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陳曦,陳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隨著趙云的歸來,一路路的諸侯使臣,還有世家之后逐漸的聚集到了奉高,不管是抱著結盟,還是作為世家前來押注到了這個時候都需要前來見上陳曦一面。

  初平三年閏十一月,劉備手下的文武群臣終于在陳曦婚禮之前都趕回了泰山,相對的陳曦收賀禮收的也是手軟!

  整整一年的戰爭沒輸過,自然每一個大臣手上都是富裕至極,陳曦又屬于劉備手下位高權重的角色,自然文武群臣都沒有少了自己的那一份禮物。

  再加之泰山商業繁華,雖說明面上處理這些的是糜家,甄家,以及甘夫人,但是所有的大商人都知道最一開始制定規則的便是陳曦,所以想在泰山混的好,那么就少不了陳曦的人情。

  陳群準時將拜帖遞進陳曦的府邸之后,很快陳曦就帶著管家親自前來迎接,話說這是沒有女主人,要是有的話,陳曦也會帶上一起迎接的,可惜最近幾天陳蘭和繁簡不光是晚上不在陳家,白天也不出現了。

  “潁川陳家家主陳群,陳長文。”陳群沒有做其他的介紹,他來陳曦這里本身就只有一個家主的身份。

  “唉,潁川陳家,陳曦,陳子川。”陳曦苦笑了兩下說道,“見到了你之后,突然覺得沒有意思了,請了。”

  陳群平靜的朝著陳家走去,陳管家隨意的將門掩上,然后低著頭跟在陳群的后面。

  “坐吧,其他的話也就不多說了。以前沒機會見面真是有些可惜。”陳曦平靜的說道,對于陳群這種不驕不躁,心平氣和的心性微微有些驚異。畢竟陳群現在面對可是一個和他爭奪家族正統的敵人,居然依舊能保持著這種儒雅的風度,該說陳家的世家子教育極其優秀是吧。

  “我也有些可惜,如此人物沒得我陳家大力栽培,不過也沒什么你畢竟姓陳。”陳群也有些感慨地說道,“有些事情我該告訴你了,你已經證明了你能力了。”

  “要是固化士族這件事的話。我已經知道了,我不贊同。”陳曦擺了擺手說道,“你應該知道玄德公在祭壇上對著萬民說了什么。所以就這條而言我們是背道而馳的,還有其他的事情沒有?”

  陳群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但也沒有太多的驚訝,“陳家的資源你可以動用了。以后你可以代表陳家。你的一舉一動都會有無數世家追隨。”

  “也就是我現在做的事情可以算是陳家或者天下世家的某一次嘗試?”陳曦平和的看著陳群,“果然天下世家都不是省油的燈,或者該說,就算是一個家族內部也有不同的思想是吧。”

  “對,現在的你可以作為陳家的臺面人物,也就是世家的標桿之一,你的選擇不管錯誤還是正確都會有人跟隨,如果說你現在做的事情是以前所有世家都存在的弱勢力量。那么隨著你上臺,那些原本因為和你相同思想而被鎮壓的世家子。現在都會被作為棋子丟到你這里,因為你代表的是陳家。”陳群帶著一抹嘲諷說道。

  “我就知道,世家不是一個整體,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也好,告訴那些家族,這些人我們泰山要了。”陳曦聳了聳肩說道。

  “之前我聽劉玄德在祭壇上的誓言還以為你們要滅世家,從你這口氣里面并不是那些極端排斥世家的寒門口氣,有興趣給我說一下你怎么想的,讓我借鑒借鑒。”陳群饒有興趣的問道。

  “畢竟我也是出生于世家啊。”陳曦瞥了一眼陳群說道,“那些奪我家產的人呢?”

  “已經貶為奴仆了,家族大了,誰也不能保證是干凈的。”陳群口氣毫無波瀾,這種事情他已經見得太多了。

  “寒門就算是贏了,最后也會變成世家的,所以沒必要為了某一代的原因特意滅掉世家,我只能說如果有世家不長眼堵在我的前方,那滅掉就是理所當然,至于特意針對世家,我還沒有那么傻。”陳曦無所謂地說道。

  “千古悠悠,永恒永遠是一個悖論,世家到了該消亡的時候自然會消亡,而且到了那個時候自有人會伸出手推一把,至于現在,就算是普及教育,就算是錢糧充足的普及教育,真就能將世家消亡?”陳曦側頭冷笑。

  陳群眼眸微微一凝,他現在有些拿不住陳曦的到底是怎么想,低頭抿了一口茶水,沒有說話。

  “怕我詐你是吧。”陳曦隨意的說道。

  “畢竟你陳子川也不是易與之輩,我不謹慎一些到時候家族被賣了可能都不知道。”陳群幽幽地說道。

  “算了吧,我們各自走各自的道路吧,時間會驗證你的固化階級正確,還是我的方式正確。”陳曦也不想對陳群詳細解釋,不得不承認普及教育外加開科取士的確會讓絕大多數的世家走向末路,但是也會鑄就一些世代精英延綿不絕的家族。

  說實在的陳曦沒想過滅掉世家,他做的只是將渣滓篩下去,讓底層有成長起來的希望,而等到底層成長起來,在那遠遠超過世家基數中成長出來的天才,依舊不是世家精英的對手,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被世家壓著也別抱怨了,那個時候陳曦絕對不會插手。

  陳曦可以允許世家世代福澤延綿,但條件是,世家必須表現出足夠匹配這份福澤的能力,固化階層那種徹底失去進取心的做法在陳曦看來完全不可取。

  “也好,我們各自驗證自己的方案吧,現在袁家和楊家分別以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爭奪天下正統之位,作為押注的代表便是我們陳家,荀家,崔家幾個家族了。不過我不看好楊家。”陳群也不想和陳曦討論誰對誰錯這種沒有價值的問題,他來就是交代幾件事而已,然后將陳曦的身份擺在臺面上。

  不管陳群多么的不爽,潁川陳家出現陳曦這么一個人物,他不承認,自然有別人承認。與其讓別人承認后損害家主的權威,還不如陳群自己來承認。

  每一個家族的家主都有身不由己的時刻,獲得權力,就需要背負責任,獲得自由就需要凈身出戶,自己打拼,這就是秦漢世家延綿不息的原因。

  將陳群送出門之后,陳管家跟在陳曦身后,都快跟到內院的時候,陳管家終于開口了,“老爺您現在已經是侯爺了,為什么不趁著剛剛的機會好好羞辱一下對方。”

  “因為沒有必要,對于一個高傲的人,親眼看著當初自己俯視的對象一點一點的超越自己,最后不得不仰望的時候,這對于他們來說比任何的羞辱都痛苦,他們的高傲會永遠的折磨著他們。”陳曦望著天空淡然地說道,“事實擺在眼前,他們自己就會看到,言語的羞辱,只能暴露心性的不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