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有些事情強求不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陳曦先是大喜隨后就是眉頭微皺,“孔明,你兄長諸葛子瑜既然知道我為何而來,為什么不下來?”

  陳曦看著諸葛亮一人下來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過還是不死心的詢問了一句。

  “我們是世家,而且這一代出眾之人并不多。”諸葛亮躬身一禮道,一句話道出了所有的無奈。

  “可否讓我見一面?”陳曦有些無奈地說道,世家不僅僅意味著壟斷的知識,不息的榮耀,也意味著一種責任,一種必須有人背負的責任。

  諸葛亮微微搖頭,“我自負自己不弱于兄長,兄長選擇了自己的道路,我也選擇了我的方向。”

  諸葛亮的氣度讓糜竺仿佛看到了魯肅的仁厚和陳曦的智珠在握,還有那淡然的神情,不卑不亢的語氣都讓糜竺吃驚,陳曦所說的沒錯,這個少年不會弱于法孝直,更可能猶有過之。

  “那就這樣了。”陳曦無奈地說道,“你是留在這里,還是轉而居住到我們那里。”

  “就此離開吧,我兄在我離開之后也會離開此地回轉徐州瑯琊。”諸葛亮淡然的說道,一點也沒有和親人分別時的迷惘,更沒有那種傷感。

  “好,以后你就由我帶著處理政務,一旦我也不會那就由你去找別人。”陳曦看著諸葛亮說道。

  “好,我也現在也需要大量的實踐,不過您就這么相信我能做好?”諸葛亮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砸了就砸了唄,反正誰都經歷過那種事,就在剛剛我還經歷了一次。”陳曦無所謂地說道,“我們泰山經得起折騰,我相信到時候所有的損失都會從其他地方補償回來的,一切都無所謂的。”

  這也就是諸葛亮。其他人陳曦還要思量一下再說這話,要么也得好好教育一段時間才能這么說,至于諸葛亮那就不必了。千古智慧的化身,錯誤犯一次就不會出現第二次了。除了有些操勞過度,偶爾有些識人不明,其他的都是毛毛雨了。

  “子川!”糜竺以目示意眼見沒有效果,于是對著陳曦低喝道。

  “孔明,你在這里,我去和子仲說點事情,許諾你的話不會改變的。”陳曦笑了笑說道,他知道糜竺想說什么。對于諸葛瑾他也猶豫了,不過最后還是放棄了。

  “子川,難道你要放棄樓上那位年齡更大的,這個諸葛孔明如此年齡就有如此心性,再略大幾歲怕是不會弱于法孝直,如此奇才豈能流落他人之手。”糜竺一臉陰郁的看著陳曦說道。

  打天下要的就是人才,而像諸葛亮這種奇才在糜竺看來絕對是不能放手的,見識了諸葛亮之后,糜竺就清楚的知道同樣被陳曦稱作奇才的諸葛瑾也是不能流落在外的,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個大概不行。”陳曦無奈地說道。

  “有什么不行。強留下來再說,我們這么多人難道還說服不了他一個?”糜竺憤憤不已的說道,在他看來這明顯屬于陳曦的不作為。

  “首先強留下來肯定不能傷到他是吧。不能傷到對方,反倒還要好吃好喝的招待好,不論是因為對方的才學還是因為孔明,你說是吧。”陳曦聳了聳肩說道。

  “這些我全包了。”糜竺拍了怕胸脯說道。

  “沒那么簡單的,因為孔明的緣故我們肯定不能傷到對方,而軟禁的話,遲早出現疏漏,孔明會放對方離開的。”陳曦嘆了口氣說道,“因為這違背了對方的要求。而且我們要是限制孔明的話,就會和對方離心。你總不會想要殺掉對方吧?”

  聽了這話糜竺面色陰晴不定,收了諸葛亮想要強留軟禁諸葛瑾的話基本就不可能。而要是殺掉的話劉備那一關先是過不去,并且還會讓才智之輩投奔的時候有太多的猶豫,這就更不符合劉備的利益了。

  “難道就這么放棄?”糜竺一臉陰郁的說道。

  “這就是世家,不過我們已經拿到最精華的了,到時候對于諸葛子瑜以禮待之,禮送出城保證他人身安全就行了。”陳曦微笑著說道。

  這些古老世家最擅長的就是對沖,絕對不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這次他結婚之后,見識了劉備底蘊的世家也會陸陸續續的朝著劉備這里開始正式下注,不久之后劉備這里也會多上不少世家子的。

  雖說陳曦很清楚到劉備這里的世家子基本上都不會太過優秀,不過也絕非拿不出手的貨色,作為一縣一地的長官絕對沒有問題的。

  畢竟就算世家恨死劉備,只要劉備有希望掃平寰宇,世家為了自己的傳承也需要給劉備這邊留點血脈,這樣就算因為這一代優秀的人才眼神不好失敗了,家族也因此衰弱了,只要留存下來的那一脈有家學存在,然后出個差不多的人物,再次崛起基本上就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就這么讓他離開,我不甘心!”糜竺雙眼冒火的說道,“看了諸葛孔明我就知道你說的話是實打實沒摻一點水分的,這等人物不歸于玄德公手下放了與我們做對還不如就此了結!”糜竺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諸葛家最精粹的便是孔明,他哥哥雖然優秀,但是不及他,萬事留一線,不可能做的天衣無縫的,能得到諸葛孔明已經是僥天之幸了,這件事就到這里!”陳曦面色肅然地說道。

  陳曦掃了一眼糜竺,他可不希望糜竺這個老好人為了劉備到時候和諸葛亮產生沖突,畢竟以諸葛亮的能力,糜竺真的動手了,諸葛亮絕對會察覺的,到頭來只會讓了劉備難做,與其這樣還不如好吃好喝的招待上,到時候再說到時候的話。

  糜竺長嘆一聲,他也知道這件事他有些莽撞了,收了弟弟干掉哥哥這種事情不是仁德之君所能做的,而劉備就恰恰是這種人,明知道對方回去了九成會和自己敵對,但是在牽扯到仁義孝悌的時候,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扯斷對于對方的束縛,

  “唉,就這樣吧,希望你估計的不錯,但愿孔明真的是諸葛家最為精粹的人物。”糜竺勉力打消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有些頹廢的說道。

  “我知道你是為了玄德公的大業,不過有些事情強求不得。”陳曦也是感嘆的說道,他在看到諸葛亮獨自一人走下來的時候就明白為什么明明是親戚,司馬朗和司馬懿卻不愿意在自己面前露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