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入主徐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和陳曦猜測的一樣,陶謙和劉備到府衙之后,帶著劉備入席,坐在和自己平齊的主位,然后猶豫了一下傳令陳登召集徐州大小世家。

  “玄德,你看這徐州如何?”陶謙給劉備敬了一杯酒,然后笑盈盈的說道。

  “徐州不愧是天下富碩之地,非一般州郡可比。”劉備實事求是的說道,“然則皆是平原,非有強軍良將不可久守。”

  “玄德現在看東西終于不再是只看一面了,我徐州富庶依舊比不上泰山繁華,想當初玄德入泰山之時,泰山一貧如洗,要人沒人,要糧沒糧,區區三年泰山已經超越南陽成為天下最為富碩的州郡。”陶謙眼中閃過一抹緬懷,物是人非啊!

  當初劉備在虎牢關的時候不過是一小癟三罷了,雖說有宗室的名頭,但是連文書都沒有,而現在劉備已經是手握十數萬精銳,治下五百萬人口,在中原赫赫有名的諸侯了,而他陶恭祖則已是日薄西山。

  “此多虧子川之能。”劉備大笑道,“若沒有子川我劉玄德必不能如此一帆風順。”說著劉備端起酒杯對著陳曦敬了一杯酒。

  “若無玄德公,我陳子川也未必能一展所學。”陳曦平靜的說道,隨后以自己能能聽到的聲音自語道,“也只有玄德公你才會如此縱``容我的。”

  陶謙看著這一幕微微的嘆了口氣,君臣和諧才是一份基業維持下去的根本因素。

  陳登面無表情的帶著徐州大小世家的人入座,很明顯其中有不少的人在見到劉備和陶謙的時候就有些畏畏縮縮。不過這個時候并沒有人點出這一切。

  一干大小世家給陶謙還有劉備見禮之后,陶謙并沒有當面罪責那些世家家主,只是平靜的和劉備飲宴。很快歌舞酒宴罷去,陶謙命人將徐州印綬給劉備拿來。

  很快孫乾跟著自己的老師康成公跟在捧著徐州州牧大印的趙昱身后走了上來,看到這一幕賈詡、李優對視一眼皆是松了一口氣,這位大爺在,陶謙就算是當場死了,也沒人能潑臟水了,孫乾這家伙不顯山不露水。但是做起事情來果然是滴水不漏。

  陶謙眼見康成公出現,也是一愣,隨后面上浮現一抹笑意。“康成公居然親閃此,謙倍感榮幸,可否為我和玄德做一個見證,省的以后有人閑話。”然后命人取坐榻。自己親自放置在自己右側。讓鄭玄坐下。

  看來康成公對于玄德公好感不錯,該說是漢末這些以有教無類名傳天下的大家對于玄德公都是甚有好感吧,畢竟玄德公的誓愿就有一條就是開啟民智,完成從商周以來無數先圣都沒有完成的至高理想。

  陳曦心中輕笑,果然將開啟民智這件事告訴鄭玄之后,孫乾就能將歷史上閉門不出,精研經學的鄭玄從徐州撬出來,這么一來的話。管寧,王烈一行人也都能入手了。有這些人在,道德上面絕對不會吃虧了。

  “我此來本就是做一個見證,我也想見識見識誓愿為天下之民開啟民智的劉玄德是何等人物。”鄭玄的話并不客氣,但是卻有很明顯的偏向。

  “康成公見笑,我劉玄德也想見識一下那樣的天下,既然先圣前赴后繼為之努力,今我劉玄德能看到一線希望,為何不全力以赴?”劉備朗笑對鄭玄一禮。

  漢代文武不分家,君子六藝更是不能少,而鄭玄本就是集其大成者,自然對于面相這種學問也有所了解,看著劉備的那寬厚的面相,哈哈一笑,“聽聞玄德公有一書院,至今仍無院長,可否讓老朽自薦。”

  “康成公愿來,我必掃榻相迎。”劉備面上一喜,隨后極其鄭重地說道,他現在就缺少一個真正大儒級別的人物坐鎮泰山書院。

  “好,好,好!”鄭玄點了點頭,然后看向陶謙。

  陶謙拿起徐州州牧的印綬,輕輕的撫摸了兩下,“玄德,我希望你成為徐州牧。”

  “陶公……”劉備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眼見陶謙這么直接的將代表著徐州權力的印綬遞了過來來還是一驚,略微有些不知所措。

  “玄德勿要推辭,我陶謙已經力不從心了,在死前想找一個能繼承我理想的后繼者,之前玄德攻伐袁公路一事確實讓我略有不滿,因此和玄德少了來往,甚至于在挑選后繼者的時候都看走了眼。”陶謙毫不忌諱的說道,該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

  “玄德惶恐……”劉備苦笑著說道,袁術攻打劉表一事該怎么說,就算沒有曹操的謀算,劉備也不會輕易的讓袁術達成目標。

  “曹孟德狼子野心,雖有良善之舉,但卻不能壓制自身暴虐一面,然則此人心性堅定,不知此事之后能否有所改善,可惜了,當初我真以為他才是最適合的人選。”陶謙搖了搖頭,將代表徐州州牧權力的印綬拿起,硬塞給劉備,到了這個時候說清一切,也沒有什么好忌諱了,而劉備也不會在意這些了。

  “拿著吧,不管是說有德者居之,還是說有能者居之,亦或者漢室江山漢室所有,你劉玄德皆是最適合的人選,莫要推辭了,為我照看好我的兩個兒子,照看好徐州百姓,莫要讓其再遭如此禍患,至于我的理想,不提也罷。”陶謙朗笑著說道,快死的時候放不下的也就只有他的兩個兒子了,至于志同道合的繼承者……

  “備,必不負陶公所托!”劉備略一猶豫,還是接過了徐州牧印信,正如陶謙所說的,不論是比德,比才,比能,甚至是比血統他都是最合適的,伸手接過印信之后鄭重地說道,“陶家,我劉備在一日庇護一日!”

  “有玄德此言,我也就安心了,在此之前我已經將舉薦的文書發往了長安,想必不久之后玄德就能得到陛下的任命書了。”劉備沒說什么世世代代什么的話,陶謙也知道無有必要,劉備百年之后的事情又有誰能保證。

  另一邊鄭玄做著史官的活,將這件事完完整整的記載在書卷上,然后寫上自己的名字,以后有誰要是拿這件事找劉備麻煩,鄭玄以自己清名作保的文書就能用上了,此后再也難有人以此尋找劉備的麻煩。

  “恭喜玄德公!”陳曦笑著站起身來,隨后整個府衙皆是一片恭賀的聲音,而且很明顯有很多世家家主放心了很多,陶謙的高壓對于他們來說太恐怖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