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二章 這徐州的世家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對于劉備的分工陳曦沒有什么好說,但是他比較奇怪的是劉備這是要出兵的架勢啊,剛剛過完年,冬季還沒有結束,劉備這是要趁春耕之前動手的節奏嗎?

側頭掃了一眼一眾謀士,只見除了賈詡是一副低眉頷首的小妻子模樣,其他人都是一副思慮狀,陳曦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頂|點|小說  “敢問玄德公,我軍這是要冬戰嗎?”魯肅猶豫了一下有些發抖的說道,都這么久了,魯肅還是不怎么耐寒,話說他的天賦還是寒屬性的,該說有多慘?

  “對,我決定在春耕來臨之前徹底解決掉青州的黃巾,繼續拖下去恐怕有些不妙,而且我們現在的物資儲備足夠支撐起五萬大軍冬季的作戰。”說著劉備還看了一下陳曦,只見陳曦一副思慮狀,劉備放心了不少,只要陳曦沒有直接拒絕,那就意味著泰山有這個底子。

  “玄德公為何急于一時。”陳曦苦笑著說道,他倒是的確準備了相當數量的物資,就算冬天動手也沒有太大的麻煩,但是浪費啊!

  “文和。”劉備也是苦笑了一下,直接點名。

  “徐州線報,曹操的父親,曹嵩已經死了,現在徐州陶恭祖應該還沒有得到消息,同樣曹操也沒有得到消息,估計最多再有十天曹操和陶恭祖都會得到關于這一方面的消息。”賈詡苦笑著說道。

  可以說賈詡的情報算是三方來的最早的,不過就算是最早。距離曹嵩的死也已經過了大半個月了,畢竟曹嵩死的那個地方恰巧是豫州魯國和徐州交界的地方。

  自從去年劉備攻豫州,將魯國打下。等袁術回來之后劉備便全軍撤退,并沒有占領那需要大量人手布防的魯國,同樣袁術也發現魯國那地方根本不能守,于是也就沒有再次攻占,結果現在那里變成了三不管的地方。

  曹操不占,劉備不管,陶謙連自己的地盤都管不好。袁術直接忙著遷治所,這就導致了這么一個沒人管!

  曹嵩死在那里,陶謙自然沒有絲毫的情報。同樣曹操也只是覺得自己老爹怎么走的那么慢,而不會去想是不是路上出事了這種事情,唯獨一直關心此事的劉備一方反倒在發覺徐州內部的暗流之后,特意探查之下才發現曹嵩已經被人殺了。

  本來這事賈詡根本不會上報的。但是架不住劉備溜達到賈詡那里。恰好看到這個情報,頓時寒氣大冒,以己度人之下,劉備就知道這件事曹操和陶謙肯定是沒完了,到時候陶謙肯定要讓他幫忙,而以前得了陶謙那么多好處的他也少不得去給幫忙。

  劉備想想曹操的戰斗力,死了爹怒火高漲的曹操萬一全力以赴的話,他劉備要拉架不用上九成的實力搞不好都會被曹操打了的。

  要說劉備這個人別的不行。看人極準,他幾乎一眨眼就得出陶謙會用曹豹為將。而對于曹豹這個人,劉備就一個評價,當真是人如其名!

  之后就沒得說了,為了陶謙毀掉陳曦計劃已久的戰略,這種事情能做?開玩笑啊!陳曦的戰略卡的有多準,劉備震驚的根本沒有話說!

  就算劉備的智力遠遠不及賈詡等人,但是他也清楚這種以大勢布局的方式,本就如棋局一般,一步錯,步步錯,追悔莫及!

  為了陶謙丟掉現在局勢絕對不可取,但是不救陶謙,劉備心理根本過不去,吃了人家多少糧食,借人家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現在自給自足了,就想一腳踢開,這種事情劉備做不到。

  思慮了良久,劉備調動了陳曦戰略物資的儲備清單,對比清單仔細核算,最后確定自己抓緊一點在開春之前應該能解決掉青州,隨后馬不停蹄的奔赴徐州救援陶謙。

  “還是發生了啊。”陳曦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說道,“這事還真夠麻煩的,不過玄德公可以停止對于青州的攻略了,曹孟德不會忍到開春再動手的,他得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就會出兵的。”

  “你是說曹孟德會毫無顧忌的出兵。”劉備震驚的說道,“怎么可能,這可是冬天啊,他可沒有那么多的物資對他麾下的士卒進行武裝,就算為報父仇也需要體諒自己麾下的士卒,他那么戰斗不會有戰斗力的。”

  “這個怎么說呢?玄德公且等上十余日就能見到結果,就算是攻略青州也不必急于這一時,必要的時候可以直接下令最后通牒,然后三萬騎兵將青州整個梳一遍,最后將東部黃巾遷到西部,屯田兵墾荒到東部。”陳曦有些不太好給劉備解釋。

  陳曦開口平推青州的時候,明顯有一股殺氣,青州他們計劃了太久,緊急情況,不惜一切代價下,一個月之內就能出結果,雖說到時候傷亡會比較大,原本能收攏的民心也會比較差,但是絕對夠快,不過那種純粹強行平推,遷徙,拆分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陳曦不會使用。

  “十余日?好,那就再等十余日,如果曹孟德出兵徐州,青州之事就先擱置,等徐州事了再行攻取即可。”劉備想了想說道,“文和,最近還請多多關注徐州以及兗州形勢,如有異動速速來報。”

  “喏。”賈詡起身一禮。

  “玄德公,徐州可有關于此次殺了曹嵩之人的消息,有關于是誰指派,或者和誰有關的流言沒有。”陳曦起身詢問道。

  “文和。”劉備扭頭對著賈詡招呼道。

  “據我們泰山線報傳來的消息,殺了曹嵩的張闿現在正在一路南行,并且一路并未受到絲毫的阻擋,由此可見這件事的確是徐州內部人士所為,相比目標應該是徐州本土。”賈詡點到為止沒有再多說,但是話中蘊含的意思卻已經無比明確。

  “借刀殺人,外加一石二鳥。”郭嘉冷笑著說道,“不想徐州居然也有如此高人。”

  “陳元龍?”劉曄皺了皺眉頭說道,想起之前給他們通風報信的陳登,不由自主的開口道。

  “怕不是他,他也洗不凈干系,這一戰不論是誰輸誰贏,到時候陶恭祖都會大權旁落了。”法正一臉譏諷的說道,“到時候不論是誰上位都需要重用他徐州陳家,和現在這種被陶恭祖忌憚完全不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