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鐘繇與楊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長安鐘繇住處,原本每日此時應該練習書法的鐘繇正在接待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不知鐘尚書思慮的如何?”楊修低著頭淡然的擺弄著茶杯,讓鐘繇完全弄不明白他的心思。

  “不好說,不好說。”鐘繇搖了搖頭,他在長安一直低調做人,本身又是蔡邕的腦殘粉,董卓亂政的時候他是尚書,王允當道的時候未有他絲毫的把柄,只能讓鐘繇繼續做他的尚書,李榷和郭汜回來,鐘繇繼續是尚書。

  總之長安的一切變化都仿佛無法影響到鐘繇,他依舊是該吃吃,該喝喝,寫寫書,看看蔡邕的字帖,而現在楊修打著拯救天子的名義讓他幫幫忙,鐘繇才不會那么傻,在他看來楊修還是太嫩了。

  “時機不到是嗎?”楊修笑了笑說道,并沒有被人拒絕的不滿,神情依舊瀟灑,“那就請鐘尚書多多協助,等時機到時,修再次前來問候。”

  鐘繇撫摸著茶杯的手不由得一頓,不由得有些驚奇的看了一眼楊修,心念百轉,緩緩開口,“到時候也還請楊太尉助我一臂之力了。”

  “那就多謝鐘尚書了。”楊修微笑著說道,“此事我必會告知我父,還請鐘尚書以后三思而后行,我楊家現如今身衰力竭,此等事可一而不可再,還請尚書以后謹慎行事。”

  鐘繇眼光一陣閃爍,有些不太確定楊修說的是否真實,良久之后長嘆一句。“德祖不愧是名傳天下的聰慧之人,楊家此世不衰也。”

  楊修平靜的接受了鐘繇的贊譽,“既然尚書已然明了。那我就不再久留,李郭二賊對我楊家防備過甚,怕是此后你我二人難以再做交流。”

  “僅此一次就夠了,我想你楊德祖也是謀定而后動之輩,不需要任何的聯系,我想到了那個機會降臨的時候我們都會把握住。”鐘繇輕笑著說道,反將了楊修一軍也算是扳回了一局。

  “既然如此那就說定了。”楊修平靜的說道。沒有絲毫的惱怒和不滿,對于鐘繇的提議很滿意。

  目送楊修的車架離開,站在門口的鐘繇面色微微有些凝重。楊家居然還有如此多的殘留實力,該說他小看了這五世三公的超級豪族嗎?

  坐在車中,楊修閉目緩緩地思索著今天的一切,鐘繇已經被他騙過了。楊家的早已在董卓之亂。還有李郭之亂中喪失了絕大多數的底蘊。

  甚至于到了現在楊家內部已經開始了相互指責,當初提出自上而下,以政治架空皇帝上位的嫡系派現在已經七零八落,不少楊家人已經轉而投靠姻親袁術去了。

  相比于嫡系派怒斥董卓,李榷,郭汜等人只懂武力不懂政治,完全不顧及游戲規則等等無腦話語,楊修都是平淡的對待。他太清楚不過了。

  若非當初真有架空皇帝的希望,楊家也不會全力支持這個提案。可惜董卓完全沒有玩政治的想法,甚至于直接廢帝,大肆殺戮大臣,直接毀了楊家大半的官場根基,隨后又聽李儒諫言召回當初黨錮時期的清流名士,一手平衡玩的董卓不是皇帝,勝似皇帝。

  想當初楊家和袁家聯手將以荀家,陳家,崔家那些大小世家為首的清流名士全部趕出朝堂,雙方便在心照不宣之下做出了楊家自上而下架空皇室,袁家自下而上掠奪政權的決定。

  結果現在鬧成這樣,而袁家在外已經玩的有聲有色,袁術坐擁豫州大部,江北、荊州數郡,袁紹手握冀州并州力壓幽州,兵強馬壯。這讓現在被人壓得喘不過氣的楊家情何以堪,大家都是四世三公的豪族,為何他們老楊家這么倒霉?

  現在楊家已經徹底明白,如果不脫出長安,他們之前的計劃沒有一點實施的余地,出了長安,不論是袁紹、袁術,亦或是曹操、劉備,在他們看來都必須要遵守游戲規則,畢竟那些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貴族,而不是像董卓,李榷,郭汜那樣的蠻子!

  對于楊家來說規則苛刻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規則,人家手握生殺大權,隨時不滿意就能干掉你,這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實在是讓高傲的楊家難以承受!

  到了現在楊家不得不最后再嘗試一次——帶著小皇帝離開長安,到某一個諸侯的領地,然后借著游戲規則架空小皇帝,然后用這份權力逐漸吞并掉對方。

  現在楊修做的事情就是讓鐘繇明白他們楊家還有實力,雖說不多,但是足夠幫他一把,借此讓楊家躲到鐘繇的戰壕之中,這樣鐘繇必要的時候就能照顧一下楊家的殘存實力,鐘繇和誰在聯絡這種事楊修并不看重,他看重的是鐘繇身上那道脫身長安的契機,在他看來只要帶著小皇帝脫身長安,那就可謂是困龍升天!

  至于鐘繇恐嚇他的那句沒有聯系,就憑靠雙方的智慧這件事楊修更是沒有放在心上,不是他小看鐘繇,而是楊修自信自己的智力不弱于天下諸人,鐘繇絕對不可能在他的手上翻出浪花。

  楊修完全不知道因為楊家實力的大損導致他沒有辦法知道鐘繇的下家是曹操,不過想來楊修就算是知道下家是曹操也只會慶幸自己脫離了苦海,而不會去想到了曹操那里真的會比在長安過的好嗎?

  楊家四世三公的光環已經讓楊修沉醉在其中,這是榮耀但同樣也是束縛,明明楊修智力超群到能看出鐘繇的謀劃,能看到李榷等人之間逐漸出現的裂痕,能猜到鐘繇想要干什么,但是卻被這道光環束縛住,無法去思考逃出長安之后會有什么樣的不同,四世三公多么榮耀的一個稱號,但是沒有了權勢,會有多少餓狼環伺。

  目送楊修離開之后,鐘繇搖了搖頭往回走,他可不覺得曹操是什么良善之輩,尤其是在這個天下大亂的時候,能割據一方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德祖啊,也許你的智慧的確不錯,但是你的眼光太過短視了,楊家長久以來的榮耀,讓你忽略了太多的東西,世家的崛起總要伴隨的前輩的沒落,出了長安之后楊家是浴火重生還是一蹶不振就看你的選擇了,曹孟德會給你機會,但是絕對不會次次容忍。鐘繇對比了一下曹操的心性和楊修的智慧不由得嘆了口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