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五章 讓我們開啟新的篇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既然如此主公還請將部隊分成前后兩隊,前隊夜襲,倘若失敗后隊也還可以進行救援,再不濟最多今夜的夜襲最多變成強襲。/頂/點/.3.”賈詡低著頭平靜的說道,曹操有準備的可能性是十成,但是要滅掉一個大敵只有兩個時機,初一開始出其不意,第二種就是一番戮戰拖死對方。

  可以說要是拖得話賈詡可以保證活下來的絕對是自己,這天下能跟他們泰山對耗的絕對不是曹孟德。

  問題是真要是拖下去,那就成了曹劉雙損便宜袁紹的局面了,畢竟兗州那個地方對于劉備來說占不了北方,先占兗州還不如不占!

  賈詡和別的謀臣也曾想過一個問題,那就是拼著重創直接將曹操干掉,兗州不占送給呂布,但是這一點最后還是被放棄掉了,不是眼光的問題,而是袁紹的問題。

  這一世不管承認不承認,袁紹自從界橋一戰展現出來的魄力讓天下人震撼,袁術都能因為呂布對袁家有恩而收留呂布,賈詡等人最擔心的就是袁紹拿出魄力直接允許呂布回并州老家,甚至給呂布創造機會回并州老家。

  這件事的可能性在賈詡等人看來不大,但是卻由于事情的危險性給掐滅了,畢竟真正發生了那種惡心的事情,漢室就可惜洗洗睡了!

  話說這是賈詡沒給陳曦說,要是給陳曦說的話,陳曦就會告訴賈詡,這件事發生的可能性在九成。

  別看191,192年天象不錯。荀彧,戲志才一計奪了人口兩百四十萬的南陽郡就能讓曹操崛起,但是從屠徐州那一年開始蝗災大旱凍災根本沒停。絕大多數的州郡都沒有了存糧!

  從這個時期開始奪什么州郡都不會有三年存糧,好吧,別說三年,三個月都是富碩的大郡了,從這個時候開始江山打爛了只要能到手就是勝利了……

  也就是說呂布無糧已經是必然了,這個時候不論袁紹是用糧讓呂布遷去并州,還是直接趁呂布無糧強取兗州。都會獲得兗州,沒有什么比袁家南北會師更重要。

  不管袁術和袁紹有多大仇,在這種中原就剩下一個劉備。其他都是袁家的情況下,袁家必滅劉備!

  至于袁術和袁紹在那種情況是否會以袁家為重,不管是賈詡等人對于人心的把握,還是歷史上袁術敗北攜玉璽逃往北方想要和袁紹匯合都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世家子真的是以家族為重。

  和歷史上的袁術和袁紹那種你崛起。我衰落,沒有多大會和必要不同,這一世二袁現在都擁有兩州多之地,并且還都在擴大,只要勝利會師,直接可以懾服南方數州之地,之后袁家將二袁的優勢一結合資源重新進行分配,整個袁家的實力絕對會大幅度飛升。

  接近八州之地。手握三個產糧地,三個產馬地的袁家(看清楚是袁家。不是袁紹或者袁術)不需要任何計謀就足夠將半年前和曹操大戰了一場沒恢復過來的劉備廢掉,甚至這個時間用不了一個月。

  究其原因就是呂布新占兗州絕對在今夏擋不住袁紹的一波攻擊,至于曹操時期有那堆能人撐著,田豐他們都數次建議抓住機會滅掉曹操,換成呂布,在現在這種會師成功基本等于天下易手的情況,袁家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勝利會師。

  一旦兗州落入袁紹手中,袁家必然第一時間收拾被自己全面包圍的劉備,隨后手握幽,冀,并,青,兗,徐,豫,揚,荊,交十州之地外加司隸大部,嘖嘖嘖,畫面美的簡直不忍直視。

  實際上賈詡也估計過如果能以極小損失干掉曹操,可能會以更快的速度終結亂世,擁有青徐,并且兵精糧足的劉備扛過攜八州之力的袁家第一波攻擊難度不算是太大,之后啟用陳曦一早準備的戰略,雄踞北方絕對不是問題,這么除了過程有些危險以外,貌似也不錯。

