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擊必殺的謀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目送劉曄等人離開,陳曦也是長舒了一口氣,這群人最大的優勢就是智慧,謀略,但是正因為智略超人一等他們的眼光還有思維都不可能簡簡單單的跟在陳曦背后做應聲蟲,他們都有自己的大腦,他們每一個都足夠坐鎮一方。

  一直以為我所選拔出來的這些人才是完美拼盤,現在想想,智慧,眼光,大勢,謀略,政略,軍略這些方面絕對不會弱于任何一個諸侯,可惜還少了一拼板。陳曦無奈的想到。

  不論是郭嘉的心性,還是賈詡的明哲保身,亦或是劉曄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再或者魯肅的老好人,李優的歷經風霜,都導致了一個結果,這群人絕對不會直諫!

  就像這一次這群人沒一個開口勸說劉備不要伐曹操,但是結果就成了現在這樣,要是沒有了陳曦,伐曹操這件事已經擱置了,全成了陳宮,呂布,李榷,袁術這些人的事情了。

  這一點陳曦敢保證,賈詡他們絕對聯系好了,李榷可能不敢保證,但是呂布和袁術絕對足夠讓曹操感覺到人生的大起大落是如此的酸爽。

  這群人有太多的辦法讓劉備不知不覺改變主意,甚至于連劉備自己都注意不到,死諫這群人沒一個能做出來的,全部都是覺得劉備錯了,那回頭就自己想[長][風]文學ww.cwx.nt辦法將劉備掰到正道上,打死都不會進行直諫。

  貌似我需要一個像田豐,魏征那種剛而犯上的角色。不過這屬性的人物不多啊,首先要智力夠高,第二點性子要夠古板。還要有遠見。陳曦想了想這些屬性,最后愣是沒想到符合這些屬性的人物。

  唉,玄德公治下全都是一群滑頭,包括我在內沒有一個愿意直諫的,全都抱著自己意見和玄德公沖突了,那就先隱藏自己的意見,回頭慢慢的矯正玄德公。簡直無奈了。陳曦無語的想到。

  賈詡看著地圖,曹軍的軍勢和劉備的軍勢浮上心頭,不斷的對比著雙方的實力。很快就將整體的謀劃做了出來,“不過如此做的話,稍不留神就會闖出大禍,主公能認可嗎?”

  抱著這個想法。賈詡拎著地圖到了劉備那里。“主公。”

  “文和,深夜來此可有要事?”劉備將論語合上看著賈詡問道,對于自己手下諸人之前的隱瞞還有引導,劉備初時確實是憤怒非常,但是在陳曦將整件事和盤托出之后劉備也消氣了,畢竟賈詡的謀劃雖說有些不近人情,但確實是為了他的霸業所謀劃。

  “主公請看。”賈詡將地圖擺在了幾案上,指著上面濟水和黃河交匯的彭城將自己的計謀和盤托出。

  劉備聽完幾乎沒有猶豫。直接點頭,“就如此來辦。我相信仲康一定能保證我的安全的。”

  “主公安心,褚必然會保護好主公。”許褚宏亮的聲音傳進了大帳。

“既然如此,還請主公倒時多加小心,此一計定然決出勝負。”賈詡嘆了口氣說道,他不喜歡弄險,但是他更不喜歡破壞計劃,原本的計劃都快要啟動了,要是因為這一次損兵過多,拖累了整個戰略那簡直就是悲劇了,再說他們之前都商量好了,將曹操放回去和袁術,呂布他們狗咬狗,現在這么做,唉  正因為這樣賈詡想都沒多想就準備一次性解決戰斗,不管曹操有多少精兵,有多少強將,一次性直接移滅,他深信自己的的謀劃不會有錯漏的。

  “哈哈哈,文和不需要如此,有什么可擔心的。”劉備大笑道,“想當初黃巾之亂比這危險的多的事情我都經歷過,現在有仲康和安國守衛,吾有何懼?更何況我深信文和之智,曹賊必敗!”

  “詡惶恐。”賈詡低著頭說道,只要劉備膽色依舊,一次性終結曹操的可能性基本可以達到九成。

  “不必如此,文和以后有什么謀劃就直說吧,就算不符合我的心性也不必擔心會因言獲罪,我劉備這一點還是可以保證的,如果我做錯了,就算是被人指著鼻子大罵,我也會先承認錯誤,所以文和不必擔心我會因為政見不合而罪責你等。”劉備嘆了口氣說道,陳曦這一次給劉備將幾人的心性都點明了。

  “主公胸懷寬廣,自是不會與我等見教,乃是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賈詡低著頭回道。

  “唉,到時候你和我一路吧,子川對于更擅長政務,雖說軍務也不差,但是畢竟有數十萬百姓需要安置。”劉備眼見賈詡低頭也不好再說什么。

  “主公放心。”賈詡低頭說道。

  另一邊曹操也在和荀攸,程昱商量著次日該如何對付曹豹,對于曹操來講丹陽老兵的精銳程度讓他有些眼熱,這才是為什么曹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示敵以弱。

  “主公,其實要打敗丹陽精銳,最正確的方法不是由我們去擊敗,而是由丹陽精銳自己擊敗自己。”荀攸木訥的說道。

  “公達所言有理,劉玄德的檄文已經傳遍天下,我們雖有之前一系列的措施,但是到現在道義上也已經落入了下風,這還是因為袁本初幫我們壓住了陳孔璋的檄文,不過饒是如此禰正平的檄文也不好應付。”程昱頭疼的說道,“劉玄德在戰書之中將自己的憤怒表現的淋漓盡致,我們和泰山這一戰閃不開了。”

  程昱等人雖說不是看不起那些舞文弄墨的名士,但是卻也從來沒真的將其擺在一個高位之上,但是在見到禰正平那張能將人氣的怒火攻心的檄文,程昱就明白了一點,這個世界什么東西都有用對地方的時候。

  正因為見識了禰衡的檄文,所以到現在荀攸對于袁紹的反應略微有些感激,若非他將陳琳的檄文扣下,這次曹操的名氣就算是徹底臭了。

  陳琳那張檄文最恐怖的地方在于沒有一個臟字,盡顯名士風度,這張要是傳出去,很多閑的無聊的世家會仔細研究一下曹操在徐州干了什么的。

  如此一來血洗徐州這件事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蓋住了,世家沒有傻子,調查不出來準確的屠殺數據,但是弄出一個預估值絕對沒有。

  至于禰衡那張罵街的檄文,雖說將人氣的怒火攻心,但是多數世家看來就成了敵人之間的相互抹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