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七章 根本性問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原本陳曦將徐州之事挑明之后,以劉備的對于百姓的正常作風,和曹操不死不休已經成了必然,可惜陳曦猜對了開頭,卻沒有猜對過程,至于滅掉曹操的這個結果已經朝著別的路上拐去了,這種事情陳曦豈能讓其發生!

  就連陳曦都不得不承認曹操造勢是一步好棋,就跟他之前命令劉琰做的事情一樣,不過陳琳和禰衡雖說文筆犀利,卻也很難證明曹操真的殺了那么多人,他們能傳播的只有曹操確實進行了屠殺,讓天下諸侯產生共鳴。=頂=點=小說=

  死人無法指證,這就堵死了統計的可能,曹操只要一口咬定自己只屠殺了一個里,其他的都是別的勢力做的,而且還有實打實的證據,不說將曹操洗的干干凈凈,至少對于諸侯來講這件事曹操算是揭過了。

  甚至于之前陳琳和禰衡的檄文也成了敵人之間互相潑臟水,根本說不清了。

  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對于陳曦來講就算是曹操成功洗白,如果劉備下定決心要滅了曹操,那也不過是一個時間問題,現在中原諸侯實打實能和劉備來上一戰的只有袁紹和董卓余孽,曹操拖不起!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劉備動搖了,或者說整個劉備手下的謀士除了陳曦以外都對于剿滅曹操不感冒,這也是為什么賈詡的分析上很明顯有偏袒曹操的地方,因為賈詡他們不想打曹操,因為不劃算!

  對于賈詡等人來說。曹操的確是一個威脅,但是對于整個劉備勢力來講冀州袁紹才是最大的威脅,在沒有擊敗袁紹之前。賈詡等人不建議毀壞自身的戰略,更不建議將潛在的盟友曹操逼向袁紹。

  基于這些思維,明眼人幾乎都能看到曹操手上所沾染的血腥,賈詡卻誘導性的提起闕宣等人,為曹操在劉備這里轉移注意力,而且其他人也都附和,的確屠殺數量沒有辦法統計。但是不代表這群人沒有一個預估值!

  可現在的情況就是,從賈詡到郭嘉,再到劉曄。李優沒有一個人說出預估值,都只是提起曹操在賑災,在絞殺那些屠殺百姓的暴徒,讓原本就覺得曹操應該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劉備又一次升起了希望。

  要是不清楚歷史上的曹操。陳曦估計也會覺得賈詡等人的做法很有道理。但是知道曹操的為人,陳曦絕對不會放過這一次機會,放虎歸山絕對不可取。

  “曹賊!”下一刻大腦清醒的劉備瞬間雙目血紅,“賈文和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劉備冰冷的眼神看著賈詡,“告訴我實情!”

  “之前所說的的確是實情,至于曹軍屠殺人數,并沒有實際的數據,這一方面無法統計。”賈詡面色平靜的說道。對于劉備的憤怒絲毫不在意。

  頓時劉備面色鐵青,他不是笨人。自然明白賈詡華中的意思,無法統計,好一個無法統計!

  一掌拍碎整個幾案,劉備直接轉身離開。

  劉備離開之后整個府衙直接冷場了,過了一會兒,陳曦輕咳了兩下,“準備一下吧,我們要滅掉曹孟德了。”

  “子川,你到底鬧那樣!”劉曄嘆了口氣說道,在場剩下幾人也是一臉苦澀的看著陳曦,在他們看來徐州這次最應該做的不是消耗兵力斬殺曹操,而是提高民望,以便于到時候能平穩的接收徐州。

  “我要滅掉曹孟德,他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陳曦平靜的說道。

  “小不忍則亂大謀!”李優苦笑著說道,雖說之前的時候他一直沒有說話,但是他心里明的和鏡子一樣,所有的事情都清楚非常,而且他也畢竟認同賈詡等人保守的做法,現在不是和曹操大戰一場,讓袁紹放心的時間。

  “這不是小事,這件事已經夠大了,很快就會傳檄天下了,不管別人信不信,血屠徐州這件事都會傳遍天下,這是最好的一個滅掉曹操的時機,錯過了這一次,下一次不敢保證還有沒有如此的機會。”陳曦毫不動搖的說道,他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么時候比這個時候更適合滅掉曹操了,而且還是為民除害!

  “子川,給一個理由。”郭嘉言簡意賅的說道。

  “曹孟德的潛力遠大于袁本初,我不想給我們創造一個大敵,以后花費更多的精力去處理。”陳曦看著幾人說道,“平心而論吧,沒有徐州這件事,你們對于曹孟德是如何評價的?”

  幾人對視了一眼,皆是默默地點頭,不可否認曹操的確是一位雄主。

  “但這不是你要在這里擊殺他的原因,曹孟德手下的曹軍我仔細了解過,戰斗力并不弱,一旦開戰,我們雖說只要拖下去就能穩贏,但是變數太大了,檄文那件事攪合到這種程度,袁本初已經有了救場的資格。”賈詡不滿地說道,在他看來潛力和實力根本毫無關聯,他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是袁本初!

  “對,這潭水已經攪渾了,我們的檄文的確能傳遍天下,可問題是一旦開戰那我們的檄文效果就會大減,這場原本站在道義最高頂端的斥責就成了笑話,在別的勢力看來,我們和曹操不過是在抹黑敵人罷了。”郭嘉也附和道,這里面最大的問題就在于這一點,一旦開戰之前檄文就成了玩笑。

  “……這倒是我大意了,檄文這件事先擱在一邊吧,這件事被曹孟德這么一整,到時候袁紹的確有了出兵援助曹孟德的底氣,我們確實沒在道義的最頂峰了,就算有陶恭祖作證怕也不會討得好。”陳曦捏著眉心一臉陰郁的說道,曹孟德的大量人證才是最大的麻煩。

  “更重要的是打曹孟德根本沒有什么實際價值,只能讓袁本初撿便宜,據我估計,現在屠殺這件事被抹成這樣,我們就算到時候重創了曹軍,想要滅掉曹操也不大可能,袁本初絕對樂意接手,等于說我們有很大的可能性將一個潛在盟友逼到袁本初那邊。”李優嘆了口氣說道,“這件事鬧到這種程度,最大的麻煩就是沒有一個諸侯,包括陶恭祖在內都無法證明曹操殺了多少人。”

  “我們能證明啊!”陳曦冷笑著說道,“曹孟德的做法不正是教我們怎么做的嗎?他能拿出證據證明那十萬人不是他殺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