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六章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也沒太在意諸葛亮這種行為,人家只是在研究自己喜歡的東西,話說對于軍陣,陳曦的現在的水平就是一個鋒矢陣,至于其他的,陳曦看了一下那些強力的陣法最后發現貌似要學會花的功夫絕對不是少數。

  對于陣法這個陳曦也問人了,大多數的武將也就只會幾個常規的陣法,至于什么八門金鎖之類的高端貨色,就算是劉曄都是一知半懂,當然像郭嘉那種連奇門都懂得家伙不算在內了,人家精修的就是這些。

  同樣這種東西要學習也麻煩,首先你需要一個老師,這一條就干掉了九成九以上的人,陣法沒多少人會,也沒多少人愿意教,畢竟這都是壓箱底的殺器,除了某些二貨剛剛學會就布出來顯擺,只要腦子不笨的都會好好的藏起來。

  正因為這樣陳曦對于李優愿意教諸葛亮八門金鎖感覺好神奇,更何況是全變化,以及往后的推演方式一起教給諸葛亮,這就差直說是將衣缽傳承給諸葛亮了。

  有這么多的資料,外加從郭嘉那里順來的奇門遁甲,估計諸葛亮自己研究研究就能研究出來八陣圖,所以陳曦也就不好意思打攪諸葛亮了。

  等陳曦走了幾步路到郭嘉那里之后,郭府的管家告訴郭嘉去給戲志才送行去了,不由得陳曦就感覺有些奇怪,直接在郭府借了輛馬車直接朝著奉高西門趕去。不過等陳曦到了的時候,郭嘉已經往回走了。

  “喂。你怎么又喝酒!”陳曦跳下馬車看著郭嘉拉著馬吊兒郎當的灌酒神情,一把搶走酒壺。

  “志才走了。”郭嘉感慨的說道。

  “啊?前兩天不是還好好的嗎?”陳曦一愣。

  “……”郭嘉無語的看著陳曦。

  “誰讓你不說清。”陳曦有些尷尬的說道,“給他送行為什么不帶上我。怎么說我也該給陳長文送送行,托他的福我們現在多了不少中層的文官。”

  “他送過來的信上寫了不需要我去見他,我也就清楚他送信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不過我駕馬追了十多里也沒有看到他的車架,還真是毫不留情啊!”郭嘉氣悶的說道,連見一面都不愿意見了嗎?

  “大概是不想讓你看到他離開時的面容,畢竟你們關系很好的。”陳曦將酒壺遞給郭嘉說道。

  另一邊戲志才坐在車架之中和陳群還有司馬朗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戲志才在能下床之后,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吐血之前寫給曹操的信,不過也沒有再通知陳群送往兗州。而是點了一個護衛,讓其送去兗州。

  之后確定自己的身體毛病不大之后,戲志才在華佗那里又診治了一番,確認只需要多加調養。不要過于勞累之后。戲志才也就沒有在泰山繼續呆下去的想法了。

  一個是他繼續呆在泰山獲得不了泰山諸人的天賦的話,那就是在浪費時間,兗州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處理,另一個也是他不希望郭嘉繼續對著他烏鴉嘴下去,萬一觸發了,那他死的就太憋屈了。

  再加上已經獲得了一個司馬朗,還有兩個潛在的智者,一個等同于移動藏書閣的蔡琰。戲志才也覺得此行所獲頗豐,雖說吐了兩次血。但是曹操的霸業又進了一步,這就值了。

  至于探查情報這種事情,陳群已經將能搜集的都搜集到了,畢竟泰山本身就有將一些東西展示出來的想法。

  可以說這一次來泰山的目標,除了復制泰山眾人的精神天賦一條沒辦法做到,其他的目標已經超額達成了,這時候回歸雖說不算完美,但是在戲志才看來也已經是滿載而歸了,沒什么好可惜的了。

  “長文,關于泰山的情報都是你一手搜集的,對比一下我們兗州,看看還需要什么?”一番閑聊了一會兒就習慣性的扯到了正題,司馬朗在這一段時間已經被陳群勸服加入了曹操麾下。

