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二章 這件事就這樣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操帶著瘋狂的恨意打開了信封,不過一息之間曹操手上的信件就從曹操的指尖滑落,而曹操自己也仰面而倒,氣急攻心,承受不了這么大的刺激,直接倒了。

  “主公!傳軍醫!”程昱眼見曹操仰面而倒大吃一驚趕緊沖上去將曹操扶住,而視線不由自主的朝著那封跌落在地面上的信件掃去,那一眼之后,程昱整個瞳孔直接縮成了一個小點。

  陶恭祖要贈徐州于主公?程昱腦海被這么幾個大字攪得是天翻地覆,很多事情瞬間就明白了過來,好一個徐州世家,好一個徐州世家!霎時間程昱怒發沖冠。

  一番七手八腳的救治之后曹操悠悠轉醒,不過那神色仿佛像是蒼老了好幾歲一般,擺了擺手讓其他人出去,就讓程昱留在帳中。

  “仲德,那封信你看到了吧。”曹操望著軍帳的頂部。

  程昱低著頭沒有回話,他很后悔當時沒有去勸告曹操應該去遣使責問徐州之后再行出兵。

  “主公勿要如此。”程昱干巴巴的說道,這個時候都知道這事情跟陶謙半文錢關系都沒有,那他們之前做了什么,如此機遇居然因為憤怒毀于一旦。

  “諸侯有九德,寬宏大量而又嚴肅恭謹,性情溫和而又有主見,態度謙虛而又莊重嚴肅,具有才干而又辦事認真,善于聽取別人意見而又剛毅果斷,行為正直而又態度溫和。直率曠達而又注重小節,剛正不阿而又腳踏實地,堅強勇敢而又合符道義!”曹操默默地念起了當初陳宮規勸他的話。

  程昱低頭不語。曹操沒說一句承認錯誤的話,但是這個時候開口說陳宮的言語,那就說明曹操真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只是礙于人主身份不愿張口罷了。

  “主公,為今之計還請振作,我們需要找到真正的兇手,為老太爺報仇雪恨。”程昱低頭恭順的說道。

  “將信交給公達。告訴他諸侯有九德,吾當鑒之,還請諸位勿要顧及我的身份。”曹操將信件交給程昱平靜的說道。“此信就到此為止,告訴公達即可,他知道該怎么處理,文若、志才、公臺他們大概對于我很失望吧。”

  “傳夏侯元讓。夏侯妙才進來!”曹操躺在床上示意程昱離開。便命軍士將夏侯淵和夏侯惇進來。

  “大兄,伯父信中說了何事,為何您為之神傷至此。”夏侯淵對著曹操行了半禮,之后就穿著鎧甲走到曹操的身旁有些擔憂的問道。

  “陶恭祖原本是想贈徐州于我,不想有人從中作梗,導致我怒火中燒之下殘害了如此多百姓,即日起停止對于徐州的屠殺,有人敢繼續屠殺。斬!”曹孟德眼中閃過一抹冷光,知錯就改。雖說他從來不會在人前承認錯誤。

  “什么!”夏侯惇直接愣住了,“是誰敢如此!”

  “別管那些了,去執行命令吧,此事不要外傳,你二人知道即可。”曹操擺了擺手說道。

  夏侯兄弟離開之后,荀攸和程昱聯袂而來,“主公。”

  “公達,我們該怎么處理這件事?”曹操想都沒想就開口詢問荀攸。

  “只此一次。”荀攸看著曹操問道。

  “陳公臺所言有理。”曹操嘆了口氣坐起身來,雙眼堅定的看著荀攸說道。

  “此事易也。”荀攸平靜的說道,他沒有荀彧那種堅定的信仰,他更像是一個純粹的謀臣,不過他也有自己的操守,曹操話說到那種程度,荀攸也覺得對于一個主公來說已經足夠了,知錯,改錯就好了。

  “現在徐州諸縣一片混亂,雖說大部分是我軍造成的,但是只要我軍停手,接下來一邊斬殺屠殺百姓的暴徒,還有四方為禍的盜匪,另一邊對于徐州進行大力度賑災,最后選擇一個看著不順眼的世家將這件事扣上去就行了。”荀攸神色淡然地說道。

  “好,就這么辦!”曹操面上一喜,這件事到了這個程度已經說不清了,他曹操也別想脫身而去,那么還不如直接默認自己屠殺了,到時候只要救援到位,外加將此事扣到別的人身上,那轉移注意力之下,此事對于曹操的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

  “大力救援,不遺余力。讓徐州活下來的百姓產生一種之前吼著曹軍屠城的人都是嫁禍我們的,既然被屠殺的人沒辦法張口指認我們,那就讓活人承認是我們救援的,到時候主公也不需要一推二五六,提及屠殺只要不開口即可。”荀攸像是神游天外了一般,整個人都木木的,但是計謀卻沒有絲毫的問題。

  程昱盯了荀攸一眼,荀攸這么做下來之后就會出現一種詭異的狀況,明明徐州確實是曹操屠殺了,但是由于最后又是曹操救援的,而屠殺的部隊又不僅僅是曹軍,到時候直接將這件事扣到對方的頭上了。

  “主公,不遺余力的救援吧,死人沒有辦法指認,活人就算是親眼見到了屠殺,到時候被我們救援之后,我們就可以全部推倒別人的身上,更何況這次屠殺的確有別的勢力,我們基本可以將此事徹底掩蓋住。”程昱在聽完荀攸的計策之后面色大喜的說道。

  程昱說了一個讓荀攸都吃驚的消息,還真有別的勢力,不是盜匪和流民轉換的暴徒,那簡直就是上天在罩著曹操,連背黑鍋的人都準備好了。

  “主公,屠殺這件事您別開口,您可以在百姓面前談及自己的一時憤怒,請求百姓原諒,但是千萬不要推干凈,其他諸侯絕對知道此事,只是沒有辦法獲得真正的人數,死多少都不要說人數,而且以后在談及此事的時候您也不要多說,只用作出一抹無奈就可以了。”荀攸對于程昱提議的推的一干二凈這種事直接否決了。

  “多謝公達。”曹操對著荀攸深深一禮。

  曹操清楚這件事荀攸算是幫他兜住了,以后歷史上出現的可能都是曹操一時之怒屠殺了少數百姓,隨后醒悟過來開始賑災。

  死萬人,但是卻活數十萬人,這種事情如果記載在歷史上,雖說會留下一個污點,但是不可否認后面的那件事卻足夠遮掩這個污點,提及的時候必然也會一筆帶過,畢竟曹操不是圣人,他是人,有喜怒哀樂,為報父仇一時之怒,之后知錯能改。

  甚至于某些史官為尊者隱,直接一筆帶過,此事直接扣到別人頭上,然后曹操是去救人,總之徐州屠殺這件事在荀攸話音中定下了基調,換來的便是曹操所言的誓約,倒也不能說不值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