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最大的麻煩還是袁本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備帶著趙云的一個軍團領著兩萬多丹陽兵朝著徐州下邳進發,話說劉備已經將丹陽兵的武器裝備還給丹陽兵了,至于陣亡的丹陽兵的武器裝備,劉備也沒有留著直接交還給了丹陽兵的各部部曲。/

  說起來丹陽兵應該是漢朝最好玩的部隊,別的部隊都是沒有下層軍官,而丹陽兵恰恰相反,低級軍官每一級都不少,不過經常是沒有統帥,該說是因為征兵的丹陽都是按一個村一個村征得兵嗎?

  “子川你確定這么做不會出事嗎?”賈詡皺著眉頭說道,“這種做法完全是在犯眾怒,搞不好會被群起而攻之的,雖說我們現在也沒挨上幾個,最大的麻煩還是袁本初,他現在雖說和我們同樣是兩州之地,但是人家卻是兩個產馬地一個產糧地。”

  “我也沒說現在就這么做。”陳曦搖了搖頭,“這個時間段我們擋不住四方諸侯群起而攻之,尤其是袁紹一旦給呂布開放并州,并州狼騎獲得補充的話,就我們手上這些很難獲得補充的騎兵,基本不可能擊敗率領并州狼騎的呂布,最多維持一個不勝不敗。”

  “我對于陳公臺的思維有些興趣,如果能拉攏到他我們可以輕松很多。”賈詡嘆了口氣說道,“畢竟我們在豫州布置了太多的后手,一個是為了取豫州,一個也是為了避免北上成功之后被人群起而攻之。”

  “可以嘗試接觸一下,不過呂布這個人……”陳曦皺著眉頭說道。“我之前在虎牢關的時候以他老鄉的身份給他寫過一封信,總體來講有點香火情,但是他的個性有些反復無常。我很難把握,文和你看呢?”

  “殺之。”賈詡毫不留情地說道,“他進入我們,一個是不好安置,另一個也不好掌控,統帥騎兵不論是子龍還是子健都可謂好手,并州狼騎的全能不要也罷。”

  陳曦微微皺眉。不可否認呂布的絕對實力肯定是第一位的,就算是現在的關羽也不敢輕言能和呂布一戰,而趙云很明顯是速度優勢太大。場面看著好,但是要擊敗呂布,說個實話,關羽的概率可能還比趙云大一些。雖說現在關羽可能還打不過趙云……

  “他的個性太過乖僻。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子川難道忘了丁原和董仲穎?”賈詡頭都沒抬的繼續開口說道,“話說你這茶水越來越怪異。”

  很明顯賈詡不愿意深談呂布一事,陳曦也就沒有再多詢問,順著賈詡的話往下說,“葛根唄,喝吧,這東西我當初……”

  說道這里陳曦就停下來了。葛根是他以前天天喝的東西,至于這一世。他也沒機會喝了。

  “能治瘟疫的寶物啊。”賈詡端起茶杯抿了兩口,沒什么特殊的感覺,“陶恭祖看起來真的快不行了,而且看現在的形勢,他是在給主公鋪路。”

  “嗯,我也看出來了,曹家整個已經被移滅了,所有有關聯的家族,不管證據是否確鑿全部斬滅,現在整個徐州世家人心惶惶。”陳曦嘆了口氣說。

  看到這個情報的時候,陳曦也是嚇了一跳,陶謙不動手則已,一動手血流成河。

  說實在的原本陳曦雖說打算接手徐州之后限制徐州世家,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么狠,除了要滅掉曹家,其他家族也多是限制限制,畢竟要穩定徐州還需要這些世家,全部打滅,最后引起反彈可能會比現在更為棘手。

  “如此也好,省的我們煩心。”賈詡面色沉靜的說道。

  “……”陳曦無語的看著賈詡,“為什么我總覺得這件事順利的有些過頭了,那些看不慣的世家怎么這么順利的被陶公一溜兒提了出來,而且還都是鐵證如山,陶公那么早就準備收拾這些人嗎?”

  賈詡默默地翻閱自己手上的東西,他正在給袁術創造機會,曹操那邊那個陰人的精神天賦賈詡實在是感覺到背后發涼,既然不是自己一邊的,那么最好還是趕緊做掉的好,實在是太危險了。

  “子川,有時間的話你還是看看冀州和幽州的情況吧,雖說甄家現在情況讓袁紹左右為難,反倒無法注意到甄家的布置,但是公孫伯圭我實在不看好,鞠正理和荀友若以及田元皓的表現有些搶眼了。”賈詡翻閱著手上的東西,對于袁術他也沒有什么好辦法,那家伙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他就算想借機搭手一把,也不好操作。

  “你的意思是說荀友若可能對于甄家有所懷疑?”陳曦皺了皺眉頭說道。

  “不應該啊,甄家現在的形勢很明顯是依托冀州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形勢,雖說和袁紹很不對付,又和河北世家全體有仇,但是又必須要冀州穩定,這么一來甄家就算做什么不合理的舉動,對于袁紹來說也只是在發泄不滿,反倒最不可能懷疑。”陳曦很是不解的說道。

  “不是那一方面,以現在甄家的形勢,袁紹不外乎想要讓甄家的女兒全部嫁給自己家,我是說袁紹可能出兵了。”賈詡看著陳曦,最后一句話咬的很重。

  “先登和大戟士?那荀友若和田元皓也失蹤了?”陳曦一愣瞬間反應了過來,那可是冀州啊,再往北就是幽州了,那個苦寒的地方,尤其是在漢代這個到四五月可能都在下雪的地方,現在出兵等于說是在零下十度左右奔襲幽州了。

  “對,相對來說先登死士和大戟士雖說有足夠的實力,但是畢竟數量限制了他們的作戰,他們最多能奪下一郡之地,固守郡城,現在得問題是荀友若和田元皓也失蹤了。”賈詡嘆了口氣說道。

  隨手將袁術那邊的事情撇掉,就算現在和袁術接壤了,賈詡也沒將袁術當作麻煩,至始自終入得賈詡雙眼也就是雄踞北方的袁紹,不論是氣魄還是勢力都讓賈詡側目,而且直到現在為止,賈詡也未曾袁紹身上見到一絲昏庸的傾向。

  “同時失蹤的將校有哪些?”陳曦詢問道,隨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黑山軍現在在干什么?”

  ps:求推薦求票票求推薦求票票求推薦求票票求推薦求票票<!over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