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二章 無法完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蘭和繁簡剛剛被送走,陳曦這里酒杯就開始涌了上來,武將的,文官的,世家的,一杯杯的敬過去,陳曦還沒走出正廳已經有些暈暈乎乎了。

  “三弟,去幫子川擋酒,怎么著也不能讓子川的夫人新婚之夜獨守空房。”眼見陳曦有些搖搖晃晃,劉備拍了張飛一巴掌,示意張飛趕緊過去。

  “好的。”張飛大笑拎著一缸酒就沖了過去,幫陳曦擋酒這種事情他再樂意不過了,畢竟不論是陳曦還是劉備對于他喝酒都是限量的。

  “啊,三哥,靠你了,我不行了。”陳曦面上漲紅,微微有些腫,伸手搭在張飛的肩膀上,有些犯惡心了。

  張飛的豪爽讓劉備有些不忍直視,別人一碗酒敬上,張飛就拎起酒缸咕嘟咕嘟幾大口,一杯酒敬上,繼續咕嘟咕嘟幾大口,一盅酒,好吧,也沒有幾個這么沒有節操的用小盅敬酒。

  “文和你在干什么?”李優眼見賈詡有些走神,于是好奇的問道,“你挺豪爽的啊,居然給子川送了對翠玉玉璧,這種寶物你都居然都有收藏。”

  “你也不差,兩顆夜明珠。”賈詡有些走神的看了一眼李優,無精打采的說道,“反正都是繳獲的,送了就送了,以后還會有的。”

  “你也在思考之前那個祥瑞是吧。”李優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你有線索?”賈詡隨便抓了一塊吃食開始做起斗爭,遮掩住自己的神情。

  “我之前兼職了一下禮官。曲漢謀和趙子龍恰好在那段時間沒在。”李優喝著湯含糊地說道。

  “桃子和桃花是怎么來的,這兩個本身就不在一個季節,更不在這個季節。不管是桃子還是桃花都是新鮮的。”賈詡用袖子遮住自己吃東西的舉動,私底下問李優。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能保證這件事和曲漢謀還有趙子龍有關,法孝直也是禮官。”李優搖了搖頭說道,隨后一指神色有些恍惚的法正說道。

  瞬間賈詡就明白什么情況,和諸葛亮,李優。魯肅不同,法孝直養氣的功夫完全不及那三個人,加之人也確實聰明。自然會懷疑這件事的真偽,到四下無人之時詢問已經是必然了。

  “我們三個都在等孝直開口。”李優在一旁感嘆道,他就奇了怪了,諸葛亮明明比法正更加年輕。但是那氣質修養卻像完全不像一個少年。成熟太多了。

  雖說有張飛擋酒,但是有些人的酒依舊是不得不喝,比方說張氏笑盈盈遞過來的酒盞,就連張飛這個二愣子都知道自己接不得。

  再比如一臉惡意的郭奉孝提著一個小酒缸對著陳曦敬酒,只要張飛不傻就不會去擋,再比如趙云的酒,曲奇的酒,關羽的酒。好吧,關羽敬了一杯酒。陳曦喝了一杯,張飛在他二哥威嚴的神情下喝了一缸。

  基本上陳曦是被喝趴下了,不過他至少還知道在醉的一塌糊涂之前對關平和法正說將他扛到繁簡的房間。

  話說陳蘭畢竟年紀大一些,而且經歷過不少的事情,曾經也和陳曦也吃過不少苦,所以很多事情都能理解,要是繁簡的話,那就別想理解了,不大鬧一場只是冷戰那都算是給陳曦顏面了。

  關平和法正扛著陳曦到繁簡門口,沒等敲門就聽到里面清冷的聲音傳了出來,“進來吧。”

  看著房內的繁簡,還有四個陪嫁的侍女,關平和法正將陳曦放在床上,徐徐退了出去。

  將四個陪嫁的侍女驅逐出去之后,繁簡小心的將門關好,看著躺在自己的床上的陳曦,不由得面上一喜,伸手撫摸著陳曦的臉龐。

  陳曦模模糊糊的拍了拍撓自己癢癢的那只蚊子,翻了一下繼續休息。

  “嘻嘻。”繁簡一樂,將自己腦袋上的鳳冠卸了下來,又去掉扎在頭發中的鳳釵,搖了搖頭,將自己一頭烏發零散的垂落了下來,這些本應該是作為夫君的陳曦該做的事情,而繁簡自己卻動手一一取下。

  繁簡抱著陳曦緩緩躺下,陳曦能來她已經很滿意了,陳蘭的那一份夫人文書讓她產生了太多的危機感,不過少女的滿足有時候卻又是那么的簡單。

  不知道過了多久,繁簡模模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卻看到有人在看著自己。

  “睡著了啊。”陳曦將繁簡的長發捏在手上,用手指不斷的纏繞。

  繁簡雙頰不由得緋紅一片,頷首弱弱的說道,“等夫君等的睡著了,我是不是很沒用?”

  “也是我喝的太多了。”陳曦溫和的說道,“忘了你的感受了,沒必要委屈自己的。”

  “夫君……”繁簡拉著長音說道。

  “簡兒,睡吧。”陳曦拍了怕繁簡的背部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同樣是簡兒這個稱呼,這一次繁簡卻感覺到是如此的溫暖,只感覺到一道暖流從自己的心田掃過,扭捏了一會兒之后,如同蚊鳴一般的聲音傳到陳曦的耳中。

  “夫君,我們歇息吧。”

  “嗯。”

  眼見陳曦沒有絲毫動彈的想法,繁簡默默地伸手解開陳曦的衣服,趴在陳曦的耳邊輕聲地說道,“夫君,讓妾身陳繁氏伺候您休息吧……”

  “你了解嗎……”

  繁簡嘟了嘟嘴,略帶不滿的口氣對著陳曦說道,“在夫君帶我來泰山的時候,家族的里面的長輩就教導過了,不過夫君一直抗拒著我,寧可去煙花柳巷那種地方尋歡作樂,也不愿意碰我。”開始如果還是不滿的話,后面那些話怨氣已經大的讓陳曦有些畏懼了。

  說完之后繁簡仿佛放下了所有的負擔,靜靜的為陳曦脫下衣物。

  一陣風吹過,原本明亮的屋子徹底融入了黑暗,風聲中傳來幾絲悄聲竊語,隨后便消散在這寬闊的院落之中。

  另一處一直黑暗的院落,也在這時傳來了一聲嘆息,雖說早就知道陳曦會先去繁簡那里,陳蘭也沒有一點想要爭奪的心思,甚至回到自己院落的第一時間就脫去了嫁衣,卸掉了鳳冠,鳳釵,直接熄滅了燈火,但是卻一直沒有辦法進入睡眠,新婚之夜,她一生之中必然就這一次了,可惜卻沒有辦法做到完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