  不過這個過程的確有些太過危險了,搞不好玩漏了今年袁家就能手握十州,明年就能一統天下。

  這也是為什么賈詡明明有著收拾曹操的辦法卻沒敢用,因為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過隨后陳曦篤定這個時候滅掉曹操最好不過,出于對陳曦的信任,賈詡覺得以極小損失滅掉曹操,之后大戰袁家更快的終結亂世也是一個好事。

  正因為這樣賈詡決定在這里看情況滅掉曹操,計成幾乎無損的滅掉曹操,那就開啟歷史的新篇章,反正陳曦的意思是他能兜住;計若不成那就沒辦法了,偽裝信使給曹操送信,說兗州被奪,趕緊回去搶兗州,總之耗費大量戰斗力滅掉曹操這種事賈詡絕對不會做的。

  還好子川給軍隊定制的食物有效,這兩年不斷的喂食羊肝,豬肝,雞肝部隊里面大多數人晚上都能看到東西了。夜戰,勝負在此一舉,子揚,奉孝,文儒,曹操能扛多少招就看你們對于時機的把握了。賈詡深吸了一口氣想到。

  “如此也好,由我帶隊夜襲,你和子健作為后軍救援吧。”劉備直接做出了賈詡預估的選擇。

  “好的,主公一個時辰沒有結果,我和子健就會出兵營救。”賈詡低著頭說道,也許在劉備看來這種程度的以身犯險根本沒有什么,加之劉備身邊還有許褚和武安國保護,就算夜襲大敗,也會無恙,更何況在劉備看來未必會大敗。

  以身犯險啊,玄德公這次可真的會有些危險的,您可是白手起家的一方諸侯,拿出自己的氣魄,雖說我們肯定不會輸,但是我將最大的榮耀交于您之手,您的氣魄決定著這一場戰爭的走向!賈詡低著頭仔細的思慮著劉備的一舉一動。

  劉備下令全軍安歇,所有的將士都知道今夜必然會有一戰。于是在吃完午飯之后全部進營休息了。

  “公達,今夜劉玄德會來嗎?”曹操在自己的大帳之中轉來轉去,雖說他篤定劉玄德回來。但是在劉備越過濟水之后他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會來的,不管是劉玄德自身,還是手下的一眾謀臣為了之后的設計,今晚這一戰不可避免,我們能否以最小的損失擊敗劉備就看今夜。”荀攸神情木訥。

  “我想劉玄德一方也做好了強襲我軍的準備,不過這一次我們不但要以雷霆之勢擊潰夜襲軍,更重要的是全軍壓上。就算是損失數千人也要一擊拿下劉備的大寨,勝負必須在濟水之前分出。”荀攸淡淡的說道。

  “背水一戰嗎?”曹操皺著眉頭說道,“以劉玄德對于手下士卒的待遇。只要劉玄德拼死一戰,打出背水一戰的可能性很大,那個時候我們就被動了。”

  “沒什么的,要是在瀕臨濟水之后。真出現主公說的情況我們就退吧。夜間部隊混亂,我們兵多,后軍轉前軍,且戰且退之下花費不了多少功夫就能撤開,就算不能擊潰劉玄德,也能將之重創。”荀攸平靜的說道。

  對于劉備背靠濟水安營扎寨荀攸也有猜測,那種勝負在毫厘之間的戰斗最難把握,也許前一步己方還能將對方打的潰敗。但是到濟水之后,劉備軍絕地求生。爆發出求生意識,搞不好一個不小心就會翻盤。

  對于這種弄不好就會被翻盤的戰斗,荀攸寧可不打,對于他來說在濟水之前如果沒有解決掉劉備,那么今晚這一戰也就只能說是小勝一場。

  “也好,夜間之戰敵我不清,一旦到濟水直接撤去也好,不過就怕劉玄德會追擊。”曹操嘆了口氣說道。

  “那就在濟水不遠的地方留下一隊阻擊的部隊,一旦劉玄德冥頑不靈,迎頭痛擊。”荀攸冷冷地說道。

  “好,本就該如此,勝負就看今夜!倘若劉備有兵來援,到時候仲德就兵出彭城與我前后夾擊!”曹操對著程昱命令道。

  “喏!”程昱抱拳一禮,他可是能做將軍的謀士,煉氣成罡的武力可不是說笑的。

  “丹陽兵方面有沒有什么進展?”曹操換了一個話題詢問處理這件事的程昱。

  “雖說投降于我軍了,但是很明顯絕大多數丹陽兵的興致還有士氣都不是太高,到現在算是勉強投靠我軍的也才不到五千人。”程昱嘆了口氣說道,“要全部降服,大概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五千人就五千人,慢慢來吧。”曹操嘆了口氣說道。

