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章 人來齊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在婚禮的前一天簡雍總算是跟著劉表的使臣伊籍趕了回來,而甘寧和太史慈也算是連夜奔馳,拉著一車的土特產珍珠,珊瑚,象牙趕了回來,路上還遇到剛剛將劉虞送到長安之后回轉青州的武安國。

  話說武安國要不是劉虞那件事情,本應該早早的到了泰山,不過孔融怕路上出意外只好讓武安國親自去送劉虞,畢竟雍州那地方現在已經亂的不像話了。

  等將劉虞送到長安的時候,劉虞已經徹底平靜了下來,不過看著那群衣衫襤褸的大臣,劉虞很明顯有些抽搐,可惜還是被太尉楊彪接走了,目送劉虞幾百米,武安國就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危險的地方。

  之后武安國一路狂趕,總算是在陳曦結婚之前趕到了奉高,他可算得上是關羽張飛華雄他們的熟人,自然華雄看到他們的時候也就少不了來親自迎接了。

  “哈哈哈,安國,興霸,子義你們再晚來一天軍師絕對會暴怒的。”華雄大笑,看著風塵仆仆的三人說道。

  “哼,我們可是去搞禮物了。”甘寧不滿地說道,“給你一顆。”甘寧從懷里掏出一顆小雞蛋大小的珍珠丟給華雄,“到時候讓你見識一下哥們的禮物。”

  甘寧已經俗氣到家了,不過敗家子砸錢的氣勢也是讓很多人震驚的,就比如華雄,雖說小雞蛋大小的珍珠不是沒在豫州搜刮出來過。但是像甘寧這種和他不太熟的武將直接丟給他一顆還真沒見過。

  “子健,收下吧,這東西不值錢的。”太史慈擺了擺手說道。“雖說挺大的,但真的不值錢。”太史慈說著從自己腰上掛的口袋里拿出一顆更大的渾圓珍珠,“那地方經年累月,家家都有,也就我們這些土豹子覺得值錢。”

  華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哪里這么猛,家家都有珍珠。這不是逼著我去打劫嗎?

  “所以我很俗氣的準備了一斗五顏六色的珍珠。”甘寧一臉得意地說道。

  “五顏六色?”華雄眼睛都快凸出來了。

  “是啊,五顏六色的。那一斗也有我一半。”太史慈覺得原本高雅的自己自從跟著甘寧之后就變得俗氣了起來,不過這種事情蠻震撼的,一斗五顏六色的珍珠啊。

  說著甘寧還掏了幾個別的顏色的珍珠,“以后有機會帶你也去一趟。那地方便宜和貴的東西恰恰相反。”

  “那就說定了,我也想去那種地方看看。”華雄哈哈一笑,對于甘寧說的那種地方他很有興趣的。

  “走了,走了,我們先去將禮物送去再說。借我幾個人,甘藍你去糜家給我搞幾個禮箱,最晚今天要送進去,明天送就丟人了。”甘寧抬頭看了看太陽,然后轉過頭來對著華雄問道。

  “沒問題的。禮箱這幾天糜家一直都有,你們和我一起去吧,洗個澡梳理一下。對了你們兩個是一起送還是分開?”華雄點了點頭,這個點再不送去也就遲了,怎么說也都是同僚,華雄打算搭把手。

  拉著武安國到糜家商鋪,將禮物全部拿出來開始包裝,看著那琳瑯滿目的珠寶。華雄不由得有些眼熱,甘寧這家伙打劫了那里?這還真是一斗五顏六色的珍珠。雖說白色的過了半,但實打實的各種顏色。

  “抬走抬走。”甘寧將禮物裝好之后,寫了一張禮單,然后就命華雄的手下抱著箱子朝著陳曦家的方向搬去。

  “你們打劫了哪個小國吧!”華雄看著那用紅布包住的九根三尺有余的象牙,八顆幾乎和鵝蛋一般大小的珍珠,接近八尺的巨大火紅色珊瑚,看的華雄簡直雙眼放光,深居內地的華雄什么時候見過這種東西。

