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章 心不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對于現在還在驛站躺著的戲志才很是郁悶,雖說華佗已經給說了戲志才不會死,但是每天這樣半死不活的吊著讓陳曦總是很不爽,雖說他們不怕和曹操動手,但是要是因為戲志才死在泰山開戰那就徹底說不清了,擅殺使臣這種惡名扣下來簡直悲劇。

  “志才兄,還請多多休息,勿要費心操勞。”陳曦帶著郭嘉對著戲志才說著沒營養的話。

  戲志才擺了擺手,懶得搭理兩人,他也不是笨蛋,自然連著兩次出意外他便已經猜到自己的精神天賦可能不是他之前想的那樣,可能有敵方,我方的區分在里面。

  也許敵方的精神天賦可能很弱,但是卻也只能分析出來,如果真正使用的話,損耗會遠遠大于他之前同級別我方還有友軍的精神天賦。

  這一點在他使用諸葛亮天賦一口血涌出的時候他就明白,十二三歲的諸葛亮不可能擁有比他更強的精神量,既然能覺醒也就意味著能使用,同樣也就意味著就算有副作用也不可能是直接死亡。

  戲志才開啟諸葛亮天賦的那一瞬間,曹操治下眾人的精神天賦以及武將能力全部涌現,僅僅一瞬間戲志才的生命就走到了盡頭。

  精神天賦是智力與精神極盡升華的產物,也就是一種本能產物,正因為這樣人之本能是不應該也不可能誕生出這種會對于自身有極大損害的精神天賦,這根本不符合正常情況。

  正是這么一次危急戲志才生命的復制。讓戲志才徹底明白了原來他的精神天賦并非是萬能的,自然戲志才也就知道上一次那個人的天賦會造成那么大的麻煩除了對方天賦的原因,也還存在他自己精神天賦的問題。

  “志才。看來你需要在我們泰山過完年了,哈哈哈,看著你這么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我心情好多了,我總覺得你躺著躺著就會死!”郭嘉對著戲志才冷嘲熱諷道,對于戲志才來說郭嘉就是一個損友,當然也就是嘴上說的兇。真要是死了郭嘉也會很傷感,畢竟是同鄉好友。

  戲志才狠狠地瞪了一眼郭嘉,他現在最忌諱的就是郭嘉的口無遮攔。萬一一個不好挨上了郭嘉的金口玉言,原本還能生還的他搞不好就被說死了。

  每每想到這一點戲志才就無比的惡寒,之前沒死在那個無名人物的精神天賦下,也沒死在諸葛亮的精神天賦下。自己作死都沒死。好不容易不作死了,卻被郭嘉的精神天賦釘死了,那可真是有夠悲劇的。

  “郭奉孝,你等著,我遲早讓你好看!”戲志才現在無比厭惡郭嘉這個烏鴉嘴在自己旁邊廢話,他現在的情況就是半死不活,郭嘉給來一下烏鴉嘴,以后就只能上香了。這簡直不可忍受,曹孟德大業未成。他豈能死!

  “你能說話,裝死啊!”郭嘉不忿的叫道,“我都以為你要死了,原來還能說話!我這么夠義氣的前來看你,你居然不起身相迎。”

  “你不來對我來說再好不過了。”戲志才憤懣地說道,“看著你在我面前跳我就一肚子火,長文,給我將這個烏鴉嘴攆出去!”

  陳群苦笑著進門,將正在擼袖子要和戲志才單挑的郭嘉拽了出去,就留下陳曦和戲志才在里面。

  “志才兄何必如此,奉孝雖說嘴上恨不得你死,但實際如何志才兄也應該有些了解吧。”陳曦無奈地說道,在他看來郭嘉和戲志才簡直就是一對別扭的兄弟。

  戲志才沒醒的時候,郭嘉每天都會帶著點東西過來看看,結果等戲志才蘇醒過來郭嘉就每天就對著戲志才冷嘲熱諷,有一次直接將戲志才氣暈,這得多大仇。

  “那家伙是個烏鴉嘴。”戲志才躺床上無奈地說道,他現在最怕的就是郭嘉無意識發動了烏鴉嘴。

  “……”陳曦一臉無語的看著戲志才,良久之后嘆了口氣,“真別扭。”

  戲志才自從蘇醒過來也就沒有做什么作死的事情了,畢竟他現在也知道,自己就算是分析出來泰山眾人的精神天賦也無法使用,而不上線,只是分析的話,除非遇到本質相同的精神天賦,其它類型的精神天賦沒有個把月是不可能出結果的,這讓戲志才著實無奈。

  不過戲志才也就抱著能分析一個是一個的想法,躺了一個多月,他只做精神天賦分析,堅決不上線,到現在總算是出了一個結果,那就是站在他對面的陳子川。

  當初分析出陳曦精神天賦的時候,要是能復制陳曦的天賦,現在戲志才已經死了,因為他根本不能忍受如此經典的精神天賦在手而不能嘗試一番的誘惑。

  正因為這樣戲志才看著陳曦的眼神非常的復雜,這是他見過最好的精神天賦,甚至于荀彧的精神天賦與之相比都相形見絀。

  治下百姓越認可陳曦,陳曦調動的游離精神量就會越多,對于天時的改變就會越強效,時間也會大幅度延長,超出天時最大更改范圍的精神量會游離在陳曦精神天賦的四周;百姓如果不認可,陳曦只能調動基礎的游離精神量,而且消耗自身的精神量也會大幅度增多,隨統治范圍的增多消耗會同比增加。

  想到這恐怖的精神天賦戲志才就知道要擊敗劉備只有三種方式,一種陳曦倒臺,一種劉備昏庸,治下混亂,第三種便是以強大的實力直接擊敗劉備,前兩種可能性幾乎沒有,第三種想想現在劉備的實力,還有有陳曦加持天象下劉備軍的潛力,戲志才只能感嘆,困難非常!

  不過好在陳曦的天賦也并非只有第一條,正因為有第二條的存在,戲志才才能毫無懼色的繼續進行曹操王霸大業的規劃,畢竟有一個占領區的問題,一個操作不當就足夠讓陳曦進入沒完沒了的昏睡狀態,然后進入惡性循環,甚至一睡不起。

  就在陳曦想著要不要找借口離開的時候,一個傳令兵快步走過來,“軍師,主公有請!”

  “什么個情況?”陳曦一愣,不由自主的問道,隨后反應過來,這不就是上好的脫身之策嗎?于是對著戲志才躬身一禮,“志才兄還請多做休息,玄德公相邀,我也就不多做打擾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