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六章 準備動手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一群人之中也就諸葛亮是疲勞成疾,陳曦是征伐過度,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需要吃點藥,然后找個好廚子好好補一補,這個時候也沒有人說陳曦不該來這種話了,畢竟任何一個人被點出自己的不經意間出現的事情并且告訴這意味著什么都會有些慌亂。《頂》《點》小說www.23w.om

  “大家回去按照華醫師的指揮好好的吃藥吧,至于奉孝,子敬,孝直,你們三個的情況我會通知玄德公,我想玄德公會很重視這個情況的,順帶奉孝你的金卡我沒收了,最近幾個月的俸祿我也先給你存上,奉高城各個商鋪酒樓我也會給打聲招呼,每天吃飯就準時到我家來吧。”陳曦笑盈盈的搖了搖從郭嘉身上順下來的錢袋,酒葫蘆,以及滿香樓的金卡。

  要知道風流倜儻的郭奉孝雖說對于華佗說的話深有感觸,但是出了門就又恢復了自己的個性,完全沒有將自己的性命當作一回事,對他來說可能人生在世就是為了瀟灑走一回。

  無奈之下陳曦也只好出此下策,畢竟華佗也說了,只要戒了五石散,戒酒,戒色三個月,多加調理,之后至少酒色就可以無忌了。

  陳曦估摸了一下以自己的能力將郭嘉困在奉高三個月,戒酒戒色戒五石散還是勉強能做到的。

  “不要啊!”郭嘉一聲慘呼,對于瀟灑走一回的郭嘉來說,這簡直就是不可承受之痛。

  “沒得商量,你也沒有一個夫人。所以作為朋友,我來幫你治療吧,”陳曦完全沒有將郭嘉的慘呼當作一回事。“回頭我就將你家先封了,這三個月就給我安安靜靜的戒酒,戒色,戒五石散!”

  “啊!”郭嘉捂著自己心臟就朝著法孝直身上倒去。

  “還有你法孝直,我要是再見到你亂吃丹藥,我就撤了你的官職,你給我從頭來過!”陳曦憤怒地說道。

  話說齊國相這個官職對于法正非常的重要。雖說這家伙都沒有去過齊國,但是因為有這么一個官職前一段時間給他父親寫信,接他父親前來泰山的時候腰桿子挺得非常的直。底氣十足!

  沒辦法從古至今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那是人之常情,而現在法正的狀況基本就等于法家祖墳冒青煙了,十六歲的齊國相你有多囂張?

  法正一聽這話瞬間指天賭誓說自己以后再也不吃了。而且順手就將那一瓶花了不少錢的寶丹全部丟了。

  法正這個叛逆少年好不容易撈到了一個齊國相。能在他爹面前挺直腰板說話了,興奮的寫信要將他爹從扶風接到泰山來盡孝,現在要是為了個丹藥導致他爹來了之后他又需要夾著尾巴做人,這讓最近浪的有些興奮的法正實在是無法接受!

  “子敬……”陳曦眼見法正那慌亂的表情就知道法正絕對不會去吃那種東西了,于是扭頭看向魯肅。

  “我知道了,以前不知道這東西有毒,現在知道了,我也不會吃了。我吃這個就是為了提神。”魯肅笑了笑淡然地說道。

  三個人,三種不同的表現。三種不同的生活態度,郭嘉生死之間的瀟灑,法正叛逆之下的孝順,魯肅隨性之中的淡然。

  “好吧,對于你我很放心了,你到時幫忙看著奉孝,不要讓他亂來,文和,子揚,伯寧,孔明你們也都留心一下奉孝,別讓他亂來。”陳曦側身對著幾人說道。

  “我不會亂來的,不要管我!”郭嘉強烈抗議道。

  “駁回抗議,不用掙扎了。”陳曦瞄了一眼說道,“你太瀟灑了,難道不想看看你親手開創的偉業。”

  郭嘉沉默,這個世界上要說能束縛郭嘉的,除了生死,大概也就剩下郭嘉自己的夢想了。

  沒有回答便是默認,陳曦很清楚這一點,他們這一票子人只要身體不出現問題,團結一致對上任何一個諸侯都能扛住,這可是他當初選擇的拼圖,每一塊雖說不是最優秀的,但是組合在一起爆發出來的實力絕對是當世最強的謀士團體。

  徐州與豫州交界的魯國,紛紛揚揚的雪花在這一刻落了下來,曹嵩一行只好在一處破土地廟安營扎寨。

  “唉,這一日行進不過二十里著實太慢,原本還想親自將陶恭祖的消息告知我兒,不想這幾十日下來也不過才行進了幾百里,距離我兒陳留還有一半的路程。”曹嵩喝了一杯溫酒暖了暖身體有些無奈地說道。

  “父親何必如此,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何妨,我兄雄才大略豈會在意這一時快慢。”曹德將肉食端了過來勸慰道,“想必兄長到時從父親這里得到這個消息會大呼雙喜臨門而喜不自勝。”

  “哈哈哈哈。”曹嵩大笑,“我兒言之有理,不過這種大事最好還是早早告知孟德的好,原本我打算由我親自告知,現在看來還是派人通知吧,讓孟德早作準備。取紙,研墨,為父將徐州之事寫清告知孟德。”

  曹德推入房間將筆墨紙硯全部拿了過來,只見曹嵩撫了一下白紙,嘆了口氣說道,“這劉威碩確實是有大才,就這傳承家學一道少不得這一樣寶物。”

  “父親所言甚是。”曹德也是一臉感慨地說道。

  很快曹嵩就將給他長子曹操的信件寫好了,在其中述明了陶謙的想法,還有他的猜測,總之他相信以他兒子的雄才偉略,在接到這封信之后就知道怎么獲得徐州。

  “曹烈,將這封信拿好,速速送到陳留孟德手上。”曹嵩看了看四周的護衛,從中選擇了最為忠勇的曹烈,命他帶領一隊十人護衛前往陳留,至于這么做會有什么危險,曹嵩一點都沒有注意到,在他看來還有張闿的數百士卒保護著他。

  “喏!”曹烈拱手一禮,接過信件,包好之后,貼胸藏好,選擇了十名護衛直接駕馬離開。

  土地廟外一群人蹲在那里烤火,眼見曹烈一行人離開,一個不太像士卒打扮的親衛以目示意張闿,只見張闿微微點頭,三十多名士卒小心的退后,然后消失在風雪當中,隨后風聲中傳來一片嘚嘚嘚的馬蹄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