隨著夕陽西沉,天色為之一暗,原本在曹軍情報中應該身處劉備軍營的張飛和魏延在郭嘉的帶領下率領著五千步騎悄悄的越過了濟水,李優帶著趙云,陳到也領著同樣的兵力趁著暮色跨過了黃河,隨后劉曄帶著甘寧和太史慈領著相同的人數越過了汳水,最后關羽帶著關平繞向了彭城郊外  “郭軍師,我們這是要去那里。”張飛將自己的酒壺遞給郭嘉,小聲的問道。

  “去終結掉曹操,此計最核心的地方在于背水一戰和將領之間的配合,賈文和想要一戰定勝負也只有我們幾人能把握好時機,至于背水,賈文和算準了對方絕對不愿意賭我們會翻盤這種事情,這么一來,這一戰最核心的地方就在于我們能不能做好配合。”郭嘉將張飛遞給的酒一口飲盡,少有鄭重地說道。

  曹孟德應該沒有出路了,可惜子川要去后方處理疫病,否則的話也不需要將云長固定在彭城郊外。另一邊李優默默地算計著方位命令趙云和陳到各自在黑夜中隱藏好自己的部隊。

  一騎一步,騎兵攔截步兵砍殺,背水結陣后接十面埋伏,除了白馬義從駐守的方向我們每一部兵馬還都是背靠江水,曹孟德就算是突出去也絕無可能逃出生天,唯一的生機在于擊敗背水一戰的主公,可惜曹孟德,荀公達,程仲德皆是世之奇才,絕對不會去在那個時候和主公對賭。

  劉曄看著天空中稀疏的星辰,還有那輪殘月。當真是一個殺人放火的好天氣。

  “今夜必滅曹孟德。”劉曄冷笑著說道。

  不是劉曄看不起曹操,而是真的看不出絲毫的活路了,十面埋伏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接連不斷的伏擊打的敵方無所適從。到最后兵不知將,將不知兵,只有敗亡一路可走,更何況賈詡選擇的這個地形很明顯就沒打算讓曹操逃出升天。

  賈詡合了地圖,緩緩地站起身來,以身為餌不過是笑話,兩萬泰山兵若是在四十里不到的路上被曹操打了一個潰敗。他也該抹脖子自殺了。

  賈詡只是想看看劉玄德氣魄罷了,這一戰,賈詡推演了六遍。沒有生路,除非天降隕石滅了十面埋伏當中至少兩路,否則的話就曹操那種被伏擊的全軍大亂的部隊,這徐州彭城便是他的葬身之地了。

  當夜子時。劉備以許褚為先鋒。領三千人前去劫寨,許褚揮舞著百余米烏黑的刀光砍在曹營之上,很明顯就差直說今夜只為強襲,隨后大吼著率領三千士卒順著豁口直接沖了進去,

  只見初一沖入曹軍大寨,左右就大軍殺出,好在賈詡前來之前就給許褚叮囑過了,因此也沒有多少驚慌。大刀揮起連斬數十人,撥馬護著劉備就要離開。不想只聽一通亂鼓夏侯兄弟左右殺至,許褚迎面架住夏侯惇,武安國半人大的鐵錘直接擋住朝著劉備射來的弓箭。

  “哈哈哈哈,遇到高手了。”刀槍相撞,夏侯惇握著長槍的手微微有些發麻,但是整個身體卻振奮異常。

  “看刀!”許褚大吼一聲朝著夏侯惇砍去,刀上烏黑的內氣吞吐不停。

  “休要暗箭傷人。”武安國揮舞著半人大的大錘對著夏侯淵的方向怒斥道。

  “武安國,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夏侯淵瞇著眼睛看著武安國,虎牢關單挑呂布都能活下來的頂級高手,沒想到居然出現在劉備軍中。

  “殺!”劉備并未有多少驚慌,再來之前他都做好了曹操有防御的思想準備,在被伏擊之后兇性大起,揮舞著雄劍在近衛的保護下砍殺著曹軍。

  “放箭!”曹操大笑著說道,“劉玄德你果然親自引兵來襲!給我拿下他!”

