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三章 區區三等而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不是他做的。”賈詡搖了搖頭說道,“他最多是順水推舟罷了,此人心性沉靜,智謀過人,不會如此cāo之過急。”

  “所以說是借刀殺人。”郭嘉不屑地說道,“順水推舟,借勢連環,陳元龍要是看不清才是怪事。”

  “有些世家本就是如此。”陳曦接過話茬隨意的說道,“不管他們了,反正這事肯定是徐州內部之人的動作,其目的最多是為了架空陶州牧,借此擴充家族罷了。”

  對于這些小伎倆陳曦實際上相當的不屑,如果將天下世家分成三等,智者也分成三等,那么不管你如何去劃分荀彧,荀攸,賈詡,田豐,沮授這些北方的智者都是第一等,因為他們永遠著眼的是天下大勢!

  次一等,如歷史上的魯肅,周瑜,陸遜,廖立,劉巴等人明明有著不下于第一等的智慧,但是卻只想著裂土分疆,這種眼光的差距導致了雙方明明智力相同卻出現了不同的境遇。

  最末一等,如歷史上的陳登,楊修,張昭,顧雍等人就智力而言并不弱于他人,但是卻著眼于自身家族的一時得失,至始至終難以跳出那個圈子,空有一身才華卻只能庸碌半生,難以有驚艷的表現。

  正因為這樣同級別的世家、才子第一等永遠是最強,最霸道,就算是家室稍弱,才智稍遜,他們也能壓過對方一頭,因為他們的眼睛盯得不是一城一地,他們的格局不是以一郡一國來計算的。而是以天下為局,正因為這樣他們這些人就算是輸了,也輸的讓人感嘆!

  不跳出自己內心的桎梏。縱使智力超凡也只能坐井觀天,能發揮出來的能力大打折扣,正因為這樣陳曦對于陳登那種明明智力非凡的謀臣并沒有太大的忌憚,畢竟陳家在徐州,那么陳登也就意味著終其一生困守徐州。

  “也是,這些不過是上不了臺面的伎倆罷了。”魯肅點了點頭也不再糾結于這一方面。

  被陳曦那種著眼天下的方式嚇習慣的魯肅,對于一個只是盤踞在一郡之地的世家根本沒有絲毫的忌憚。上不了臺面,最多也就是疥蘚之疾,那么一個小地方的勢力。還不能明目張膽的招兵買馬,又能算得了什么麻煩。

  劉備一愣,陳登這個人他可是聽說,而且之前陳曦婚禮的時候他還和作為陶謙使臣的陳登打過交道。絕對是海內名臣。沒有這么不堪吧。

  可能是看到了劉備的不解,劉曄起身說道,“主公可能并不知道,陳登這個人就能力而言可能不亞于我等,但是他有一弱點,那就是他在不留余力的壯大家族。”

  “這個正常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以家族繁榮為目標也不算錯。”劉備不解地說道。

  “但是陳元龍太過短視了。只注重了壯大家族。”劉曄苦笑著說道,“所以空有一身才華。卻只能如此了。”

  劉備掃了一眼一眾文官,發現眾人皆是對于劉曄的話微微點頭,也就是說他們都認可這一點。

  “玄德公,可知圍棋中步步算計之人為什么無法擊敗統籌全局的高手。”陳曦舉了一個例子,沒辦法劉備至今無法理解眼界的重要性。

  “為何?”劉備想了想發現還真是的,只要兩人棋力想當,笑到最后的基本都是統籌全局的棋手。

  “因為算不清,總有細枝末節遺漏掉,最后致使短期目標都出現了問題,而統籌全局就算有遺漏,大不了拆東墻補西墻,之后墻內損失,墻外補,總之七七八八的折騰下來大的方針的不會出現問題的。”陳曦笑著說道。

  說這話的時候魯肅也是在笑,他見了不少次陳曦拆東墻補西墻,然后不知不覺間就將撐著整個戰略走了下去,其中的確有陳曦未雨綢繆的功勞,但是也少不了陳曦東拼西湊的能力,雖說他很多次都是提前東拼西湊的。

  “如此說來,陳元龍有些可惜了。”劉備點了點頭說道,有了陳曦他很清楚大方針和細節相比那個更重要。

  “眼界的問題罷了,一個君王只要有統籌全局的眼光,其他的什么都不會,都能將天下治理的很好。”陳曦嘆了口氣說道,“不過可惜,這個世界九ChéngRén以上的人都沒有那種眼光,該說是高度的問題嗎?”

  說這話的時候陳曦不由得看向李儒和郭嘉,這兩個家伙是真真正正的寒門出身,但是眼光卻極其的恐怖。

  一眾謀士也都點了點頭,也許他們以前還沒有那種感覺,但是隨著泰山青州以一種瘋狂的速度開始滾雪球,這些人都注意到有時候智謀的效果完全比不上眼光,智力無法解決的難題,在那超長遠的眼光下很可能迎刃而解,而這恰恰是陳曦最擅長的。

  吞噬tsxsw

  “既然如此,那青州一事暫且擱置,若是曹cāo怒攻徐州,則依舊以子龍為先鋒。”劉備稍稍修改了一下軍令,還好之前沒說什么時候整兵進發,否則的話,軍令既出,斷無追回一說。

  “喏。”趙云并沒有在意是打青州,還是打曹cāo這種事情,他只是想去戰場上好好磨煉一番罷了。

  “唔,曹嵩此事我們是否要告知戲志才呢?”劉曄一臉陰笑的說道,“聽說舟車勞頓很有可能讓戲志才一病不起,要不我們試試,以他對于曹孟德忠心,必然會趕赴兗州,一路舟車勞頓,嘖嘖嘖。”

  “沒必要暴露我們強力的情報系統。”郭嘉不緊不慢地盯了一眼劉曄,開口說道。

  “也是,沒有必要暴露我們的情報系統。”陳曦點了點頭說道,“到時候再說吧,現在還是算了。”

  “十rì之后吧,那個時候就算戲志才知道了,趕回去也來不及。”郭嘉平靜的說道。

  不可否認郭嘉也是有一點私心在里面,戲志才若是因為舟車勞頓病死在了行路上,那也太過平淡了,當年吃了那么多虧,沒有堂堂正正得還回去郭嘉不甘心,不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擊敗戲志才,郭嘉永遠都不會放下。

  “對了,子龍我一直想問一句,你帶兵是怎么回事,開啟云氣之后總覺得軍隊有些詭異。”陳曦對于郭嘉的心思沒多大的興趣,公私郭嘉分的很清。

  “這個好像是開啟云氣之后,主將的意志和性格會影響到士卒吧,畢竟按照我師父的講解,云氣本就是將所有人以主將為中心連接在一起,不過主將越強,或者說是意志越強,士卒身上出現的主將風格也就越明顯。”趙云有些不太確定地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