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一章 祥瑞與婚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穿著純黑色繡著金線的綢袍,帶著冕冠駕著車緩緩地朝著朝著繁良那里前行,這一身衣服僅僅是列侯的常服,本來按照婚禮的僭越一等的做法,陳曦穿的應該是諸侯服飾,不過在陳曦看來與其穿李榷和郭汜送的諸侯服袍還不如穿陳蘭一針一線繡出來的列侯服飾。

  “子川,恭喜了。”冬日的陽光照射在身上溫暖無比,四周圍繞著認識不認識的人恭賀的聲,陳曦已經徹底淹沒在其中了,只剩下不斷的感謝。

  “咦,這是什么?”就在陳曦穿過中央準備拐入小巷子的時候,一個桃子從天上而降,落到了甘寧的手上,而這一個桃子就像是預告一樣,眾人抬頭的時候,天空已經有不少的桃子落了下來。

  “哈哈哈,蟠桃!”甘寧大笑一聲,第一時間躍入空中,伸手將數個桃子撈在了手上。

  “豈能讓興霸專美!”太史慈眼見甘寧飛身而起,原本的驚駭全然消失,于是一躍而起,朝著那些桃子的方向伸手,隨后不論是關羽,張飛,還是華雄,許褚,亦或是武安國,典韋,只要擁有實力的全部飛身而起,搶奪空中落下來的桃子。

  短短一瞬間,原本從天而降的桃子全部就被搶奪一空,看著手上絨毛未衰的蟠桃,接手的眾人皆是一愣,這個該怎么處理,天降祥瑞?

  不等他們思考該怎么處理。只見紛紛揚揚的桃花已經如同花雨一般飛落來下來。

  “祥瑞啊!”也不知道是誰一聲高叫,眾人皆是一怔,隨后便是此起彼伏的恭賀劉備的聲音。就連陳曦也穿著一身服袍對著劉備恭賀了起來。

  那些前來觀禮的諸侯使臣在見到這一幕皆是一愣,尤其是陳群在第一個桃子落下來的時候就盯著劉備,他從劉備的臉上看到了震驚,看到了惶恐,也就是說這個祥瑞不是劉備制造的,尤其是典韋也搶到了三個蟠桃更是讓陳群大吃一驚。

  等到桃花落下來的時候陳群已經麻木了,木木的看著花雨落在自己身上。就算不伸手他也能感覺到這桃花是貨真價實的,等到典韋將一個桃子塞到他手上。然后自己拿著桃子開啃的時候,陳群已經完全相信了這桃花的真實性,實打實的天降花雨。

  “恭喜主公,賀喜主公。”甘寧大笑著將自己的桃遞給劉備。其他的人也同樣如此,只有典韋已經啃了大半。

  “你們怎么不吃?”典韋發現其他人都盯著自己在啃桃子,于是抬頭左右看了一下,好奇的問道。

  眾人皆是無語,而劉備現在也算是反應了過來,大笑道,“既然是天降祥瑞,也沒說一定是賜予我劉玄德的,既然如此。我且與眾位分而食之!”

  劉備的話讓沮授和陳群不由得一愣,只聽周遭皆是高呼“玄德公仁德”的聲音,默默感嘆。劉玄德不愧是白手起家的人物,不說別的,就這魄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媲美的。

  陳曦一口將他的那一塊桃肉吞了下去,然后聽著周遭眾人吞咽了那薄薄一片桃肉,皆言仙家蟠桃果然極甜,陳曦不由的扯了扯嘴。且不說那么薄薄一片你能嘗出來什么,就是吃下去一整個你也嘗不出來那所謂極甜的桃肉。他和曲奇種出來的東西,他能不知道?

