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五章 白馬義從的正確使用方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將軍,問題是當時白馬義從的統領不是趙子龍!現在的統領是趙子龍,這和有呂布的并州狼騎和沒呂布的并州狼騎完全就是一回事!”很明顯這個叫做李整的軍司馬是一個明白人。

  “不必擔心。想他大戟士能以數百人擋住過萬白馬的第一波沖鋒,我曹家三千精銳布下八門金鎖豈能擋不住區區三千雜牌白馬義從!”曹休自信地說道。

  話說他們老曹家的八門金鎖倒是不錯,可惜精通的沒有,都是一個死陣,不過拉出來嚇嚇人還是很給力的,而曹純的做法就是打算用死陣擋住趙云。

  畢竟在曹純看來趙云這種人就是一個武癡,而一個武癡除了沖鋒陷陣根本沒有別的用處,小小一謀便足夠讓他殞身此處,就算是呂布被三千人的八門金鎖困住也只有死路一條!

  一個將領可以沒有絕頂的武藝,但是必須要有一個清醒的大腦,勇將就算是當年的項王不也困守垓下!勇則勇兮,不通機變遲早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間。

  “既然將軍如此自信,小將這就去執行,我領一千人藏于左右雪層溝渠之下?”李整面無表情的說道,他盡到他自己的責任,曹純聽不聽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曹純看了一眼李整,這家伙出身名門,他爹李乾也是跟隨曹操轉戰南北的老人,正因為這樣李整才能以二十歲的年齡作為一曲的統帥,當然不可否認這個少年的確有些能力的。否則曹操也不會放心將五百人交給他。

  “既然如此,就由你領兵藏在左右雪層之下的溝渠之中,等到我攔住白馬從義。你就趁勢攻擊對方,與我協力壓縮對方的活動范圍,讓其爆出白馬義從的最脆弱的一面,然后將之徹底斬殺。”曹純點了點頭說道。

  李整也不再多言,只是率領自己的五百人藏到了雪層之下的溝渠當中,命令另外五百人藏到另一個方向,說實在的他不看好曹純能堵住趙云這種事情。雖說他也聽說過曹家有一壓箱底的軍陣名曰八門金鎖的古陣。

  不過正是因為知道那個古陣叫做八門金鎖李整才不不放心的,畢竟他有一個族兄閑得無聊給他說過一些秘聞,還給他講過各大秘術。總之從他那個族兄嘴里得知的消息看來,八門金鎖那東西沒有達到精神本質升華根本不能真正掌握。

  當然他們家族幾乎所有的人人都認為他那個族兄是在吹牛,畢竟那個族兄當年出外游歷回來之后并沒有什么特異的地方,甚至還像是看破了紅塵一般。

  不過別人不信那是別人不信。李整和他親弟弟李典可是真正見證了他那個族兄李進的神異之處。正因為這樣李整才會將李進那些仿佛風言風語的話記在心中。

  端方,記著啊,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兵種叫做精銳,他們和普通的兵種完全是兩個概念,最大的不同就是精銳兵種因為長時間的協同,每一個士卒已經融入了團隊當中,所以不論精銳兵種以什么陣型作戰都存在一個概念性的軍陣,而這個概念可以稱為這個精銳兵種的天賦。李整默默地回想著李進告訴他的知識。

  白馬義從的天賦是速度。不僅僅是移動速度,而是完整的速度。攻擊速度,出手速度等等……

  想到這里李整默默地潛藏了起來,他相信他族兄所說的話,所以他明白白馬義從不是那么好擊敗的,大戟士和先登能贏絕對沒有那么簡單的。

  就在李整回想著這些的時候,地平線上涌現了一道白線,隨后像是波濤一樣平滑的推進。

  “來了!”曹純望著那道波濤,盯著那當先一人,微微瞇眼,沒問題了,的確是趙云。

  “布陣!”曹純當著趙云的面大吼道,背后的隊伍快速的穿插了起來,霧蒙蒙的氣息升騰了起來將曹純連帶著曹純手下一眾手下全部遮掩。

  “玄襄嗎?”趙云冷笑,他們這些在泰山的人給華雄陪練八門天鎖,陪練了不知道多少次,就算沒弄懂這陣法是怎么回事,趙云也知道對面絕對是一個死陣,那么試探兩下,找到死門,直插陣中橫豎都破了,這是他和華雄練了超過兩百次總結出來的經驗。

  究其原因死門守備雖說是最強的,但由于是死陣調動反倒是最麻煩的,所以只要夠快,在死門合攏之前直插陣中,直接打亂陣型,這個陣就廢掉了。

  “上弦。”趙云率領著騎兵仿佛沒有將曹純放在眼里一樣直接沖了上來,看到這一幕的曹純冷笑連連,區區一莽夫爾!

  白馬從義在趙云的率領下爆發出純白色摻雜這一抹銀藍細絲的云氣,然后速度猛地一陣暴漲,轉瞬間就到了曹純大軍五十步的地方,而這一刻曹純已經將長槍架在了大盾之上,不想卻沒有等到白馬撞擊上來,反倒那三千白馬義從仿佛舞蹈一樣,左右直接甩了一大圈,無數箭矢朝著曹純的那片被霧氣覆蓋了的大陣射去。

  “叮鈴鈴!”一大片的箭雨只換來了少之又少的一點傷害,不過趙云并沒有氣餒,兩隊白馬義從一個交叉直接繞著曹純的死陣旋轉了起來。

  一波連著一波的箭雨不斷的朝著曹純那邊傾瀉了過去,雖說因為八門金鎖的緣故無法看透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趙云絲毫不感覺氣餒,只是一直讓義從們圍繞著對方旋轉。

  “哼!”曹純不得不承認趙云的確是一個優秀的騎兵統帥,根本沒有踏陣的想法,居然想靠著騎射磨死他,可惜八門金鎖不破,死在箭雨之下的士卒寥寥無幾。

  “放!”趙云的領著部隊進了第三次的試探,終于讓曹純抓住了機會,一大片的箭雨,朝著趙云的方向射去,不過只見趙云領兵一個大甩,就將絕大多數的箭雨規避了過去,白馬義從的靈活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

  那就看看我們誰更能忍!曹純眼見白馬義從那自然的舉動就知道想要靠弓箭反擊對方根本不現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