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二章 讓我帶兵?這是什么主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和賈詡一票子人就在研究著該如何處理徐州即將發生的事情,雖說“冬日不戰”一般來說是這個時期的戰爭規定,但是想想曹‘操’那種‘性’格,包括賈詡在內都只能嘆一句,真出這件事直接開打的幾率足足有九成。

  “子川,你這個布置有問題吧。”魯肅盯著陳曦的軍隊調動圖有些不解的問道,“這個架勢就差直說徐州必輸吧,三萬丹陽‘精’銳,有一半都是跟陶謙征過西涼的‘精’銳,其他的也都經歷過平闕宣的老兵,就算陶恭祖年老體衰,手下將校靠感覺打,都不會輸到你布置的這種情況吧。”

  劉曄等人包括諸葛亮都起身看著陳曦的布置,最后統一的結論就是除非陶謙腦子‘抽’了否則絕對不可能全軍潰散,這些都是百戰‘精’銳,要輸到那么慘也不容易。

  “有一種說法叫做有備無患,孔明你應該能理解吧,未雨綢繆什么的。”陳曦轉頭看了一圈眾人,最后還是將目光落到了諸葛亮身上,這是唯一一個可能能倒向他的角‘色’了,其他人絕對不會信的。

  “未雨綢繆倒是有禮,但是完全不必如此,你們之前在說的時候,我也在看,按照你們之前的兵力布置,歷城的關將軍,臧將軍,郭軍師,青州西部布置的屯田兵團,中央調動的于將軍的一正兩輔三個兵團,還有海上布置的水軍,開‘春’你們是打算在三個月之內一路平推到海邊吧。”諸葛亮指著地圖上的布置說道,并沒有回答陳曦的問題。反倒詢問別的事情。

  “對。”陳曦點了點頭。“這就是我們一早的既定戰略,原因我想以你的智力也知道。”

  “就兵力而言今年的時候就能平推青州,但是無法做到治理是吧,糧草,官吏,農具,種子。住宅都不夠是吧。”諸葛亮抬頭面上帶著一抹自信說道。

  “很正確。”法正饒有興趣的看著諸葛亮,對方越強越有胖揍的價值,正因為這樣法正的眼光已經帶上一些惡意,正準備找機會好好練練手,在一個聰明的小朋友身上刷到一些虐人的快感。

  “三個月之內平推到海邊,屯田兵團跟進,一路收攏,而現在陳侯正在大批招錄的預備官員也是為了那個時候準備的吧,囤積的大量糧食。農具也一樣,明年四月中旬到五月中旬就足夠平定,然后趕上夏種。不存在今年平定因為治理不善導致治下內‘亂’帶來的一系列不良后果。”諸葛亮說這個話的時候愈發的自信,而法正看著諸葛亮的神情也逐漸的表‘露’出慢慢的惡意。

  “差不多就這樣,我沒打下,那就不屬于我們。我們不管也就能說的過去。但是當我們打下來,那就不得不管,我們背不起一百多萬人口六七個月的負擔,所以我寧可建施粥棚讓他們感恩戴德,也不想打下來勞心勞力讓他們咒罵,沒辦法人力有時窮!”陳曦聳了聳肩說道。

  隨后看到其他人看向他古怪的眼神,陳曦無語所謂的說道,“我從沒說過我是那種舍己為人的人,救人先救己,要是連自己都沒有辦法保住。怎么去拯救別人,不過以后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基本上完整握住青州加上我們戰略儲備資源,只要不出現有人故意毀掉產糧地這種事情,天災不會有太大影響的。”

  賈詡看了一眼陳曦,眼中‘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頗有一副引為知己的念頭。

  “救人先救己,自身難保談何救人。”法正滿不在乎地說道,“再說基本上也沒有人能將子川‘逼’到那種程度!”

  “嗯,除了初期,估計以后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所以以后咱都是大愛蒼生仁德仁義的表現。”陳曦收起之前悲痛的神‘色’,一臉笑意的說道。

  其實陳曦知道自己的理念和曹‘操’有些接近,都是救人先救己,但是他不認可曹‘操’的一點就是,曹‘操’的救己完全超乎常規范圍的救己了,甚至在沒有達到曹‘操’理念之前曹‘操’的救己方式基本都是損人等于利己,這讓陳曦接受不能,他做不到那種程度。

  “君子困于厄,不損他人而救己,此為善。”諸葛亮無所謂地說道,這種事情有什么好說的,又沒干損人利己的事情,只是在自救而已,等我自己爬上岸,再救你就算得上是非常的仁德了。

  “翻過,翻過,不談這個了,我覺得我做的很不錯,也不知道蘇雙和張世平這次能搞到多少牛馬,去一趟塞外來回就是大半年,年后平推青州,夏種就看他們的牛馬了。”陳曦擺了擺手表示這件事還是不要談了。

  “牧牛也能耕作?”諸葛亮不解的問道。

  “穿環就可以了。”法正隨意的說道。

  “哦。”也不知道諸葛亮懂沒懂就應了一聲。

  “繼續說徐州,看看你的兵力布置,子川布置的青州攻略可以說不可動搖的根基,所以只能用其他人。”法正眼見無人說話,一臉微笑的對著諸葛亮說道。

  “我傾向于救援,我出身徐州,對于那里比你們了解能略微深刻一點,陶恭祖本人確實不錯,但是畢竟年老體衰到時候率兵的必然是世家子弟,而陳家和趙家與陶恭祖并不對付,那剩下的就只有曹家了,曹家曹豹深得陶恭祖看重。”說道這里諸葛亮并不再說,只是看著法正,他早就注意到法正毫無掩飾的滿滿惡意了。

  “曹豹?”法正畢竟是在賈詡那里‘混’出來的,各個地方有名有姓的人物都知道一些,曹豹這名字在陶謙那里出現了不少,不過就現在搜集到的情況看來,曹豹是一個名士,一個擅長吹噓的謀士。

  “要是這個人的話,咦,剛想說,他就來了!”賈詡剛想開口,余光瞟到進來的劉琰面有古怪的說道。

  頓時所有人或是扭頭,或是抬頭都看到了劉琰,然后懂事的都暗暗嘆了口氣,讓劉琰領兵的話,會有什么結果那還用說。

  “威碩你回來了,問你件事,你領三萬‘精’銳大軍作戰有把握沒?”陳曦張口就問道。

  “這怎么可以,我這人別的沒有就是特別有自知之明,你讓我去和人吹牛打屁搞宣傳沒什么問題,你叫我去領兵作戰,那不行,絕對不行!”劉琰將腦袋搖的啊,“三萬人都不夠我敗的,誰給出的這個‘騷’主意!”h)

Ps:求票票求票票求票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