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七章 曹嵩之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曹烈一行奔行數十里不想在一處谷道被人堵住,“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從此處過,留下買路財!”

  標準的賊盜剪徑臺詞,曹烈冷笑,直接掏出強弩朝著對面‘射’去,不想卻看到了對方冰冷的神情,頓時心生一股寒意,又看到前方點點寒芒迎面而來,那還能不知對方本就是沖著他們而來的。

  “臥倒!”曹烈大吼一聲,第一時間翻身下馬,三根攻城弩的一丈弩矢在下一刻釘穿了馬匹,連帶著帶走了兩個人的‘性’命。

  “拿下他們!”對方一聲冷笑,一群人直接朝著曹烈沖了過去,那明晃晃的刀刃,訓練有素沖擊陣型,讓曹烈瞬間就明白對方是行伍出身,而且是‘精’兵。

  “分散突圍,定要將今日之事告知曹公!”曹烈未有絲毫的猶豫,一聲大吼,直接朝著對方了沖了過去。

  土地廟外,張闿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干糧,冬雪的寒意讓他不由得發抖,不由得望了望土地廟中的火光,眼神之中逐漸的顯‘露’出一抹狠意。

  張闿聚集部下,小聲的商議:“曹嵩一行現在幾乎沒有護衛,這次運送的錢糧珠寶奇珍數不勝數!想想我們兄弟為什么要過那種刀口‘舔’血的日子?現在有一個絕好的機會!我們完全可以成為一個富家翁,干完這一票遠遁揚州,在那里我們沒事賭賭錢,逛逛青樓,再娶上幾個小妾,我們完全可以安樂的活下去。只要殺了曹嵩一家。奪了他們的財寶!這些都可以實現!干!還是不干?”

  能跟著張闿的都不是陶謙的‘精’銳,基本上都是原本張闿手上的那些黃巾轉正過來的,更何況就算是丹陽‘精’銳被曹豹那種克扣軍餉‘弄’得從原本衣食無憂,偶爾還有閑錢賭兩把,變成現在這種吃了上頓沒下頓,根本沒有糧餉補貼家用,心中的怨念也是大的非常。

  一群心思不良的匪軍。被張闿這么一撩撥,都生出了對于曹嵩的貪念,不過畢竟人數一多,盲從的眾人之中也會出一兩個機靈之輩,“老大,我們就是搶了這些錢糧珠寶又該如何運往揚州,陶州牧一旦憤怒起來我們根本逃不出徐州的,如何到揚州逍遙。”說著那個說話的士卒畏畏縮縮的和張闿拉開了距離問道。

  此話一出之前興奮的想要去干掉曹嵩的匪軍全部如同數九寒冬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冰冷刺骨。錢財雖好,但是也需要有命去享,命沒了,那一切都將會是空談。

  “這一點你們放心就好了,整個徐州想讓曹嵩去死的人太多,我們殺掉曹嵩之后自然會有人幫我們攔住陶恭祖。再說那個時候的陶恭祖面對死了爹的的曹‘操’絕對會自顧不暇。”張闿自信地說道。

  實際上這些東西張闿也是聽那個勸他殺掉曹嵩的人說給他聽的。就張闿自己根本不明白這些東西的,而且對方也向他保證了絕對將他送出徐州,要不是有這一條張闿也沒有膽量打曹嵩的注意。

  手下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之后皆是點了點頭,本就干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意,搏一把富貴又何妨。

  統一了目標,張闿默默地調配了一下手上的眾人,直接將曹嵩一行包圍了起來。

  原本在破廟中休息的曹嵩不知道為什么,在送出了那封信之后就感覺到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于是心煩意燥的走出了破廟。

  曹嵩走出破廟第一時間就看到了正在換防的張闿士卒,猛然一種驚恐的感覺升騰了起來。下一刻直接朝著破廟里面跑去。

  “不好,曹賊發現了。”張闿順著那道身形就看到曹嵩慌‘亂’的舉動,哪里還不知道事情已經暴‘露’,于是一躍而出大吼一聲,“眾將士隨我誅滅曹賊!”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張闿已經率領著自己的五百部曲沖殺了上來,原本曹嵩一行大量的‘精’銳護衛現在已經所剩無幾,只留下數百仆奴,哪里是張闿這些刀頭‘舔’血的部曲的對手,幾乎沒‘花’費多少時間就被全部砍到在地。

  “父親速走!”曹德一聲大吼,拎著自己的佩劍殺了出去,不想一步邁出大‘門’就被一桿長矛一樣的弩矢‘射’中,巨大的動能直接帶著曹德飛走,將其釘在了墻上。

  “我兒……”曹嵩目眥‘欲’裂,一聲慘呼。

  “老太爺速走!”曹家的護衛隊長大吼道,然后命自己的兩個手下架著曹嵩速速朝著后院跑去,而自己則朝著‘門’外沖去,拼死為曹嵩阻擋上一段時間。

  “快走!”曹嵩到了后院看到自己最寵愛的小妾正慌‘亂’的抱著珠寶首飾慘呼,頓時怒其不爭的吼道。

  “老太爺速速從后院離開,我等幾人先阻擋住徐州匪軍!”原本在后院戒備的幾個曹家護衛也趕了過來,眼見張闿等人要殺入后院,于是大叫一聲沖了上去。

  “還不快走!”曹嵩憤怒的對著自己的小妾說道。

  “那,那我們的家產怎么辦?”那個有些胖乎的小妾見到曹嵩之后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整個人都平靜了不少,這個時候居然還都記得詢問錢財之事。

  “這都什么時候了,些許錢財,只要命還在,遲早就會有的!”曹嵩怒斥道,不過卻也記得拽住自己的小妾,讓她趕緊跑。

  后院的圍墻不高,但是護衛們完全忘了一件事,他們一躍能過的高度,對于一個六十多歲老頭和一個胖胖的小妾來說不亞于一道天塹。

  不過曹嵩和小妾的運氣不錯,破土地廟就是破土地廟,后院的墻上有一個‘洞’,兩人看到皆是大喜。

  “速速鉆過去。”曹嵩一推自己的小妾,讓她趕緊過去,不想小妾身子過了大半,之后卡在了里面,任憑曹嵩如何舉動皆是進出不能。

  人生最大的悲劇就是讓你在絕望中看到希望的時候瞬間破滅掉這個希望,而曹嵩現在就處于這么一個情況。

  背后的喊殺聲越來越近,曹嵩無奈之下只好放棄推自己小妾的舉動,轉而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寄希望于能再找到一個‘洞’口讓他逃出生天,可惜在廁所的時候被張闿部將追上,一刀斬殺。

  “人我已經殺了。”張闿殺完人,將所有的錢糧珠寶奇珍裝好再次來到那個管家面前。

  “張將軍果然守信之人,放心,我家老爺必然會信守諾言。”說著這個穿著灰布袍子的管家掏出一樣東西遞給張闿,“拿著此物,一路南行,必然無人阻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