  “我們和泰山最大的差距在于儲備,陳子川將能想到的東西都進行了儲備,泰山的儲備物資幾乎可以應對一次全統治范圍的旱災,雪災,瘟疫。”陳群苦笑著說道,“被稱為未雨綢繆當真沒有錯誤。”

  “自然性災害可以無視了,陳子川的精神天賦可以以劉備統治范圍更改天時,說別的。”戲志才擺了擺手,陳曦的精神天賦優勢太大了。

  “全范圍更改天時?”陳群一愣,但是隨后就反應了過來,“我們現在需要錢糧,大量的錢糧用以擴軍,練兵,以及維護治下穩定,建立新的戶籍制度,并且我們需要建立藏書閣,提高士卒待遇。”

  “這些都需要錢糧的。”戲志才有些無奈地說道,曹操雖說有些積蓄,但是相比于陳群的所說的數量差的還是有些遠。

  “在志才沉睡的時候,我已經將情報送了回去,并且建議主公吸納河東衛家,畢竟我們錢糧不夠不代表有些家族錢糧不夠。”陳群笑著說道,他已經在奉高和河東衛家進行過接觸,這個家族可是從兩百年前就頂著五大豪商第二的位置,和甄家不斷的戰斗。

  “如此也好。”戲志才點了點頭,他在泰山已經見識過了那些頂級豪商的富貴,更何況是最頂級的河東衛家,要是有這等家族加入,那么錢糧絕對不是問題,他們的財力都足夠支撐起一路諸侯的揮霍。

  曹操這邊在接到陳群手書之后就命陳留衛家家主和河東衛家頻繁接觸,陳留衛家和河東衛家本身就穿一條褲子,在意外未死的衛茲不遺余力的拉攏下,河東衛家在過年家族集會的時候就敲定了全力支持曹操,畢竟現在天下形勢最好的幾個諸侯就是袁紹,袁術,劉備,曹操了,其他諸侯不論是勢力,還是氣勢都差了一等。

  袁紹那邊不用說了,就河東衛家和甄家對掐百年的仇,去了不打起來河東衛家直接改姓得了,劉備那邊糜竺強勢壓服冀州甄家,那驚才絕艷的表現讓河東衛家徹底絕了加入劉備的想法。

  他們可不想加入進去就被糜竺給吞了,甄家那么土豪的家族,要不是有巨額的流動資金上一次都被糜竺干掉了,河東衛家不覺得自己能頂住糜竺那種算計,畢竟以前他們也打壓過糜竺。

  最后就剩下曹操和袁術了,而曹操這邊有和他們家穿一條褲子,一個先祖的陳留衛家全力拉攏,河東衛家幾乎沒怎么扯皮就半推半就的倒入了曹操的懷抱。

  而今天就是河東衛家新任家主,衛仲道的大哥,衛覬衛伯儒代表衛家加入曹操麾下的宴會。

  就在曹操感覺到生活多么美好的這一刻,一個傳令兵沖了進來,“主公,大事不好!”

  曹操一臉陰郁的瞪了一眼傳令兵,今天本是歡迎河東衛家加入自己麾下的大喜日子,沒想到這個傳令兵這么不懂事。

  “說!”曹操眼中寒光一掃而過。

  “主公之父于一月之前,在魯國和徐州交界處被陶謙部將張闿所殺!”傳令兵低著頭不敢看曹操,快速的將事情交代了一遍。

  此話一出,整個宴會不由得一靜,曹操聞言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幾案上,荀彧等人慌忙的朝著曹操沖了過去,一陣呼天搶地的救治之后,曹操悠悠轉醒。

  曹操咬牙切齒,雙目血紅的咆哮道,“陶謙縱兵殺我父,此仇不共戴天,我今決意全起大軍血洗徐州!此仇不報誓不為人,誓不為人!”

  在座武將全部起身跪伏在曹操面前,夏侯惇,夏侯淵,曹仁一行人雙眼血紅的吼道,“愿為先鋒,血洗徐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