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線生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且說曹操被接連伏殺,五萬大軍被打的七零八落,一路亡命奔逃。

  就像賈詡估計的一樣,郭嘉,李優,劉曄每一個人都在什么情報沒有的情況下抓住了最好的伏擊時機,每一次都將曹軍幾乎打成潰敗。

  可惜賈詡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程昱的精神天賦是什么,那種加強抗性,加強忍耐力,加強適應力的精神天賦籠罩全軍的情況下,雖說曹軍接連被伏擊,但是在程昱精神天賦的支撐下,曹軍勉力保持著編制的完整。

  在太史慈和甘寧被夏侯兄弟架住之后,曹操帶著荀攸和程昱奮力的朝著彭城的方向殺去。

  “主公,恐怕這次我們要回兗州不太容易了。”在接連被伏擊之后,整個部隊人困馬乏,但是反倒在這種極致的壓迫下上荀攸大腦一陣清明,并沒有因為恐慌而思維混亂。

  “豈能如此,我曹孟德大業未成,豈能葬身于此!我一定會帶著你們殺出去的!”曹操雖說沖殺的極為狼狽,但是卻未被失敗挫傷,眼神堅定的看著荀攸。

  曹操并不知道若非他于斬殺曹豹之后整個人自內而外精神出現了升華,在這種接連不斷的打擊之下早已一蹶不振,隨后帶領著手下諸人走向敗亡,項羽尚且不能承受的打擊,若非曹操有一顆堅強的心,現在已經揮劍自殺了。

  程昱一愣,看著曹操雙眼的堅定。原本被打蒙了的大腦也猛地清明了起來。

  “主公,此計名曰‘十面埋伏’,而且我們已經錯過了逃出生天的機會。現在想想,設計之人完完全全抱著要將我們葬身于此的打算,之前的中軍,還有其他幾路皆是背靠河水殺出去都沒有活路!”荀攸苦澀的說道,曹操尚未放棄,他豈能不爭那一線生機。

  “現在天光大亮,徐州皆是平原。也無有伏擊之處,最后一路必然是以雷霆之勢絕滅我軍。”程昱現在也反應了過來。

  “哈哈哈。那就殺出去,就算前方一片荊棘,我曹孟德也一定要殺出去!”曹操大笑道,雖說被接連伏擊。身形狼狽,但是卻展現出了不同往昔的霸氣。

  “怕是不易,最后一路絕對是劉備手下最強的大將,也同樣會是劉備手下最能拿得出手的統帥,同樣兵力也是最強的,我等如今人困馬乏,前有以逸待勞的大量伏兵,后有奉命追擊的數萬步騎,我們除非能一擊鑿穿最后一路伏兵。否則的話只有死路一條!”程昱面色凝重地說道,隨后扭頭和荀攸對視一眼。

  “主公!我有一計,足以脫身而出!”荀攸對著程昱點了點頭。然后對著曹操說道。

  “公達且說!”曹操扭頭看向荀攸。

  “嘭!”程昱神色淡漠的一擊打中曹操的后腦勺直接將曹操打暈過去。

  “程昱你干什么!”曹操的親衛秦邵大吼著朝程昱撲去,身旁曹洪,曹純皆是飛身朝著程昱沖去。

  “今生死一線,唯有伯南能就救主公!”程昱言簡意賅的說道。

  秦邵一愣,隨后恍然大悟,未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扒下曹操的金甲。拿起曹操的倚天劍,騎上曹操的爪黃飛電。對著程昱一抱拳,“主公就靠二位照顧了。”

  曹洪,曹純也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朝著程昱還有荀攸一抱拳,“大兄就交給二位軍師了。”并且也明白為什么要打暈曹操了,棄軍而逃這件事必須要有人承擔,但是絕對不能是曹操!

  “不必多言,成與不成,還要看伯南的表現。”荀攸言簡意賅地說道,“沒有猜錯的話,最后一部兵馬必然是關云長所領,設計之人小心謹慎至此,必然要親手斬殺我主,而劉備治下認得我主的只有數人,而這數人,只有關云長與我主熟絡,能確保不會認錯人。”

  “子廉,子和還未到如此境地!我等且將兵馬分成兩撥,由我等阻敵,之后就靠公達了。”程昱看著荀攸說道,他從沒想到一直用精神天賦扮豬吃虎的荀攸有一天需要讓敵人將他們真當成豬才能逃出生天。

  “伯南到時就只能靠你了。”荀攸嘆了口氣說道。

  “軍師勿憂,我秦邵必會不負眾望,只是我有一子名曰秦真,還請在我此去之后多加照看。”秦邵穿著曹操那身金甲,配上那身紅色披風,手拿倚天劍,原本就和曹操極其相似的秦邵,瞬間就有了曹操九成神韻。

  “好,此次回去之后,我們兩人必會全力教導你的兒子,必讓其成才。”程昱應聲道。

  “多謝二位!”秦邵沒有施禮,一夾爪黃飛電,抽出倚天劍,“諸位將士前行五里,稍作歇息吞食干糧!”

  原本護衛曹操的親衛也分出一半跟隨著秦邵朝著前方跑去,同時大約有接近五千人也跟了上去。

  “子和,是生是死,就看這一次了,我們這一次的生死都壓在這一次的阻擊上面了,我們拼的越狠,給對方造成的壓力越大,給伯南創造時間越長,越能讓最后一路的伏兵的注意力集中在伯南身上,主公逃出生天的可能性才會越大!”程昱鄭重的說道,“最多有一炷香劉備軍就會追上我們停留在這里的部隊,讓我們賭一把!”

  “愿聽軍師指揮!”曹洪第一時間開口道,一晚上追襲已經狼狽不堪的他,在這個時候沒有絲毫猶豫。

  “既然如此那就翻身殺回!為伯南爭取時間!讓伯南吸引對方所有的注意力,我們以我的精神天賦為掩飾,以小部隊拖出戰斗,走豫州逃出生天!”荀攸盡力平靜著自己的語氣說道。

  “好!那就由我率軍阻敵,子和,二位軍師還有大兄交給你保護!”曹洪大吼一聲上馬帶著自己的親衛反身向著逃竄過來的方向殺到,“諸位與我死戰!”

  抱著必死的決心曹洪毫無懼色的攔住最先殺到的陳到,刀光霍霍朝著陳到腦袋招呼,絲毫不為陳到的攻擊所動,一時間氣勢暴漲,靠著云氣的壓制,還有一時血氣之勇,硬生生靠著大量的潰兵將陳到率領的少量步騎給壓制了下去。

  不過好景不長,剛剛逼退陳到,魏延也帶著自己的部曲殺了過來,兩相合力,頓時稍有起色的曹軍為之大敗,隨即連曹洪也是險象迭生。

  “給我閃開!”夏侯惇滿臉是血,暴虐的從魏延和陳到的背后領著百余殘軍殺了過來,趁機將曹洪救走,身后甘寧帶著少量兵卒也是狂追而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