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四章 意志?軍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等人全部深思了起來,同樣武將一方也是第一次接觸到這些東西,不由得皺起眉頭來。~~

  “一般來說武將的統兵能力越強,對于手下士卒的掌控力越強,同等兵力下爆發出來的戰斗力也就會越強,士卒對于武將意志的接受強度也就越高,云氣的流轉也就越快。”趙云將他師父教給他的東西講了出來。

  話說別看就是這么兩句話,趙云不說出來的話,在場一半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總結出來,由此可見某些壟斷性知識的恐怖。

  “也就是說將是兵的膽。”陳曦皺了皺眉頭的說道,“這也就牽扯將領統兵的多少了吧。”

  “對,將領自身的實力,還有統兵能力都會極大的影響著手下士卒的發揮,而將領的意志則影響著手下士卒作戰能力,如果雙方將領實力和統兵能力相同,那最后比拼的就是意志。”趙云繼續解說道,而其他人也都一愣一愣的,由此可見有一個好老師是多么的重要的。

  陳曦不由得捏了捏眉心,他發現從趙云現在說的情況看來,貌似武將之間的戰斗好像和以前沒什么太大的區別,但是好像有些不對啊。

  “子龍,說清楚一點,意志那一方面不應該是如此模糊吧,既然已經開口了,那就將最重要的一點說出來,我想令師并沒有交代不能外傳。”陳曦思慮了良久還是開口詢問了,因為中間差了一大塊。

  “武將的意志是其中重要的。摒棄其他條件,武將的意志足夠改變很多東西,就算沒有云氣。散亂的陣型,只要率領的武將已經在所有的士卒心中植入了視死如歸的意志,而且所有士卒也都擁有高度統一的意志,這個隊伍就算連武器沒有……”趙云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他的意思所有人都知道了。

  “也就是當武將的形象深入人心之后,部隊出現的特殊能力實際上就是武將意志的貫徹?”陳曦說這句話的時候,腦海里面出現了很多歷史上的強軍。多少正面以弱勝強的部隊不正是將不畏死,多少部隊在最艱難的時期依舊不垮,保留著令人震撼的戰斗力。

  是啊。就算沒有絕世的猛將,沒有云氣的保護,沒有陣型的護翼,那種不死不休的氣勢。那種就算是死也要拉敵人下水的斗志。就算是一無所有,任何對手也都需要鄭重對待。陳曦腦海里默默地閃現的這么一句話,不由得心有戚戚然。

  “是武將意志的貫徹,但也不完全是,這個該怎么說,應該算是軍魂吧,武將雖說是其中最重要的,但是卻也不是絕對的。如果前一個將領對于一個部隊留下來一個深刻烙印,后一個武將可能都會被影響。”趙云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畢竟這一方面他師父說的也不太清楚。

  “那要是一個部隊已經形成了完整的軍魂呢?一個完整到上一代主將犧牲了,但是軍魂仍存的程度,并且依舊能像上一代主將活著的時候一樣強大呢?第二代的主將的意志怎么處理?”陳曦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個不可能的,主將戰死,軍魂也就基本廢了,過不了多久那些士卒也就不可能繼續擁有像以前那樣如同鐵打的意志了。”趙云以為陳曦只是在亂想,于是幾乎沒有多加思考就回答了陳曦。

  完蛋了,陷陣營比滅了白馬義從的先登和大戟士至少強了一個層次。在趙云說出這個回答的時候,陳曦瞬間就區分出來了先登死士、大戟士和陷陣的強弱。

  要知道鞠義死后先登落到淳于瓊手上,大戟士落到張頜手上,到官渡的時候還沒多長時間就沒有了天下至銳和天下至堅的氣勢,而八百陷陣在高順死后落到張遼手上作為親衛,十年之后,八百逍遙津死士將孫權打的跟孫子似得。

  由此可見,同樣死了主將的精銳兵團,陷陣營依舊貫徹著高順那天下至強的意志,打誰都跟打兒子一樣,而先登死士和大戟士卻幾乎沒過多長時間就沒有了當初鞠義那睥睨天下的意志。

  至于二代主將,去除淳于瓊那個渣滓,張頜和張遼無論武藝還是統帥都沒有明顯的差距,從這一個角度來說的話,大戟士和陷陣營的差距完全是上一代主將造成。

  想想鞠義率領的先登死士陳曦都能從情報上感覺到一種令人一身雞皮疙瘩的殺氣,陷陣營居然至少能強上一個層次,這得有多強,該說不愧是幾百人就將關羽張飛率領的兩千人剃了一個光頭的超級兵種,該說正面放翻呂布的李進輸得不冤是吧,這到底是怎么訓練出來的。

  “玄德公,到時出戰徐州還請將陳叔至帶上,順帶有機會多收攏一些丹陽精兵。”想到這里陳曦起身對著劉備一禮,特殊的兵種必須建造了,而在場這些人在歷史上練出特殊兵種發只有陳到以丹陽兵為基礎的白毦兵。

  “好。”劉備點了點頭,雖說不明白為什么要帶上陳到,但是陳曦既然開口那就有絕對的理由,“既然如此,陳叔至你先暫緩接管泰山軍營,暫且作為子健的副將,等徐州事了再行安排。”

  “喏!”陳到大喜道,任何一個有能耐的將領都希望能到戰場上展現自己的能力,陳到也是如此,不過初來乍到,低調的陳到不希望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才沒有開口,不想和他見面不多的陳曦居然幫他說話了。

  “仲臺,泰山軍營先由你和孟康坐鎮,每日操練勿要停歇。”劉備對著陳到點了點頭,眼睛在武將一方滑過,在關羽身后的魏延身上停留了片刻,不過想了想還是沒有任命,很明顯關羽對于這個比他親兒子還像他的魏延深有好感,看起來想帶在身邊養著。

  “喏!”一直在青州西部管理屯田兵,收攏流民的孫觀平靜的說道,畢竟接下來的大戰,孫觀很有自知之明,他守成還行,讓他參加這種級別的戰斗,搞不好就跪了。

  “宣高,仲臺卸下來的軍務且由你擔著,歷城方向交由云長處理。”劉備對著臧霸說道。

  “喏。”臧霸起身一禮接過軍令。

  “其余將士,皆隨時待命!”劉備看了一眼想要張口的張飛說道。

  “喏!”太史慈,華雄等人一抱拳,畢竟十余日之后就能見到結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