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五章 都該吃藥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千古難逃名與利,陳曦如果沒記錯的話,他曾經在某本書上看到華佗也是世家出身,而且是經學世家出身,不過神奇的是他的一身醫術幾乎全是自學成才。

  正史有記載年輕的時期的華佗博覽群書,精通經學與養生,在徐州游歷的時候陳珪曾舉薦過他做官,之后身為太尉的黃琬也曾征召過華佗,不過全部被推辭,從這一方面來說利的誘惑估計是沒多大的效果。

  至于名,面前這位大爺可真是名傳千古的人物,所以陳曦也就只能勉強試試了,至于能不能成,那就只能看臉了。

  “陳刺史何必如此。”華佗笑了笑說道,“老頭也沒說過要離開,既然刺史以百姓為重,佗如何能不助您一臂之力?”

  陳曦嘆了口氣,剩下的事情只能寄希望于能隨著華佗對于泰山醫生學徒的教導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否則的話,等華佗自覺差不多的時候就會去離去,游走天下治病救人,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如此就多謝老丈了。”陳曦躬身一禮,而華佗也生受了,正當如此,陳曦也才徹底放心了。

  “刺史此來可是有事?”華佗掃了一眼陳曦等人問道,“想來若不是有事也不該來尋找我這個老頭子。”

  陳曦苦笑,這個時代的大背景啊,猶記得幾百年后韓愈所說的那句“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當然這里的樂師指的不是像蔡琰那種。而是伶人,這群人在君子看來都是賤業,不管你做的如何超人一等也是賤業。

  君子不齒。所以陳曦明明知道華佗很重要,但是華佗來到泰山之后他卻沒有去迎接,說實在的讓劉琰去告知華佗這些事情都有些不合適,不過好在現在的劉琰是一個大名士,可以狂放不羈,可以視世俗于無物,人家愛怎么做怎么做。看順眼了怎么干都行。

  劉琰可以那么做,但是陳曦不行,陳曦代表著泰山一半的顏面。如果陳曦親自出面去迎接華佗,那以后陳曦需要迎接的人就太多了,這個時代文人的傲氣不會允許自己受到羞辱,鄙賤之人尚且有群臣相迎。而他們沒有。扭頭離開才是正理。

  此時的大環境便是如此,這種非一人,非一代人所能扭轉的風氣,陳曦若是不想和整個士人階層對立起來那最好就不要做那種腦殘的事情,他是人,不是高喊著“我要逆天”的龍傲天,他沒那么傻。

  正因為這種時代的大環境,他只能在必要的時候才來接觸華佗。其他的時候倒是可以隨意,甚至之前那一禮也可以說是為泰山百姓計。

  “還請老丈幫忙看看我泰山群臣哪個身體有疾。”陳曦笑著一指眾人說道。

  華佗看了一眼。然后眼神落到陳曦身上,隨后伸手指了一下郭嘉,魯肅,法正三人,面色平和的開口說道,“包括你在內每一個都處于體虛狀態,他,他,他,如果不加調養,壽歲都不會太長。”

  陳曦咳嗽了一下,“我回去就補補,先給奉孝他們三個開個方子吧,回頭給我們所有體虛的人開一個方子就好了,就看您老的了。”

  “豈能如此亂來,雖說那三人皆是因為藥毒,但各有不同,你們幾人的體虛也各有不同,那個最小的是辛勞過度,你是征伐過度,他是肺陰虛,他是……”華佗一個一個的點過去,每一個或多或少都有點疾病,這要是擱在二十一世紀,陳曦扭頭就走,但是面對華佗,那就只能說是就是了,畢竟“望”本身就是華佗的強項。

  陳曦服不代表其他人服,果不其然最近心性毛躁的法正第一時間跳出來問道,“不知老丈如何知道我等皆有此等疾病在身,為什么您沒說之前,我們每一個都不覺得有任何的病癥在身。”

  郭嘉雖說沒有開口,但是很明顯也是有些懷疑,話說不論是誰碰到這種事情大概都會懷疑一下吧,說不定是裝神弄鬼騙人的庸醫,誰知道呢,就算真的有病,你確定不是對方故意夸大在嚇唬我們?

  華佗瞟了一眼法正,“你服食的是以水銀煉制的寶丹是吧,你現在情緒經常不穩定,而且記憶有微弱的下降,晚上有時候會失眠,也不喜歡吃飯,視力也開始下降了。”

  華佗每說一句,法正面色就黑一層,這些他都沒有注意過,但是被點出來之后,回想一下他還沒有來泰山的時候,貌似不存在這種情況,尤其是情緒不穩,雖說他年紀不大,但是智力不弱于人,心性豈會如此之差。

  郭嘉對于法正再熟悉不過,所以在看到法正的神色瞬間就明白華佗說的是真的,不由得心中一個凸突,該不會自己真的有病吧。

  “不過你現在年紀尚幼,不再服食丹藥,我開個方子你吃了就可以了,同樣還有你,只需要多加休息,每天睡夠五個時辰就好了,可以不吃藥。”華佗也不管法正有多么驚奇,朝著諸葛亮招呼道。

  “再下來是你們兩個。”華佗看著魯肅和郭嘉,眉頭緊皺,這兩個都有些中毒太深,年齡也有些偏大,不好治療了。

  “這位魯子敬,這位郭奉孝。”陳曦伸手指著兩人說道,“華醫師有話直說即可。”

  “先說魯子敬吧,其實這兩位都是中毒較深,不過魯子敬不好酒色,身體沒有虧空,而且有著不錯的身體打底,現在也最多就是偶爾感覺腰部不適,先戒掉丹藥,然后服上一個月藥,剩下的就只能靠食補了。”華佗搖了搖頭說道,他擅長的是外科,這種病他不是很擅長。

  “至于這位郭奉孝。”華佗嘆了口氣,“精氣兩虛,少子女,皮膚白皙,呼吸略有困難,逆咳,四肢酸重,五石散吃多了,先斷這個東西吧,那東西少吃點是藥,多吃的話會損害精氣神,五臟六腑。戒酒,戒色,多加修習內息,食補經年調養,就算有些許殘毒也無傷大雅。”

  郭嘉正在煽動的扇子不由得一停。

  五石散這個華佗還真沒有什么好辦法,水銀,黃金煉出來的丹藥他還好處理,五石散這本身就是治病的藥,結果被服食的多了,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更何況郭嘉這身體本身就不行,虎狼之藥很有可能沒把病治好,先將人帶走了。

  在場之人都不是笨蛋,察言觀色都是很擅長,自然知道華佗的判斷沒有一點錯誤,頓時對于自己的身體狀況擔憂了起來,他們是諱疾忌醫,但是是個人就怕死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