  “主公速退!”許褚一刀逼退夏侯惇,留武安國用兩個大錘擋住弓箭,自己護著劉備朝著營外撤去。

  劉備軍畢竟精銳程度遠強于曹操,再加之并未深入,沒花多長時間便脫離了曹營,而這個時候已經能聽到零零散散的馬蹄聲了。

  “援軍將至,諸位將士,殺!”劉備大笑道。

  彭城,一直站在城門樓上等待的程昱在聽到奔騰的馬蹄聲扭身朝著城下走去,彭城已經交給趙儼了,他要領軍出城,前后夾擊劉備,勝負就看今夜了。

  “殺!”華雄領著自己三千西涼鐵騎,以一種驚人的氣勢直接插入曹軍后方包圍劉備的大軍當中,霎時間人仰馬翻,隨后一個大甩西涼鐵騎像是切菜一般直接在曹操的包圍圈上開了一個大口子,西涼鐵騎強大的破壞力于這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

  “鋒矢,踏陣!”率領著西涼鐵騎如同割草一般踩踏這那些根本看不清怎么回事的曹軍,很快就和劉備匯合到一處。

  “主公,速速隨我殺出!”華雄與劉備回合之后,調動這西涼鐵騎的云氣,赤紅色的光焰瘋狂的朝著四方揮舞,直接將原本率兵攻上來的曹洪幾人逼退。

  “后軍轉前軍,撤!”劉備朝著傳令兵命令道,今夜的夜襲已經失敗了,剩下的就看賈詡所說的五路大軍滅敵于陣前是怎么回事了。

  “休要跑了劉備!”曹操大吼道,他已經看到程昱引燃了之前準備的淋了火油的木材,霎時間天光大亮。

  “哼!”華雄對于殺過來的程昱大軍完全沒有畏懼,雖說那領頭部隊朱紅色的云氣已經暴露了丹陽精兵,不過對于西涼鐵騎來說,天下沒有比其更具有沖擊力,破壞力的兵種了,歷史上任何敢于阻攔他們的部隊都被他們鑿穿碾成了齏粉。

  “給我鑿穿他們!”華雄暴吼一聲,三千西涼鐵騎化成一個個零零碎碎的鋒矢陣。直接朝著丹陽精兵撞去。

  瞬間數十名西涼鐵騎就此倒地,但是更多的是丹陽精兵直接被撞飛了出去,守衛在前方的大盾直接撞了一個粉碎。隨后在華雄的領導下,原本就沒有多少士氣的丹陽精兵直接被鑿穿了開來。

  “是西涼鐵騎!”丹陽精兵當年畢竟是和西涼鐵騎一同戰斗過,所以在初一接觸之后,參與過西涼之戰的丹陽兵全部大吼著閃開。

  話說這群人本身就對于曹軍沒有什么歸屬感,只是被程昱拉出來擴充軍勢,不想上手就遇到了華雄率領的西涼鐵騎。大漢朝能抵擋奔騰起來的西涼鐵騎的部隊只有西涼鐵騎本身,其他部隊敢擋路只能被碾死。

  子健。這一次不論如何都不要停,西涼鐵騎對于普通步兵來說可以說是天下最犀利的長矛,你要做的就是不管不顧的鑿穿正面的大軍。只有這樣才能讓對方的算計全部落空,這件事只有你能完成,就算關羽,張飛。趙云率領自己的本部都無法做到。

  華雄瘋狂的踐踏著正面的步卒。原本火紅色的云氣在瘋狂的碾壓之下也多了一抹血色。

  西涼鐵騎沒有白馬義從的速度靈活,沒有并州狼騎的全能,有的就是這無與倫比的沖擊力,西涼的高頭大馬帶著強大的沖擊力直接從程昱趕來救援的部隊正面碾了過去,讓荀攸所有的布置直接成了笑話。

  “主公,速走!”殺出一條血路,華雄也沒心思心疼這一次會有多少老兵戰死于此,對著身后的劉備一聲大吼。許褚自覺的率領虎衛為劉備斷后。

  眼睜睜的看著華雄率領著西涼鐵騎張揚霸氣的從正面鑿穿自己派去堵截的部隊,荀攸不由得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不過還未等他深思熟慮,曹操就帶著夏侯惇,夏侯淵等人全寨而出。

