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四章 亂世人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子川,我們現在已經收攏了多少的流民了。..”劉備坐在郯縣縣城之中看著手下的一干文武問道。

  原本陳曦應該獨領一部兵馬,不過還沒出泰山,徐州傳來的情報就成了需要物資而不是需要人馬,畢竟到達徐州之后劉備就發現比之干掉曹操更重要的是怎么讓這群遭了兵禍,背井離鄉的百姓能恢復安寧的生活。

  “三十多萬。”陳曦嘆了口氣說道,“所需要的物資已經確定明日就能送達。”

  曹豹的確不是好玩意,而且自我感覺良好,不代表徐州其他人腦子也不好,比方說東海相薛衍對于劉備的到來那就是舉雙手歡迎,而且劉備說開倉放糧那就開倉放糧,毫不猶豫的選擇抱劉備大腿。

  “只有三十多萬嗎?不應該啊,徐州北部應該有接近百萬的人口,因為屠城背井離鄉的百姓不應該只有這么一點。”劉備說這話的時候面色有些陰郁,生怕陳曦給爆出一個其他的都被曹操殺了什么的話,那樣的話,劉備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不管不顧直接出兵攻打曹操。

  “并非主公所想的那樣,曹孟德也在收攏流民,進行賑災。”賈詡嘆了口氣說道,對于曹操現在做的事情賈詡只能說一句不愧是奸雄,這么混淆視線之下,就算他們知道曹孟德的確進行了屠殺,也沒有實質性證據。

  “嗯?”劉備直接愣住了,“文和。你再說一遍。”

  “曹孟德也在進行賑災,并且也在絞殺屠殺徐州百姓的暴徒,其中夏侯元讓已經做掉了其中第二大股屠殺勢力。號‘天子’的闕宣。”賈詡重復了一遍。

  此話一出整個郯縣府衙一陣竊竊私語,皆是不信。

  “此前不是有情報言是曹操大肆屠殺徐州百姓嗎?并且我們也絞殺了不少這種團體。”趙云第一時間起身問道,他在徐州殺曹軍殺得手軟,結果現在告訴他殺錯人了,趙云豈能甘休?

  “就我們調查的情況看來,現在進行屠殺的已經不再是曹軍了,而是徐州本土的某些勢力。大概是想借勢而起,至于曹孟德初期參與了屠殺是必然的,不過到底有多少人真的是曹操動手的。這個沒有準確的數據。”賈詡無奈地說道,鑒于情報所需的準確性,那種純粹靠猜測的數據他還是不準備拿出來了。

  對于這一方面,陳曦也有過估計。但是到底殺了多少人他還真不知道。至于情報,就現在這種情報組織,沒有照相機,錄像機,而且是在這種多個勢力互相博弈的情況下,能確保曹操的確進行了屠殺已經是不容易了,至于殺了多少人,那可真就不容易確定了。

  “文和。這次屠殺有徐州本土哪些勢力參加了。”劉備將話題從曹操身上扯開,詢問了另一個問題。對于曹操的做法并沒有評價。

  “現在已經明確的有兩股,一股是闕宣,另一股是笮融,闕宣的目的很明確,純粹是借機打擊陶公聲望,以便于達到自己上位,至于笮融,貌似只是在借此機會搜刮財富。”賈詡淡然地說道,“其中笮融勢力龐大,有兵過萬,馬三千,已經肆虐了好幾個郡縣了。”

  “賊子安敢如此!”劉備一拍幾案憤怒地說道。

  “云,愿為主公分憂。”一身冷厲的趙云走出座位。

  原本性子溫和的趙云隨著瘋狂的廝殺現在整個人都變得冷厲了起來,一步踏出,其他原本想要接過此事的部將全部縮回了自己的動作。

  “白馬義從來去如風,此事交給子龍倒是非常的適合,給我將笮融的腦袋提來。”劉備一臉冰冷的說道,自從見證了徐州的慘狀,以仁德著稱的劉備也表現出了自己威嚴霸道的一面,對于這些屠殺的人他絕對不會留情。

  “喏!”趙云躬身一禮,然后直接從府衙之中退了出去,準備點兵去襲殺笮融。

  “主公,接下來的是我的猜測,因為證據不足。”賈詡目送趙云離開之后開口說道。

  “說。”劉備點頭。

  賈詡將對于曹豹的分析全面交代了一遍,劉備聽完之后面沉入水,“文和,你有幾成把握此事真是如此。”

  “七成。”賈詡默默的說道。

  “夠了,我來徐州就是殺人的,不管是偽裝成曹軍的暴徒,亦或是打著曹軍旗號的闕宣,笮融等人,他們都是我要殺死的對象,至于你說的曹豹,別說是七成,就算是一成,他也該死了!沒有理由的殺戮者必須死!”劉備雙眼冰寒的看著賈詡,完全沒有掩飾的在眾人面前說出了和以前完全不同風格的話。

  “本該如此,事關數十萬百姓,不能證明自己無罪,那就是有罪,小事我們可以仔細去思考,去探查,但是這種時候,快刀斬亂麻就夠了!”陳曦也是一臉冷意地說道,對于這種推波助瀾的家伙他再恨不過了。

  “我建議直接對于徐州百姓進行就地安置,重新建造他們的居住地。”陳曦說完之后也不想在那種事情上面多談,轉而提及另一件事。

  “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劉備一聽這話原本積蓄起來的威嚴瞬間消耗殆盡,對于他來說這種事情同樣不符合他的準則。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短時間之內騰出手來對付曹孟德,相對于闕宣,笮融那種我們隨便派一個人就能消滅的勢力,曹孟德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繼續在在徐州流民方面拖延下去,除非施行軍管,否則我們根本無法騰出手來應對曹孟德。”陳曦鄭重地說道。

  “還請主公三思,子川所說雖然不甚完全,但事實上也相差不多,三十多萬閑散流民,如果不加以組織的話,我們只能像之前半個月一樣被拖在東海。”劉曄起身說道,之前半個月他們就是那么浪費的,雖說其中也確實有劉曄想坐山觀虎斗的意思在里面。

  “玄德公,我們和曹孟德不同的一點在于,我們不是賑災,我們是救援,我們直接保證對方在我們離開之后依舊能能活下去,而不是吃一頓飽飯這么簡單,所以對于曹孟德來說建一個施粥棚就能解決的事情,對于我們來說需要具體到對方的衣食住行。”李優也是嘆了口氣說道。

  劉備的做法讓李優不知道該說什么,但是卻也清楚的明白這便是劉備的誓約當中善待天下萬民的仁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