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五章 豈能讓你曹操如此忽悠過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劉備一陣沉默,“既然如此將此事于陶公述清,并且將曹豹的質問信一起送往下邳,并且告訴陶公我不會干涉徐州其他事物,擊殺曹孟德之后我將退回泰山。[]”

  “喏。”李優平靜的說道,玄德公也注意到了陶恭祖和他的隔閡了,沒辦法,人世頗多無奈。

  “既然如此繼續從泰山調集物資,就地安營扎寨,收納流民,以郯縣為中心建造居所。云長,翼德,興霸,子健,各自領兵三千,于四方對屠殺徐州百姓的暴徒進行絞殺。”劉備既然下達了命令也就不再顧及這是否是在挑釁徐州的本土。

  “喏。”關羽等人起身對著劉備一禮,然后也都退出郯縣府衙,準備各自領兵去斬殺暴徒,收攏流民。

  “子川,你說曹孟德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嗎?”只留下幾個謀臣之后劉備面帶迷惘的看著幾個文臣問道。

  “不知道,但是以曹操為人宣泄了胸中怒火也會停手,畢竟他也算是心性堅定之人,不會真的為了殺戮而殺戮。”陳曦低著頭說道,對于曹操他有些琢磨不準。

  “怕是沒有這么簡單。”郭嘉最近一段時間被看得很緊,酒不準喝了,美女不準碰了,五石散直接被沒收了,按照郭嘉自己的說法,活的連狗都不如了,不過很明顯精神好了很多。

  “說來聽聽,我也懷疑這里面有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可惜到現在為止。文和沒有收到任何線報。”陳曦看著身型消瘦,但是兩眼炯炯有神的郭嘉說道。

  “我們有徐州的情報,而且是準確情報。那就是陶恭祖欲送徐州給曹孟德,而曹孟德屠了徐州,這件事自然作廢了。”郭嘉說這話的時候冷笑連連。

  “更為重要的一點我們可以確定曹孟德并不知道陶恭祖對于自己的態度,否則的話只需要遣使質問,雙方一對峙,以陶恭祖的現在得思維方式,必然會放開徐州。直接交給曹操,至于現在的話,我有把握保證曹孟德已經從其他渠道獲得了這個消息。而且是準確消息。”郭嘉面色平靜地說道,這個消息是他猜測出來的,但是結合現在曹操的情況,可以說是十之七八。

  劉曄瞬間走神。隔了好久之后站起身來說道。“我可能明白曹孟德想法了,奉孝說的有理,曹孟德現在有很大可能得知了那個消息,而他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在挽回這件事,原本以曹孟德心性就算是宣泄了心中怒火,也只會當作沒看到百姓,不可能進行賑災的。”

  “對,賑災。這件事對于曹孟德來說太過詭異了,不是看不起曹孟德。按照他的心性應該不會對于這些之前的仇人賑災,最應該的舉動應該是驅趕。”賈詡接過話茬說道,隨后面色一黑,郭嘉一眾謀士看到賈詡的面色,仿佛醒悟了一樣,皆是面有慍色。

  “怎么了,子川。”劉備一臉不解的看著手下一干謀士,隨后點名道。

  “曹孟德可能想將此事扣到我們頭上,而且曹孟德真的有陶恭祖要將徐州送于自己的證據,那么一旦陶謙故去,我們就被動了。”陳曦苦笑著說道,“當然這個是我的猜測,畢竟百姓知道的實在是太少,曹孟德此舉足夠將整件事遮掩過去,而且正如文和所掌握的情報一樣,曹孟德現在也知道了有人推波助瀾。”

  “扣到我們頭上不至于,除非我們現在去見陶公,并且陶公送徐州于我們,而且隨后便去世了。”郭嘉打開扇子遮住面上冰冷的笑意,“雖說看似不現實,但是如果真的到了徐州,這件事很有可能發生,不管是曹操還是徐州本土世家都有極大可能促成此事。”

  “那就洗不清了。”劉曄一臉無語的說道,“只要那個時候曹孟德能拿出真憑實據,再加上現在收攏民心的舉動,我們就不是被動了,而是悲劇了,所以在沒有掌握曹孟德到底是如何獲得消息之前,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和陶恭祖接觸了,一旦出了意外,那真就麻煩大了!”

  “這是誰出的計謀啊,這么陰損。”陳曦皺著眉頭說道,“信息不透明導致的百姓很難真的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甚至于我們對于曹孟德屠殺這件事也只能以猜測為準,畢竟我們也沒有證據能證明曹孟德到底屠殺了多少人,最過分的是其中還有別的勢力也在進行屠殺。”

  “遣使質問曹孟德吧,就當是戰書了,不管如何徐州百姓流離失所的確是是他導致的,賑災與否也不過是在贖罪罷了,雖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是不代表知錯改錯就是沒有錯,如果那樣的話要法律,要軍隊干什么?”劉備拍板說道。

  看得出來和之前鬧著一定要滅掉曹操的顛狂比起來,現在的劉備已經冷靜了很多,在劉備的想象當中曹孟德可能的確進行了屠殺,但也不過是泄一時之憤,畢竟在劉備的記憶中曹操還是那個虎牢關下為了天下蒼生,為了天子甘愿孤身犯險,追襲董卓的曹孟德。

  “也好,主公說的有理,遣使質問吧,我們大軍抵達東海這么長時間駐足不前的消息曹孟德肯定是收到了,也沒有必要為一時之憤失了風度。”賈文和開口道。

  “玄德公,在遣使質問曹孟德之前我覺得還是先讓玄德公清楚一點。”陳曦有些頭疼的說道。

  貌似劉備以為曹孟德只殺了千八百人,準備質問一下曹操,只要曹操給一個交代,愿意收拾殘局,這件事劉備也就準備揭過。

  畢竟曹操在兗州等地這么長時間的努力,確實也證明了自己是能臣一員,并且不同于袁紹,袁術的狼子野心,劉備的記憶還停留在虎牢關下志同道合,相約匡扶漢室的曹孟德身上,而且就現在的表現而言曹操也確實是知錯改錯了,劉備雖說嘴上說的很兇,但是口氣已經軟了很多。

  劉備希望曹操能做出更大的功績,和他一樣為匡扶漢室所努力,所以打算遷就一下曹操。

  至于劉備心中逝去的那千八百人,只要曹操給出活人適合的安排,劉備可以當作沒看到,曹操畢竟是在報父仇,父仇啊,這是一個殺人都能合理遮掩的借口,而且這個借口在以孝治天下的漢朝已經用了四百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