  “這西涼鐵騎……”程昱和荀攸追趕著曹操的時候,雙眼都有些凝重。

  “叔父的眼光不是我所能媲美的,果然牧守北方必須要有一支騎兵,而相比與白馬義從那種一沾就走的靈活機動的騎兵,純粹以暴力碾壓的西涼鐵騎對于敵方士氣的打擊,還有我方士氣的拔升實在是太大了。”荀攸嘆了口氣說道。

  在見證了三千西涼鐵騎鑿穿過萬步卒的舉動之后荀攸徹底倒向了他叔父那一邊,雖說過萬步卒當中有數千都是沒多少士氣耍滑頭的丹陽兵,但是不可否認西涼鐵騎的絕對的沖擊力。

  “好,這次擊潰劉玄德回轉兗州之后,我們就統一意見全力規勸主公。”程昱點了點頭。

  劉備一路逃竄,曹操率領大軍一路追趕,劉備大寨之中一場血戰直接破寨而出,那一刻曹軍可謂是士氣大盛,但是卻也未能拿下劉備,隨后一路追襲,奔赴到臨近濟水,都能聽到那巨大的轟鳴聲的時候,曹操還是沒有干掉劉備。

  眼見前無去路,劉備也顧及不上責備賈詡行事不密了,反身大吼道:“前無去路,諸位何不死戰!”

  眾將士聞言皆是翻身向前,許褚一馬當先,揮舞著大刀在云氣的籠罩之下力斬數十人,劉備軍奮力向前殺去,霎時間曹軍先頭部隊一陣大亂。

  曹操嘆了口氣,按照之前和荀攸商量好的步驟撤軍急回,背后劉備軍趁夜追襲,不過很快就被荀攸早早布置下來的斷后軍擋住。

  撤軍往回行走不過十里,左邊張飛,右邊魏延,兩軍沖出,對著曹軍就是一陣大殺,頓時趁夜撤軍的曹軍一陣大亂,曹操聚集夏侯兄弟,曹氏兄弟,保著荀攸程昱奮力殺出。

  血沖不過十里,又是一通鼓點,左邊趙云,右邊陳到,兩軍殺出,殺得曹軍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又行不過數里,太史慈并甘興霸左右率軍三千,對著殘存的曹軍一陣劫殺,殺的曹操那是膽戰心驚,悶頭朝著彭城沖去。

  “抓到曹操沒。”郭嘉象征性的詢問張飛和魏延。

  “曹操那個兔子跑得太快了,俺老張連個人都沒見。”張飛不滿地說道。

  “可有收獲?”李優對著趙云和陳到問道。

  “倒是見到了曹賊,不想被大軍攔下!”陳到嘆了口氣,一拍左手說道。

  “曹賊還沒死?”劉曄瞪著甘寧和太史慈說道。

  “倒是堵住了曹賊,不想夏侯兄弟拼死一戰我等二人卻也不曾拿下!”甘寧有些尷尬地說道,夏侯惇讓他廢掉了左眼居然都跑了,這讓他有些接受不能,對于甘寧來說,主要是夏侯惇直接將瞎了的那個眼睛摳下來吃了,把他給嚇住了,這種丟人的事情啊……

  “你們三個都沒做掉曹操?”賈詡破了斷后軍引兵追了上來,眼見三人訕訕的看著自己,頓時一臉的驚奇,“不應該啊,雖說中軍被堵了,他也吃了六波伏兵,部隊怎么可能還會有戰斗力?”

  “這么一說的話,我倒也覺得有些古怪。”李優皺著眉頭說道,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被接連伏擊了六波早就應該崩潰了,怎么可能還有有那么一點戰斗力。

  “曹孟德統兵不應該小看的,不過云長率領了最多的步騎駐守在彭城郊外,曹孟德也該死了。”劉曄想了想說道,“接下來我們就該和平接收徐州和青州了,糧食這次一點都不需要擔心了。”

  “開始留心袁家吧,沒了曹操,我一點都不看好呂布,袁家南北合一估計唯一一個能掙扎的也就公孫伯圭了,其他的瞬間都‘被投降’了吧。”郭嘉淡然地說道。

  全場一靜,良久之后賈詡開口說道,“冀州本就是北方精華,我們會更快的掃平天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