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一章 華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啊!”陳群被甩到一邊,回身過來第一眼就看到扎在戲志才腦袋上的銀針,直接崩潰了,“給我將這個刺客拿下!”陳群已經出離憤怒了,戲志才在自己面前被人干掉了回去直接不用給曹操解釋了。《頂〈點《小說www.23w.co

  “閃開!再耽擱一盞茶的時間神仙降世他都是死路一條。”別看陳群是一個二十多歲年輕力壯的帥小伙,但是完全不是這么一個小老頭的對手,撲過來的瞬間就被小老頭一腳揣了出去。

  “那個威碩,我的藥箱呢?”華佗對著門外問道,話說他剛剛進驛站就有人喊快叫醫者,富有醫德的華佗直接就拐了進來,結果進門就看到了一個基本是死人的家伙,差不多精氣神算是全滅,只保留了一口氣,勉力支撐著不死,這是造了多大的孽,出這種惡疾?

  對方造什么孽那是對方的事情,救人那是自己的事情,所以華佗第一時間就將三根銀針撇了出去,精氣神繼續流逝的話那就不用活了,救回來都廢了。

  “老爺子您消停一點啊!”劉琰像一個藥童一樣背著一個藥箱跑了過來,“呦,這不是長文嗎?好久不見,好久不見,我去,趕緊住手,趕緊住手,他是在救人,有華老爺子在,你床上那位命算是保住了,長文住手!”

  劉琰進門就看到陳群命人將華佗包圍起來,看那架勢仿佛馬上就要對華佗下狠手,于是大聲的招呼著陳群然后往里面擠。將華佗從雍州引過來的路上劉琰已經見到這位爺的神奇了,堅決不能出事的。

  “威碩?”陳群有些愣神的看著劉琰,想了好久才想起來這家伙是劉琰。“你說他是醫師?銀針扎在天靈蓋你給說他是醫師,他這是在殺人!”

  “我就沒見過像他這么厲害的醫師。”劉琰先是將藥箱遞給華佗,“這可是我花了大功夫才請過來的醫師,你不知道這位水平有多高,嘖嘖嘖,放心只要他出手,你床上那位死不了的。安心安心,退開退開。”

  陳群雖說有些猶豫但還是命護衛退下,“威碩。你確定他能行,最近志才已經吐了兩次血,而這一次就算我不懂醫術,也看得出來志才大限將至。”

  “放心。放心。這不是還沒死嗎?”劉琰現在對于華佗擁有著絕對的自信,“在兗州的時候他撿了一個死人都救活了,別說這個還么死。”

  “那是假死。”華佗扭過頭說道。

  “別聽他的,在那個老頭眼中估計就沒有救不活那一說,兗州的時候,我帶著他去酒樓吃飯,結果正吃著有一個乞丐拉著他父親準備去埋葬,都沒呼吸。沒心跳,估計身子都快涼了。他都給救活了。”劉琰嘖嘖稱奇,話說他也就是那一次之后真服了華佗。

  “那是他沒死,我說了很多次了。”華佗橫了一眼劉琰,快速得在施針間隙給陳群解釋道,“有心跳、脈搏只是不明顯罷了。”

  “看吧,高人都喜歡將自己裝的和普通人一樣。”劉琰聳了聳肩說道。

  “情況穩定住了,紙筆給我。”華佗將一根根針抽走,然后扭頭對著劉琰說道。

  “醫生,志才如何了。”陳群看著被華佗放平的戲志才,雖說他不是醫生,但是也能看出這個時候的戲志才臉色遠比之前好的太多了,要說之前是大限將至的話,那么現在估摸著還能支撐一段時間。

  “只能說死不了,前后傷了兩次,一次傷到元氣,未等恢復再次受到更大的創傷,這一次傷到了根基,不過性命算是保住了。”華佗一邊寫藥方,一邊解釋道。

  “那志才什么時候能醒過來。”陳群松了一口氣,只要沒死那就好說。

  “醒來只是時間問題,他很執著,大概是有什么執念沒完成吧,所以剛剛說錯了,你直接撲過去的話,他只會停止呼吸或者心臟停止跳動,其他的沒什么。”華佗的話在陳群看來簡直不可理喻。

  “看吧,這位大爺的生死觀念和我們完全不同,說不定腦袋掉了,人家都能接上來。”劉琰哈哈大笑道。“不過你床上這位夠慘啊,以前老爺子都是藥到病除,沒想到這次居然會說這種話。”

  “多謝老先生。”陳群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還能醒來那就更好了,之前一副已經要死了的面色,現在居然沒死還真是夠幸運了。

  “我不能確定他什么時候醒來,多多調養一下。”說著華佗將藥方交給陳群,“運氣好的話一個月就能醒過來,運氣不好死的時候就會醒過來。”

  華佗看起來一點忌諱都沒有,而陳群聽到這話面色直接黑成了鍋底,這上下起伏,這感覺簡直是前腳跨上天堂,隨后就被踹下地獄。

  “給錢吧。”看華佗站在陳群一旁不說話,而陳群也是一副不為所動的表情,劉琰嘆了口氣說道。

  “哈?”陳群一愣,“去,取百金給華醫師作為酬金。”

  華佗將錢接過,也沒說給多了這種話,直接往劉琰身上一掛,然后就轉身離開了,臨走時交代了一句,“要是醒了或者病情惡化了就來找我,我就在隔壁。”

  “咳咳,長文,你別介意啊,這個他就是這樣,誰讓你有錢呢,他給窮人看病不收錢,倒貼都行,像我們這種人家就當做劫富濟貧了。”劉琰怕陳群一時不爽去找華佗麻煩于是解釋了一下。

  “花百金將志才救回來有什么不值得的?”陳群笑了笑說道,“有能力的人制定規則一直都是這樣。”

  “你能理解就好了,有事你就去找他,我今天剛剛回泰山,還需要去給子川稟明一下,話說子川真是你們潁川陳家的啊!”劉琰眼見陳群沒將醫療費的事情放在心上于是閑扯了兩句。

  “嗯,是我們陳家的。”陳群沒有多言其他,只是點了點頭說道。

  “哦,我就先離開了,你床上那位有病就去找華醫師吧,除了要價高一些,醫術可以保證,順帶一說別想著用護衛整他,他可是我們泰山特意邀請的特殊人物。”劉琰朝著陳群叮囑了兩句一拱手便準備離開。

  陳群看著劉琰離開嘆了一口氣,以前他不怎么看的起的劉琰,現在也成了天下名士,名傳宇內,泰山好像什么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一般。

  想了想,陳群覺得自己還是買幾個侍女過來照顧戲志才算了,護衛什么的畢竟毛手毛腳的,現在換個一個被褥都換的這么麻煩的,一個姿色過得去的侍女也就四五萬錢而已,買上幾個省省心。

  想做就去做,陳群前腳邁出門就感覺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忘了,停腳下來想想,也沒想起什么,殊不知因為華佗,劉琰前后一個打岔,而陳群當時又處于精神緊繃的狀態,驚慌,狂亂,大喜一連串事情下來直接讓陳群將戲志才的遺言丟到了腦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