  “這些東西在那個地方都很珍貴,在我們這里,嘖嘖嘖,你懂的。”剛剛洗完澡濕漉漉的甘寧哈哈一笑,“要不是時間不夠我還能再搜刮兩下,可惜時間不夠了。”

  “你再繼續搜刮,我們都趕不回來了。”剛剛洗完澡的太史慈鄙視的看了一眼甘寧,“要是趕不上的話,回來補軍師的恭賀之禮,完全沒價值了。”

  “走了,走了,否則趕不上時間了。”甘寧洗梳完畢,換了身衣服內氣一蒸一身干爽。

  “我的也好了。”武安國嘆了口氣說道,和甘寧那種俗氣的禮物相比,孔融給他的賀禮就簡單了很多,珠寶沒有,不過卻送了幾卷孔子時期的竹簡,又準備了兩塊白玉璧,玉如意一件,蟠龍香爐一件,不過這些都是有些歷史的古物,除了這些剩下的便是壓箱的金銀百斤。

  話說從某種角度孔融才是土豪,不愧是圣人后裔,自家源遠流長,隨便找幾件東西都能作為禮物了。

  陳曦這兩天和人拱手作揖已經做的腰痛了,有些人讓管家應對還可以,但是某些人就必須陳曦自己來迎接了,話說陳曦現在才發現,成天鬧著一貧如洗的郭嘉和一身青衣基本不換的賈詡和李儒原來一點都不窮的。

  該說這個時代乃至之后的官本位思想,導致他們再窮手頭都是會有余錢的是吧,至于這些錢是怎么來的陳曦也懶得去管,這些事情自有滿寵去處理,按照滿寵那種剛正不阿的心性,只要有人敢觸碰他的底線,他就會和對方死磕,根本不會顧及對方的身份。

  突然覺得結婚也不容易啊。陳曦嘆了口氣望著繁良居住的地方,李榷和郭汜的使者和陳曦估計的有些不同,他們在到來之后就將圣旨給了陳曦,冊封潁上亭侯,同樣夫人的文書也下放到了陳蘭和繁簡那里,和陳蘭那種狂喜不同,繁簡很明顯有些不樂意。

  “軍師好久不見。”一身錦袍的甘寧對著陳曦一禮,隨后大笑道,“我的表現沒有讓你失望吧!哇哈哈哈!”

  “見過軍師。”太史慈拱手一禮。

  “子川,虎牢一別,我們又見面了。”武安國對著陳曦拱手一禮。

  “我很滿意。”陳曦對于甘寧的跳脫有些無奈,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隨后對著太史慈回了一禮,然后扭頭這武安國說道,“是啊,安國兄可有來我泰山任職的想法。”

  “文舉讓我來了就呆在這里聽命玄德公。”武安國平靜地說道,他和孔融并非主仆,不過孔融救他一命,他愿以死相報。

  “好好好。”陳曦一臉的喜意,這可是和呂布對磕了三十招才敗了高手,不說別的武力絕對有保證的。

  陳管家接過禮單又是一陣驚駭,這幾天他已經被各家的禮單嚇了好幾次了,但是這一次甘寧和太史慈合送的禮單依舊嚇住了他。

  “三尺象牙九根,五色珍珠一斗……”陳管家古板的聲音出現在了陳家門外。

  陳曦抬頭看著一臉笑意的甘寧,“珠崖郡你們已經去過了是吧,那里果然有做生意的必要是吧。”

  “獨門的生意,稱之土皇帝完全沒錯,正如軍師所言,青州的興旺,依靠那里沒有問題的。”甘寧一掃之前的嬉皮笑臉。

  “那里只能作為一時的錢袋,不過也足夠了,麻煩你了。”陳曦搖了搖頭,“明天的婚禮早早來,有事情要見證的,可別忘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