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七章 道不同不相為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道不同不相為謀啊!”陳曦帶著諸葛亮,面上浮現一抹苦澀的笑意,“有人因為責任,有人因為權謀,有人因為理想,怪不得古人言‘知己難求’。頂點小說”

  諸葛亮心有所感但是卻也沒有接過話茬,就那么平靜的跟著陳曦上了馬車,坐在二樓的諸葛瑾默默地看著這一幕,將端在手上的酒杯放下,他知道陳曦那句話有一部分是對他說的。

  看著馬車緩緩離去,諸葛瑾遙遙對著馬車舉杯,“孔明,希望你能成功,你選擇的不是你一個人的自由,我也背負的不光是我的責任,但愿諸葛家以后就靠你了!”

  諸葛瑾將酒杯重重放下,原本還有一些迷惘的眼神再一次變得堅定了起來,自由交給弟弟,責任由他背負。

  “司馬仲達這個人你見過嗎?”陳曦上了馬車之后一掃自己的郁悶,想起和諸葛亮隔堵墻的司馬懿,還是開口了,他很好奇這兩個住在隔壁的宿敵有沒有接觸過,要是接觸了又是誰占了上風。

  “司馬仲達?”諸葛亮可是記憶猶新,除了龐統,司馬懿是第一個讓他感覺到那么大的壓力的同輩。

  “嗯,就是比你大兩歲,并且住在你隔壁的那個少年。”陳曦描述了一下,有些失望,丞相和太尉撞上了不發生一點超友誼的故事是不是有些不太尋常啊。

  “哦,就是那個家伙啊,很厲害。”諸葛亮神色淡然地評價道。感覺就像是說,哦,你說的是那個路人甲啊!

  “咦。你和他接觸過?”陳曦瞬間振奮了,小丞相和小太尉撞上了,看諸葛亮淡然的神色肯定是發生了什么,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那個很厲害的評價。

  “前天他搗亂,我心情不太好,所以去找了他麻煩,不過他有些輸不起。”諸葛亮眼角斜視了一下說道。

  “細節細節。”陳曦精神頭上來了。

  “第一局下圍棋。他大意了,輸了,第二局他說是全力以赴又輸了。然后他就暴精神天賦要嚇我,結果把我的精神天賦削了,我用精神量將他嚇到了,之后又下了一局。有些匆忙。不過他還是輸了。”諸葛亮神色淡然但是面色又帶著一抹傲氣說道。

  陳曦以手撐住額頭,所有事情都結了,司馬懿居然玩不起,輸了耍賴放精神天賦,削了諸葛亮,又削了奉高城中除了陳曦所有人的精神天賦,感情號稱忍者神龜的司馬懿也有輸不起的時候,該說還是太年輕了是吧。

  另一邊糜竺已經瘋狂了。面前這個小屁孩居然也有精神天賦,那不就是明說除去人生閱歷還有治政經驗。自己的智力還不如面前這個小孩。

  隨后下一刻糜竺就像是被人剜肉一般心絞痛了一起來,有一個和他差不多一樣的孩子下圍棋輸了直接開精神天賦,而且這個小孩子居然還離開了。

  “喂喂喂,子仲你怎么了。”陳曦看著捂著自己心臟一個勁抽搐的糜竺有些慌亂的拍打道。

  “我心疼……”糜竺憋了好久之后,憋出來這么一句話,“這比法孝直更妖孽好不,都比你妖孽了,怎么就讓他們跑了,啊,我要回去將諸葛子瑜也抓過來。”

  糜竺已經完全顧及不上自己儒雅的外形了,也顧及不上諸葛亮還在身邊,直接狂亂了。

  “行了,行了,走的那兩個是我遠房親戚,不過可惜他們走的原因是道不同,沒得選擇了,所以你別發狂了。”陳曦無奈地說道,他已經看開了,司馬懿和司馬朗作為親戚沒去他家都說明很多東西了,道不同啊!

  安撫了兩下糜竺,陳曦就將心思又放在了諸葛亮身上了,陳曦相信諸葛亮沒有開玩笑,也就是實打實的司馬懿三戰皆墨!果然這丞相遇到太尉戰斗力總是有些不正常啊,

  司馬懿消掉了諸葛亮的精神天賦之后還是輸了,那么只能說要么司馬懿和諸葛亮差距大的根本不是精神天賦所能填平的,要么就是司馬懿的精神天賦根本對于本身沒有加成,畢竟只要是精神天賦,只要開啟就會增加思維強度,就算是魯肅那種和大腦不沾邊的精神天賦開啟之后對于思維也有相當程度的提升。

  “那依孔明看來仲達的精神天賦可有什么弊端。”陳曦笑著說道。

  “敵我不分。”諸葛亮一個字都沒有多說,剩下來的就是平靜的看著陳曦,一切交由陳曦來判斷。

  厲害啊,精神天賦,年齡,分析能力,不愧是諸葛孔明,最核心的東西保留在自己手上,其它部分展示出來獲得最大的認可。陳曦看著諸葛亮有些震撼,這完全就不應該是一個十二歲少年的表現,不愧是被記載成智多而近妖的諸葛亮啊。

  “證據呢?”陳曦好奇的問道。

  “司馬伯達和我兄都被抹消了精神天賦,司馬仲達沒辦法控制針對的對象。”諸葛亮平靜的說道。

  “好,多謝。”陳曦面上浮現一抹了然,既然是不分敵我那他們泰山就占了便宜,他陳子川的天賦抹不掉的。

  另一邊戲志才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劫胡了,還正在專心致志的應付著李優,好讓李優感覺到他的真的是想要給劉備送女人的誠意。

  “志才賢弟,此事就如此說定了。”李優朗笑著說道。

  “好說,好說,此事我回轉兗州,哦,不我現在就寫信給我主通知此事,必然會解救玄德公于危難之中,文儒兄且放心。”戲志才裝出一副狂喜的神色說道。

  劉備正廳外的許褚和典韋正在相互瞪視,若非兩人都是謹守命令的護衛,現在早就打了起來,不過就算兩人謹守命令沒有戰斗,但是折騰到現在也已經是火冒三丈了,恨不得將對面那個家伙拉住胖揍一頓。

  “惡來,我們走。”戲志才出來看著像兩堵墻一樣對立著的典韋一臉平和的說道,據他的估計再有個一兩天他就能將諸葛亮的精神天賦解析出來,所以他打算回驛站之后就不再出來,專心致志的解析諸葛亮的天賦,婚禮與情報的事情就全權交給陳群了。

  “軍師,等一下。”典韋走到許褚面前,“你叫許褚是吧,之前敢對我那么叫囂,有膽來城外,我讓你明白什么叫做力量!”

  “劃下道來,我一并接著!”許褚微一抬頭,一臉傲氣的瞪著典韋說道!

  “你等著,晚上你就能收到戰書!”典韋將自己的雙戟往身后一背,直接扭頭就走,他已經做好了明天將這個死胖子打的全身浮腫的準備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