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合常理的刺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看著陶謙那斑白的頭發,還有那撐著拐杖迎接劉備的身形,默默地嘆了口氣,歲月還真不饒人。

  “見過陶公。”劉備帶著陳曦一行人對著陶謙施禮。

  “玄德有理了。”陶謙佝僂著身形握著拐杖對著劉備一禮,如同當年虎牢關一樣的稱呼。

  雖說身已如風燭殘年,但是依舊保留著武將的血性,大概這一段時間的殺戮,讓陶謙在力不從心的同時也感受到了當年廝殺的氛圍。

  “陶公。”劉備伸手扶了一把陶謙,他明顯的感覺到陶謙已經時日無多了。

  “哈哈哈,不必如此。”陶謙大笑,但是卻很明顯的感覺到一種英雄遲暮的悲涼,“跟我來吧,你身后這二位,陳子川我認得,這一位應該就是設計曹孟德的賈文和。”

  “文和見過陶公。”賈詡神色平靜的一禮。

  “玄德讓丹陽兵跟著你的部隊駐扎在城外,你帶著文臣武將和我一起來吧。”陶謙對著賈詡點了點頭,隨后對著劉備說道,這已經明擺著是將兵權交給劉備了。

  “陶公還是先看看病的好。”劉備伸手扶住陶謙,然后給華佗了一個眼神。

  “不必了,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說是病入膏肓并不為過,原本以為曹孟德和我志同道合,可惜了……”陶謙說這句話的時候很明顯有些失望,不過對比當時曹操破碎掉他信念的時候。現在很明顯已經看開了很多。

  “文和,你有沒有注意到有些奇怪啊。”陳曦小聲地說道,“雖說陶謙將徐州世家不聽話的殺了一個七七八八。但也不至于這么冷清啊,你看除了陶家的護衛,還有陳登,還有陶謙的幾個臣子,居然沒有幾個別的世家。”

  “陶恭祖如果這個時候死了,對于誰的好處最大,對于誰最麻煩?”賈詡默默地望著下邳城頭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要將陶謙在此時置于死地?”陳曦皺了皺眉頭。陶謙要是在這個時候死了,雖說徐州劉備照樣接收。但是對于劉備聲望的打擊就有些大了,更重要的是就有很多的人有借口了。

  “放心,我早有布置,有子龍和仲康在旁。就算箭雨齊下也不可能傷到陶恭祖。”賈詡淡然地說道,“雖說我不知道是誰在背后煽風點火,但是這對于我們來講是一個機會。”

  陳曦和賈詡的對話雖說聲音很低,距離趙云和許褚也很是遙遠,但是兩人皆是耳聰目明之輩,在聽完陳曦的問話之后皆是不動聲色的向劉備靠攏。

  “嘭!”隨著一聲輕響,數根巨大的烏黑弩矢朝著陶謙與劉備的方向襲去,趙云和許褚雙雙出手,直接以內氣將之遠遠撥開。然后趙云拎著倚天劍朝著城墻上躍去,只見趙云還未落到城墻上,一大片箭雨分別朝著趙云和城下劉備等人的方向射去。

  “子龍小心!”劉備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大吼道。

  只見趙云憑空橫移數丈。直接閃開了所有的弩矢,然后右手倚天劍對著城墻的方向斬去,十幾道劍光瞬間滅殺了那幾名操縱床弩準備再次攻擊劉備的士卒。

  陳曦順開折扇對著漫天而來的箭矢一揮,狂風大作,直接將部分的箭矢刮到了一個方向,剩下的箭矢就靠著許褚揮舞著大刀全部擊落。

  隨后許褚揮舞著大刀朝著城門洞中涌出來的黑衣部隊沖了上去。大開大合之下,無視對方緊密的軍陣結合。力斬數十人,隨后虎衛一擁而上,直接將一群刺客擊潰,斬殺近百之后俘虜了數人。

  賈詡撿了一根箭矢,皺了皺眉頭,看著烏藍的尖端,“烈性毒藥,不過很奇怪,這件事我知道要發生,但是卻和我估計的不同。”

  城門洞中一個隱藏的道士,帶著左慈的弟子啊罪,默默的看著劉備手下清剿那些死士的舉動,不斷的評估著劉備手下眾人的實力。

  看來,天命應該是在劉玄德身上,剩下的應該是曹孟德了,徐州之戰等于說是劉玄德的天命掠奪了曹孟德的天命,那要是殺掉一個天命者會如何?隱藏在城門洞中的那個道士隱隱有些興奮,他發現他可能知道該如何光復自己這些“仙人”的榮耀了。

  不論是曹孟德還是劉玄德很明顯都有反制我們的能力,左慈賭劉玄德,李進看好曹孟德,兩個人又都是謹慎之人,再加上一批文臣猛將,普通的刺殺手段絕無效果。道士仔細思考了一下曹操和劉備的實力,默默地放棄了繼續試探的想法。

  看來只能去找另一個天命者了,但愿不是袁本初,否則的話,只能用曹操秤稱重量了。道士望了一眼趙云的方向,然后快速的收回了目光,帶著躍躍欲試的啊罪隱去身形迅速的離開了。

  “子龍可曾受傷。”劉備眼見趙云躍下城墻上下打量了一下。

  “云無恙。”趙云平靜的說道,然后微微皺眉,氣機掃過城門洞,隨后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過敏了。

  “讓玄德見笑了。”陶謙完全沒有被眼前這一幕嚇住,反倒還有心思和劉備開玩笑,不過很明顯在說話的那一刻陶謙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寒光,徐州的世家還真不懂事,不管這次是不是被人挑撥,已經大半截進了土的陶謙沒有一點留情的想法,“徐州宵小眾多,殺之不竭!”

  就這樣劉備和陶謙完全無視城門前的刺客淡然的帶領著一干手下朝著下邳府衙走去。

  “文和,你剛剛說什么?”陳曦跟在劉備身后問道。

  “這件事不對,和我推測出來的事情有著極大的偏差,也就是說有人插手了,但是現在插手是為什么?而且既然插手了,居然僅僅只是進行了試探就結束,這不合理。”賈詡神情略帶陰郁的說道。

  “曹孟德和袁本初的話,如果動手必然不會是這樣草草了事,其他諸侯的話,這種行為的目的何在?這種力度根本不像是刺殺,而是試探。”李優小聲地說道。

  “先不要管這么多了,這件事推到曹孟德頭上就揭過,我們需要什么條件就創造什么條件,世家殺一殺就行了。”陳曦平靜的說道,“我們沒必要在這件事上緊抓著不放,使功不如使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