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想贏沒那么容易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戲丈夫,您可以進去,這一位不能進去。”許褚對著戲志才一禮說道。

  “憑什么我老典不能進去,我是來保護我家軍師的,我不進去怎么保證我家軍師的生命安全?”典韋不爽的看著對面那個腰圍和他差不多的壯漢,有點按捺不住上去抽對方兩巴掌的沖動。

  “哼,有我在,這里一只蒼蠅都飛不進去!”許褚一臉傲氣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發出砰砰砰的撞擊聲。

  “有你在?”典韋哼哼唧唧的跑到許褚面前,伸出手指在許褚胸脯點了一下,原本堅實的肌肉,就像是點肥油一般凹下去了一坨。

  許褚低頭看著自己胸脯上的那一個小坑,不由得一怔,抬頭盯著典韋火光大冒,“小看你了啊,讓我也試試!”

  說著許褚指尖也點向典韋的肌肉,結果那感覺像是捅在鐵板上一樣,愣是沒有辦法捅出一個坑,抬頭看著典韋,發現對方一臉的戲謔的笑意。

  可能是注意到了許褚驚異的神情,典韋露出自己的大白牙齒對著許褚嘲諷道,“再大力一點試試,不行我讓你一拳,就你這水平,還保護別人,嘖嘖嘖。”

  許褚大怒,原本還只依賴著身體本身的力量,被典韋一嘲諷,手指直接爆出一團黑光,狠狠地朝著典韋點去,原本堅實的肌肉就像是肥油一般凹了下去。

  典韋和許褚明顯一愣,典韋是驚奇面前這個死胖子居然能將自己堅實的肌肉捅的凹下去。許褚則震驚于面前這個家伙正面挨了自己帶著內氣的一擊居然就肌肉凹了一塊,這真的是人類的身體?

  典韋做了做擴胸運動,然后晃了晃腰。身上爆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小子,你不錯啊,不過我家軍師去哪里,我就必須跟到那里,這是我家主公的命令,所以你要是阻擋我的話。”典韋將自己的大戟甩了兩下。

  “這里是泰山。甭管你主公是誰,我主劉玄德的地方豈是你這種蠻子可以進入的,識相的放下武器。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許褚冷哼了兩聲,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氣勢,要求典韋放下兵刃,不想典韋毫無知覺的握著自己的武器。瞪著牛眼看著許褚。

  “居然敢讓我卸下武器。我主公都沒讓我放下過武器,你這是找死!”典韋大怒,一戟磕在劉備的院落的青石板鋪成的道路上,結實的青石板直接變成了粉塵。

  許褚掏出大刀,一道黝黑的內氣直接包裹了自己,傻子都知道對面是勁敵,話說以前任何一個武將走到這里就會將武器交給許褚,但是像典韋這種根本沒有這個意識的武將。許褚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作為劉備的親衛,許褚堅定的表示絕對不能讓典韋拿著武器去見劉備。不,應該說像典韋這種超級危險的牲口都不能去見劉備,不過許褚貌似忘了自己再說典韋牲口的時候,典韋看他也像一頭牲口。

  戲志才已經站到一旁去看戲了,他完全不擔心會出什么問題,說實在的要是他身邊沒有監視的人才奇怪了吧,畢竟這是在泰山,而且戲志才對于典韋的戰斗能力很有信心,只要典韋不敗那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到時候只要對方出現劣勢,自然會有人阻止。

  看著暮色之下閃著灼灼光輝的劉備宅院,沮授說的話由不得戲志才信了三分,這簡直就是燒錢燒出來的吧,當初的董卓估計都沒有這么奢華吧。

  就在戲志才欣賞著劉備住宅的時候,許褚和典韋雙方已經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了,而就在這時一個留著短須氣質儒雅的中年文士走了出來,“仲康怎么回事?”

  “李長史,稍等片刻,待我拿下這個黑蠻子再向您稟告。”許褚望了一眼李優,大聲地說道。

  “你說什么?”典韋大怒,揮戟就朝著許褚斬去。

  “惡來住手!”這個時候戲志才終于表現出了一副憤怒的表情呵斥住了典韋,“在劉使君門外豈能這樣?”

  呵斥完典韋之后戲志才一臉微笑的對著李優一禮,“兗州刺史手下長史,戲志才前來拜見泰山劉使君,不過這個貌似不是泰山待客之道啊。”

  “哈哈哈。”李優眼珠子一轉,“閣下這也不是為客之道,分明有分庭抗禮之勢!”

  “我主曹公和劉使君皆為漢臣,為漢室出力,劉使君如此待我可非待客之禮。”戲志才微笑著說道。

  “豈不聞客隨主便?”李優微笑著說道,“不過戲長史談及待客之道,汝覺得那惡漢入我門庭該是如此?此事不計較也罷,仲康且退下。”

  “惡來你也放心在此游玩,劉使君必然會保證我的人身安全,你大可放心。”戲志才笑著對典韋說道,回頭扭身對著李優一禮,“尚不知兄之姓名,還請賜教。”

  “泰山李優,李文儒見過戲兄。”李優面色平淡地說道,他還在思考該如何忽悠這個家伙。

  瞬間戲志才就知道沮授是被李優給坑了,在戲志才的精神天賦之下,李優清晰的展現出了自己的精神天賦,這不就差直說沮授被坑死了嗎?居然將這等奇才當作了伶人,你不被坑,誰被坑,該說有心算無心之下由不得沮授不掉坑!

  不過話說回來沮授被坑了干他戲志才什么事情?強大的袁紹比青州的劉備更具有威脅性,下一刻戲志才就捋清了一切,毫不猶豫的選擇裝出一副也信以為真的情況,回頭和沮授交流,然后幫著青州將袁紹往死了坑。

  到最后如果能將袁紹坑殘,戲志才覺得自己果斷會以受害者的身份去和袁紹聯盟,然后怒戰青州,這才符合他們兗州的利益。

  想到這一點戲志才果斷做出一副一無所知的表情和李優去見劉備,然后準備著去配合李優的計劃,不管泰山準備的是什么計劃,他都打算在原有對袁紹坑害程度上大幅度的提高。

  戲志才完全沒有陳曦等人的顧忌,自然比陳曦一群人更狠,要說陳曦等人的目標是爭取穩定發展時間的話,那么戲志才的目標就是不讓袁紹占全了一個完整的產糧地和完整的產馬地,騎兵到底有多危險戲志才早就確定了,所以他的目標就是廢掉袁紹三成左右的戰斗力。

  很明顯戲志才已經做好了借刀殺人的打算,并且果斷是要裝作受害者了,他現在已經巴不得青州計劃成功,然后他也裝作受害者為袁紹吶喊助威了。

  李優倒是不清楚戲志才的心思,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有太多的吃驚,陰謀這種東西被拆穿算得上是常有的狀況了,你難道真以為沒有提前預備補救計劃,劉曄不完整的二三四層補救計劃早就出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