  吃了“仙桃”,場上的氣氛變得更為熱烈,四周擁簇的百姓注意力也從陳曦身上轉移到了劉備身上,各種贊美之詞毫不吝惜的朝著劉備招呼,而完全不知道祥瑞是怎么回事的劉備現在根本沒有緩過神來,只能靠著本能應付著眾人的擁簇。

  呵呵呵,玄德公可是真的不知道祥瑞是怎么回事的,所以陳群,沮授,陳登你們也就不要想著從他臉上看出來什么了。

  陳曦一臉微笑的朝著繁良的方向行進,有這么多人見證的祥瑞,不管你們信不信,治下的百姓都會相信的,甚至于一些崇信鬼神的世家也由不得回去神思。

  “趙將軍,你確定撇了地方沒有問題嗎?”曲奇有些好奇的問著趙云,話說丟這東西要不被人發現,還要丟的準,而且不能損壞,需要的控制力非常的強。

  “沒有問題。”趙云搖了搖頭說道,“只要是你說的那個方向,絕對一個不落都在那個范圍之內,而且也沒有壞了的。”

  “如此便好。”曲奇微微一笑,“走我們去參加子川的婚宴,該做的我們都做了。”

  “漢謀,我們這么做有意義嗎?”趙云快步跟上問道,他完全不明白這么做的意義。

  “有,君權天授。”曲奇冷笑著說道,“但是又有誰知道什么是天?有機會借用天的力量,為什么不用?”

  趙云沉默,他已經能想象到,自己那些東西丟過去會造成什么情況了,不過他屬于嘴非常嚴的人,正因為這樣,既然他答應了陳曦,那么就不會告訴任何人這件事的本質。

  從繁良那里接回繁簡和陳蘭,看著兩人那嬌艷如花的面龐,陳曦默默地伸手,將兩人同時抓住,一左一右的帶出繁家,然后抱到自己的車駕上。

  繁簡在左,陳曦在中,陳蘭在右,平靜的跨入陳家的正廳,陳群上前開口念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陳曦聽得昏昏欲睡,陳群可算是將那一段贊詞念完了,之后只要當作背景音樂就行了。

  “新人,請沃盥。”陳家的老婆子穿著一身玄色綢袍,端著金盆,盛滿水放到陳曦三人的面前。

  陳曦伸手在清水之中晃了晃手,然后用毛巾擦干,再一次挽住繁簡和陳蘭,陳群的背景音樂再一次換了一首詩歌。

  “對席,同牢。”糜竺對著陳曦一笑,然后命人將早已準備好的坐榻還有食案搬了上來。

  陳曦從早已準備好的鼎中舀出吃食分給繁簡和陳蘭,然后三人分而食之。

  “簡兒,速度吃,現在不吃,之后就等著餓吧!”陳曦看繁簡小口小口的吃著肉食小聲的嘀咕道,畢竟古代婚禮是晚上才開始的,中午就沒吃飯,等陳曦折騰完不到申時才奇怪了。

  不過這也就是一個儀式,果然還沒吃兩口,連食案都被人端走了,陳群的詞曲又變了一個曲目。

  “喝吧……”糜竺笑著將兩個拴著紅線的葫蘆遞給陳曦,酒缸已經遞了過來,將葫蘆一分為二,先遞給繁簡,兩人喝了一瓢苦酒,隨后又將另一只葫蘆分成兩半遞給陳蘭,又喝了一瓢苦酒,陳曦的臉都苦成了苦瓜了。

  要知道這個就意味著夫妻同甘共苦,所以越苦越意味著甜蜜,陳曦現在已經苦到心里了。

  緩手將繁簡和陳蘭耳邊的瓔珞摘下,然后抬手朝著眾人展示一番,到這里實際上便已經算是合法的夫婦了。

  用小刀各自割下一小撮發絲,陳曦沒有將自己的分成兩撮,而是直接將陳蘭和繁簡的一起和自己的用紅繩綁了起來。

  “禮成!”糜竺歡呼一聲(周禮沒有拜堂的)。

  “恭喜,恭喜!”隨后原本拘束的站在兩排的眾人直接擁擠了上來,將陳曦圍住,而陳蘭和繁簡則已經被送到了各自的房間,這里的一切都將交由陳曦來應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