了一般。

  “我劉玄德的德行對的是天下萬民,萬民言善那便是我的仁,萬民稱贊那便是我的德。”這一刻劉備散發著一種恢宏的正氣,一種為生民立命的正氣。

  李優和陳曦的精神猛地振奮,然后相互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異,一種如同精神天賦一般的力量流轉在劉備的身旁。

  在兗州山陽郡由樂進保護著安營扎寨之后,正在休息的曹操猛地驚醒望著徐州的方向。

  曹操感覺到一種和他相對的力量,如果說曹操的蘇醒的力量是堅定自己的信念,堅定自己一方所有人的信念,不懷疑對與錯的堅持,會讓自己以及手下所有的人都擁有更強的力量,倘若有人愿意用生命貫徹自己的信念,那么各方面都會大幅度上升,各種負面效果也會被大幅度壓制。

  那么劉備的現在蘇醒的力量就是尋找和自己信念近似的人,用自己的信念去感染別人,然后一同朝著目標去奮進,別人對于劉備的信念越認可,那么這么這個人各方面上升的幅度也就越大,負面效果的壓制也會越強。

  曹操不需要別人的認可,他貫徹著自己的意志,統御著自己的手下征伐天下;而劉備需要去找尋自己的戰友,他自己無法完成自己的理想,只有志同道合的戰友才能幫助他達成理想。

  “恭喜玄德公。”李優和陳曦都猜到了某種可能,在劉備睜眼的瞬間齊聲說道。

  “當初站在祭壇上俯視奉高的時候我就有一種悸動,可惜卻模糊不清,看著徐州百姓流離失所的時候我有一種憤怒,卻無法宣泄,進入下邳之后看著徐州百姓的笑臉,我終于知道我的德行是什么了。”劉備恍惚自語一般的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