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三章 曹孟德悟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敵將潰敗,眾將士與我殺敵!”曹操大吼一聲,拎著倚天劍率領著預備隊一馬當先的殺了出去。()

  此言一出丹陽精兵士氣大泄,沒有主帥他們也能戰斗,但是主帥在戰斗中跑了戰斗給誰看啊,丹陽兵雖說具有所有精兵的素質,但是其本質依舊是雇傭兵,就算是陶謙雇傭了他們中大多數數年乃至十數年,他們的關系也只是雇傭,再加上曹豹克扣糧草,現在跑了,丹陽兵瞬間就沒有了戰斗的。

  下一刻丹陽兵的下層指揮做出了相同的決定,幾乎同時調動起云氣,朝著曹軍悍然發動了攻擊,然后趁著和曹軍脫離的瞬間直接緊縮陣型和曹軍拉開距離,快速的縮成一個盾兵在外,槍兵在內長槍架在大盾之上,弓箭手居中的圓陣,一副刺猬的蜷縮姿態,冷冷的和曹軍對峙。

  “主公勿要管著丹陽精銳,速速追擊曹豹,拿下他再言招降這些丹陽精兵。”程昱追了過來對著正在猶豫著是否要進行攻擊的曹操說道。

  “妙才給我將曹豹活捉來,其余人等,后撤十步。”曹操對著夏侯淵命令道。

  曹軍后撤的舉動讓丹陽軍之前緊繃的精神微微放松了一些,但是多年的戰斗經驗讓他們沒有對曹軍放松一點警惕,就那么持槍默默地的曹軍對峙。

  夏侯淵駕著馬朝著曹豹追去,也不知道曹豹是怎么想的,帶著自己曹家的親衛順著沂水的冰面朝著黃河的交匯處跑去。

  “哪里走!”夏侯淵遠遠的看見曹豹一行人就是一聲大吼。手中長槍光輝流轉,狠狠地朝著曹豹方向的冰面打出一道攻擊,瞬間沂水冰面就被這一擊炸開了一大片。而曹豹一行也因為冰面破碎慘叫著跌落到了江中。

  “給我起!”夏侯淵幾個跳躍直接出現在江面曹豹落水的地方,一槍刺下,直接將曹豹從冰冷的江水中挑了出來,“哈哈哈,捉到了一條大魚。”

  “好冷……”曹豹被夏侯淵拎在手上瑟瑟發抖的說道,“這位將軍,放過我。我乃徐州曹家家主,只要你放過我,我徐州曹家會感激不盡的。”

  被夏侯淵抓到的曹豹第一時間表明身份。希望夏侯淵能放過他,結果夏侯淵哈哈一笑,“曹豹你不愧是草包,居然不知道我是誰。廢話少說。大兄還等著我將你帶回去。”夏侯淵面色一冷直接將曹豹夾在自己的腋下幾個跳躍落到馬上,然后駕馬回轉。

  “大兄,曹豹我已經拿下。”夏侯淵將不知道是凍得瑟瑟發抖的曹豹還是嚇的瑟瑟發抖的曹豹丟到曹操面前,面帶得意地說道。

  “曹豹,告訴我,我父之事到底是怎么樣的。”曹操的倚天劍直接架在曹豹的脖子上,一臉冷厲的問道。

  “曹公,放過我啊。小的只是奉陶謙的命令命張闿護送曹老太爺,這一切都是陶謙的命令。與我無關啊,曹公明鑒,曹公明鑒。”曹豹現在一點都不顧及不上名士的風范,以腦叩地驚恐地說道。

  “曹豹,告訴我事情的真相,你徐州曹家還能留下活口,否則的話,你們家雞犬不留!”曹操壓抑著憤怒一腳將曹豹揣了一個四腳朝天,然后對著曹豹咆哮道,“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不說實話你徐州曹家雞犬不留!”

  曹豹對著曹操一個勁的叩首,不敢說出實情。

  “你不愿意說,那就讓我說,是你命令張闿劫殺了我父,是你打著我的名義屠殺徐州百姓,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打擊陶恭祖的威望,而后架空他。”曹操雙眼血紅的咆哮道,“你要打擊陶謙威望我不管,你要架空他也與我無關,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將我父卷入其中!你該死!”

  “曹公,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我可以幫你拿下徐州,我徐州曹家可以幫你拿下徐州,放過我!”曹豹驚慌失措的叫道,大聲的哀求著曹操,在死亡面前,以前特意保持的名士風范已經一掃而空!

  “你給我去死!”曹操像是瘋了一樣一劍朝著曹豹斬下,鋒利的倚天劍直接將曹豹斬成了兩節,隨后曹操像是發狂了一樣揮舞著倚天劍宣泄著自己心中的怒火還有自責,當著數萬人的面將曹豹直接剁成了碎片。

  良久之后曹操停手,仰天嚎啕大哭,他父親就因為這么一點小事被人所殺,而他也因為他父親的死屠殺了那么多無辜的百姓,現在將真正的兇手殺死在了面前,卻沒有絲毫報仇雪恨的解脫,徐州死去的人指認不了他的屠殺,不代表他就能心安理得的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霎時間曹操心灰意冷,他志在天下,從兵敗虎牢關,到回歸陳留,再到入主兗州,占潁川,奪南陽,他一直在為百姓而努力,屯田,剿匪,招賢納士一直努力著要將他的治下治理的更好,結果到頭來卻是如此的結果。

  “哈哈哈哈,天既無眼,那就讓我來做這雙眼睛,就算我做錯了,也比上天無動于衷要好,我曹孟德不求別人原諒,指責也罷,歌頌也罷,我曹孟德矢志不渝!”曹操仿佛想清楚了一樣,整個大腦一陣清明,原本的煩躁,原本的失落,原本的心灰意冷一掃而空。

  一瞬間曹操仿佛升華了一般,再無有絲毫的迷惘,緊跟在曹操身旁所有的人大腦都是一陣清明,程昱荀攸等人原本堅定的理念也像是清洗了一遍,變得更為明確。

  曹操邁步向前,看著丹陽兵說道,“放下武器投降我保你們無恙。”

  丹陽兵一陣竊竊私語,之前曹豹的表現他們都失望至極,更何況之前曹操的問話和曹豹的表現,全都在表明一件事,曹豹才是罪魁禍首,這讓丹陽兵原本就不滿的心理生出了幾分怨恨。

  丹陽兵本身是一種招錄自丹陽的雇傭性質的兵種,對于曹豹本身就沒有多少的認可,在加上之前曹豹的表現,還有那些話中表明的意思,讓丹陽兵不由得有一種他們實際上是在助紂為虐,畢竟徐州成為現在這種形勢更多的不就是因為曹豹的權力嗎?

  “我愿降。”不知道是誰第一個想通了丟下武器,丹陽兵接二連三的放下了武器,自此陶謙縱橫天下的丹陽精銳結束了陶謙手下的生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