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一章 說是草包都侮辱了草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備接到前方戰報的時候曹豹已經被殺了,三萬丹陽精兵九成以上都被曹操依靠著那個地形給俘虜了。

  看著情報上所寫的情況劉備就一個感覺說曹豹是草包都侮辱草包了,三萬丹陽精銳啊,陶恭祖的棺材本啊,直接就這么敗壞完了,連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

  且說那一日曹豹率領著三萬精銳直接傾巢而出,連戰連勝之下曹豹已經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對于曹操那就是一個蔑視,彭城的守備直接一空,被曹操臨走的時候派五百人占了都不知道。

  等到了沂水和黃河交匯的那個地方,卻沒有見到曹操的大軍,心中竊喜,以為曹操畏懼自己的軍事不敢前來,于是派人前去催促。

  果不其然曹操傳過來的情報讓曹豹大笑連連,果然是畏懼了他的軍勢,于是又發了一封催促信,各種嘲諷曹操,可惜前不久曹操被禰衡狠狠地打擊了一次,曹豹這種不痛不癢的斥責對于曹操來書就是一個笑話,曹操想都沒有想就打算繼續拖延。

  陰歷二月的陽光長時間照耀在身上也已經有些灼熱了,隨著時間越拖越久,縱使是丹陽精銳,心中也微微有些焦躁,而且隨著等待的時間加長,老兵不應該出現的臨戰之前的畏懼感也開始出現了。

  另一邊曹操和荀攸,程昱,曹洪,曹休等人烤著饅頭,時不時的望一下太陽,確定一下時間。

  程昱苦笑著看著曹操和荀攸。他沒有兩人那種氣度,曹操就是在拖,多拖一炷香。就多一分優勢,而荀攸則是在等太陽西斜,多一個刺眼的陽光,就多一個優勢。

  對于這曹操和荀攸兩個人來說,無所謂約戰時間和懼戰這些問題,只要擊敗了曹豹,現在做的事情就叫做計謀。要是失敗了,去的早晚都沒有意義。

  “主公,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應該啊。”程昱有些焦躁的說道。“這時間都過了,要是讓別人以為我們懼戰就不好了,我們還是趕緊出兵吧。”

  曹操隨意的從長槍上拔下一個烤饅頭遞給程昱,“嘗嘗。嘗嘗。這陳子川發明的饅頭的確不錯,便于保存,而且口感也不錯。”

  “主公。”程昱哭笑不得的接過饅頭,三下五除二將之吞了下去,還想要勸解的時候荀攸開口了,“主公沒有寫會戰時間的,到時候問起直說就行了,讓他們等著。等到天時地利人和全部在我們這邊再說。”

  “來來來,吃完飯消化一下。給先頭部隊都來上三碗酒,將人名字記好,死活都將錢糧五倍發放。”曹操頗有土豪氣質的說道。

  “喏。”一旁一個主薄將曹操說的話記載了下來。

  就這樣曹軍不但給加餐了早點還吃了午飯,消食了后又給每個士卒灌了一碗酒,給敢死隊灌了三碗,做完這一切之后曹操才整軍出發了。

  等曹操等的發狂的曹豹在見到曹軍前來之后駕車出陣指著曹操吼道,“曹孟德,你豈能如此無禮,姍姍來遲!”

  “我又沒有寫什么時候會戰,你來這么早干什么。”曹操冷笑著說道。

  “好好好,好你一個曹孟德,端的不為人子!”曹豹掏出戰書一看,還真沒有時間,頓時大怒,“怪不得你父親會被張闿殺死之后丟入糞池!活該如此!”

  曹操一愣,隨后須發皆張,“曹豹汝敢殺我父!曹休,曹洪,呂虔給我拿下曹豹!我要用他血祭我父!”

  曹操不笨,前一秒還只是發怒,但是下一秒就知道為什么自己找不到父親的尸骸,隨后瞬間就醒悟了此事必然和曹豹有關。

  曹豹也是一愣,他只是情急之下罵出了這句話,沒想到曹操瞬間就醒悟過來此事和他有關,頓時面色一黑,不再回話,心中發狠一定要在此做掉曹操,否則的話,他的徐州牧徹底沒有希望了。

  “全軍沖鋒!”曹豹撤回自己的大軍之后,第一時間就吼道,直接對于半天水米未進的丹陽老兵下達了命令。

  “給我殺!”曹休咆哮領著三千步兵直接從左翼朝著曹豹大軍沖了過去,血紅色云氣直接和丹陽精兵朱紅色的云氣纏繞在了一起,箭雨瘋狂的朝著對方射殺而去。

  “子廉,領敢死隊給我頂上去活捉曹豹!”曹操雙眼血紅的說道,他現在已經顧不上將敢死隊作為最后壓箱底的絕殺了,他要活捉曹豹。

  曹洪一把扯下自己的頭盔,然后大吼一聲帶著一千敢死隊朝著丹陽兵中軍曹豹的方向殺去,一刀斬殺一名百夫長,手下的死士毫不猶豫的朝著丹陽兵的槍陣撲去,抱著必死的決心直接在丹陽兵槍陣上破開了一道口子,然后在曹洪的率領下朝著曹豹的方向撲去。

  “快快快,快給我絞殺左邊那路部隊,左邊的韓啟趕緊給我擋住曹休!”曹豹眼見丹陽兵左翼和曹操左翼的曹休一個碰撞直接被鑿穿了很多層頓時一陣驚慌的瞎指揮道,扭頭又看到幾根床弩的弩矢直接釘穿了自己幾十米前的數人,頓時大呼小叫的要往后撤離。

  “快給我打掉那幾個床弩。”曹豹帶著帥旗一邊后撤一邊命丹陽兵沖鋒,原本靠著帥旗和號令雙向指揮的丹陽兵已經有些混亂了,但是多年的戰爭經驗讓他們穩住了自己的軍陣,奮力的堵截著曹軍的沖殺!

  “快往后退,沒看到敵方都要殺到我的面前了!”曹豹憤怒的對著給自己駕車的軍侯罵道,“速退,速退,左翼右翼像中間靠攏,給我解決掉這道直插進來的曹軍!”

  軍侯徐盛厭惡的看了一眼曹豹,并沒有撤退,低著頭抱拳對著曹豹說道,“將軍,我建議我們不要撤退,中軍應該是故意放他們進來,進行分割蠶食的,如果我們繼續后撤,大軍會出現不穩。”

  “滾,你是統帥,還是我是統帥!”曹豹眼見曹洪都快要殺到距離自己不到一百五十步處再也忍受不住,那個距離就算被壓制了內氣也足夠用弓箭要了自己的命。

  眼見曹洪搭弓射箭,曹豹再也無法忍受,直接一腳將徐盛踹下車轅,然后自己駕著戰車往后撤去,和曹洪拉開距離。

  “嘭!”一聲輕響,駕著戰車正在往后撤離的曹豹身旁的親衛有一人中箭落馬,頓時曹豹再也相信軍中有安全地方的說法,一邊慘叫,一邊瘋狂的駕著戰車朝著后方跑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