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章 挖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戲志才在和沮授浪費了大量時間之后終于逮住了機會結束了這場沒完沒了的試探,至于之前沮授所說的話戲志才也就是留心了一下,自家兗州的戰略不需要別人指手畫腳的,至于劉備的問題,那還是由他自己去驗證。

  離開沮授之后戲志才第一時間就朝著那兩個聚集在一起的精神天賦追去,府衙方向的那些擁有精神天賦的人肯定是劉備的手下了,不過還有一個擁有精神天賦的人游離在外,這都屬于戲志才挖掘的對象。

  面對府衙方向那一批精神天賦,戲志才就不由得有些忌憚,精神天賦意味著智力到某種程度的升華,那也就意味著劉備手下的文臣團體不是一般的強大。

  劉備手下頂級文臣的數量居然比我們更多,看來以后不能再小視天下人了。戲志才一邊朝著諸葛亮兄弟的方向趕去,一邊抓取了其中一人的精神天賦開始解析。

  戲志才到糜家酒樓看到諸葛瑾和諸葛亮兄弟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年輕,第二感覺就是吃驚,震撼于諸葛瑾的年齡,更震撼于諸葛亮的年齡。

  天助我也!戲志才在看到諸葛亮的第一時間心中就狂呼了起來,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如此年幼有了如此能力意味著什么。

  對于現在見識了劉備手下堪稱豪華的文官陣容之后,戲志才就在思考著該如何為曹操填補人才空缺,而面前兩名無主的奇才,由不得戲志才驚奇,更何況其中一人甚至可以稱為天縱奇才。

  戲志才二話沒說就花錢到處找人詢問諸葛兄弟的身份,大把金珠撒下去,不過盞茶時間戲志才就弄清楚了這兩個人身份。

  瑯琊諸葛氏。諸葛瑾和諸葛亮,年紀大的不過十八,小的不過十二。唔,天助我也!戲志才將搜集起來的情報拿起來快速的瀏覽了一遍。所有的條目做到心中有數之后瞬間一條好計浮上心頭。

  戲志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飾,朝著諸葛兄弟走了過去,“敢問兩位可是瑯琊諸葛氏諸葛子瑜與諸葛孔明?”戲志才面帶微笑的對著正在吃飯的諸葛瑾還有諸葛孔明一禮問道。

  “我就是諸葛子瑜,這是我的二弟諸葛孔明,不知先生何事?”諸葛瑾雖說對于有人打攪他吃飯有些不滿,不過看在戲志才一身儒雅文士的氣度上諸葛瑾并沒有排斥戲志才這種肆意妄為的舉動。

  “我乃曹公手下戲志才,前來青州本是打算和劉使君簽訂盟約,不想在此見到我主之父稱頌的兩位英才。”戲志才毫不猶豫的吹牛道。話說大家都是瑯琊郡的,你們兩個這么牛,知道很正常的,仰慕仰慕。

  “久仰,久仰。”諸葛瑾聽到戲志才的名字先是一愣,隨后立即反應過來起身對著戲志才一禮,“見過戲軍師!”

  “哈哈哈,不必如此,你我平輩論交即可,能得我主之父如此稱贊的諸葛兄弟必不為常人。何必在乎這些小節,子瑜也是未有一展所能的平臺,否則必然不會弱于我的。”戲志才笑著說道。

  “曹公的父親。哦,可是諱嵩,字巨高?”諸葛瑾仰頭想了一下,然后一個有點印象的人物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就和戲志才想的一樣,大家都在瑯琊郡,知道也是正常。

  不過戲志才小看了同一州郡世家的活動范圍,很明顯諸葛玄帶著諸葛瑾他們到曹嵩那里串過門,沒辦法怎么說曹嵩也是三公卸任的。諸葛玄作為一個兩千石的卸任郡守去拜訪聯絡一下很合理,大家都是世家。雖說諸葛家沒落了,但是曹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總而言之就諸葛瑾現在的口氣很明顯是和曹嵩打過交道。既然如此戲志才那就更為興奮了。

  “然也,我主之父稱二位乃是天縱之資,不想我居然在泰山有幸遇到兩位,不知兩位可有屈就我兗州,曹公一直求賢若渴。”戲志才現在喪心病狂的已經打算將諸葛亮也拉去當作壯丁使用了。

  反正在戲志才看來只要是覺醒了精神天賦的,不論年齡大小,隨便培育兩下就能拉出來用用了,而且絕對好上手,至于童工不童工,你十二歲坐到郡守的位置上難道不開心?開什么玩笑!同輩能羨慕死好不,極大的滿足青少年的虛榮心,至于小孩子的精力你要相信的,什么成年人都比不了……

  諸葛瑾明顯一愣,撓了撓頭說道,“曹公如此確實是讓我受寵若驚。”

  戲志才聽到這句話頓時感覺這一趟青州沒有白來,不說路上撿了一個高智商的司馬朗,現在又差不多成功搜刮了兩個頂級的謀臣,到時候絕對是滿載而歸的節奏!

  話說那個方向還有一個單獨的精神天賦擁有著,挖走挖走!戲志才興奮過度的想到。

  “不過我需要先回家族一趟,獲得族中長老的認可再言其他不過想來以叔父和曹公的熟識,應該沒有什么問題的。”諸葛瑾有些無奈地說道。

  曹操的形勢諸葛瑾也知道,并不比劉備差多少,也是雄主一位,而且對方能如此推崇自己,讓諸葛瑾微微有些得意,對于曹操的認可度高了不少,再一想自己的弟弟選擇了劉備,那么自己遲早也得選個別的諸侯,既然對方如此推崇他,諸葛瑾覺得去看一看對方是不是適合自己也可以啊。

  戲志才眼見諸葛瑾的神情就知道心動了,而對方的話也無可厚非,畢竟世家有時候挺嚴的什么都管。

  “孔明,你要不要來我們兗州。”戲志才入手了諸葛瑾又不滿足又開始誘拐諸葛亮。

  只見諸葛亮低著頭用小孩子的口氣說道,“好啊,我哥哥去的話,我沒事做的也會去的,我家叔父不允許我一個人出來,你要是將兄長帶走了,我就只能呆在家了。”

  諸葛瑾眼中劃過一抹光澤,隨后掃向一臉微笑微微有些興奮的戲志才,并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至于對于自己弟弟回答的不解,老成的諸葛瑾并沒有表現出來,反倒一臉附和的說道,“我這個弟弟畢竟年幼,沒有我帶著家族也不會放心,而我們父母早亡,也不愿將其獨自丟在家中,所以只要我出來就會帶著他。”

  說著諸葛瑾面上還浮現一抹溫柔的笑容拍了拍諸葛亮的背部,而諸葛亮也睜著萌萌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哥哥,一副兄弟情深的和諧場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