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九章 各懷鬼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不管怎么說法正的那番話讓在場這些人再一次下定了決心,他們一直所追求的一切豈能被世家庸俗的理想所挫敗。

  “為了子孫后代,為了萬民蒼生,讓我們將他們釘在恥辱柱上!”劉曄站起身了大聲的吼道。

  “將他們釘在恥辱柱上!”在場所有的人全部站了起來大聲的應和道,年輕人的熱血不是那么容易被磋磨,尤其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時候。

  “我可是真的很想和千年世家出身的那些頂級文臣一戰,讓我看看他們千年的底蘊到底能超越我多少啊!”賈詡那柄陰沉木制造的鏤空黑扇緩緩地打開帶著一抹陰森的笑意望著眾人說道,“主公的道路便是文儒的誓言,他和我們所有人都擁有著相同的目的!”

  陳曦最擔心的便是賈詡會不愿意和頂級豪門碰撞,沒想到賈詡會這么鄭重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可能也是因為在場的人都盯著自己,賈詡面色微微一笑,“我最善存己,但是我現在在這里過的很好,離開的話要去尋找一個新的主公也不容易,入不了世家那個圈子,永遠不會獲得他們的認可,既然如此,我為什么要卑躬屈膝?我們未必會輸!”

  “喲,文和很自信啊!我們絕對不會輸于那些人的!”陳曦站起身來鄭重地說道,“諸位若到情急之時,不論如何請相信我會給你們一個穩定的大后方!青州將會是玄德公霸業的起點!”

  “其實我也很擅長兵法的。”魯肅笑著說道,“我也想見識一下所謂的世家謀主,讓我看看他們能不能超越我,前路多艱,與君共勉!”

  “披荊斬棘王霸的道路豈能是坦途!”法正甚是興奮地說道,“同輩就交給我解決吧!”

  在場所有人雙眼燃燒著斗志,這些人都是有著自己驕傲的,既然張口那就會奮力向前。

  另一邊李優對于今天發生的事情根本無所顧忌,虎牢關之后他就明白了。只要君主矢志不渝,那么最后比拼的就是實力,劉備不屈不撓,那到最后戰起來他的底氣十足!死都不怕了。為他的理想一搏有什么不可!更何況未必會輸,誰怕誰啊!

  “玄德公,曹操使臣三人戲志才,陳長文,司馬伯達已入奉高,其中那個戲志才和陳長文皆是天下有數的智者,至于同來的司馬伯達,乃是河內司馬家長子。”李優給劉備交代了一下不合常理的情況。

  “陳長文我能想明白,戲志才可是曹孟德手下最早最重要的謀臣,他來這里……”劉備斟酌了兩下開口說道。至于司馬家他倒是聽過,不過完全不了解。

  “我已經派人去盯住戲志才了,不過獲得情報的可能性不大,就現在傳來的情報看來,那個黑壯的漢子不出意外應該是曹操的親衛隊長典韋。不過如此高調的做法除了刺探我軍情報,估計應該也是在掩蓋自身的戰略意圖。”李優輕松的給劉備講解著現在得情況。

  “沒有辦法獲得相關的情報?”劉備皺了皺眉頭問道,“兗州方面安插的探子有沒有獲得什么情報。”

  “沒有,我們的探子現在大多數都太低級,就算有高級的探子,現在也沒有資格接觸這種信息。”李優搖了搖頭說道。

  “我建議還是像之前那樣從戲志才那里盜取情報吧,正好戲志才和沮公與已經見面了。他們畢竟還算是盟友,想來也會交換一下情報,如此一來戲志才對于我們也有了一個主觀的臆斷,也有利于我和戲志才的深入交流。”李優繼續忽悠劉備,讓劉備演戲,

  “……”劉備思考了一會兒之后。還是答應了李優的提議,畢竟他對曹操還是很忌憚,而且對于對方實際性的戰略意圖還是很在意的,對比一下四方的諸侯,現在能讓劉備忌憚的也就曹操和袁紹了。而且相對于袁紹那種時不時抽一下的情況,曹操更讓劉備忌憚。

  劉備現在已經淡定了,就當是調解生活了,偶爾玩一下角色扮演什么的,反正其他時候自己該說說,該吹吹,貌似李優也不會特別在意,其實劉備挺想問一句,就這么整真有效果,至少他不覺得有誰會信他劉備一會兒英明神武,一會兒色字當頭。

  另一邊戲志才和沮授有一搭沒一搭的扯皮,沮授的天賦他很清楚,怎么說呢,用好了絕對是一等一的強大,但是用廢了就會將自己葬送。

  沮授的天賦可以捋清大勢的脈絡,然后放大己方的優勢,但是同時也會放大己方的破綻,而且這種放大是不可逆轉的,只要沮授開始動用天賦捋清大勢,那效果就會出現,而戲志才更清楚一點,沮授一直以為自己的天賦是捋清大勢……

  這種天賦完全是雙面刃,用好了強者更強,用砸了完全就是給對方翻盤的機會!

  這種天賦最痛苦的是不好把握,意外性的導致己方優勢和破綻的出現,什么叫做意外?意外就是不能把握的因素,像戲志才這種人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用這種可能會導致自己崩盤的能力。

  “這么說的話,我們可以從中牟利了。”戲志才陰笑著對沮授說道。

  “就是如此!”沮授摸著胡子哈哈大笑道,他雖說已經確定了劉備現在的情況,不過生性謹慎的他還是需要另一個人也去試探一番。

  “如此說來的話,這劉玄德和董仲穎有幾分相似了,果然是出身的問題嗎?”戲志才微笑著說道,面上仿佛將沮授說的話記在了心中,不過實際上是什么情況那就不得而知了。

  “倒也確實有幾分神似。”沮授哈哈大笑道,“志才到時不也要去拜見一番嗎?”

  “那是自然,不過有道是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戲志才微笑著說道,對于沮授的評價不置可否。

  “那到時就請志才見教了。”沮授完全無視了戲志才話中的嘲諷意味,面色平靜的看著對方。

  “好說,好說。”戲志才淡然地說道,實際上心中怎么想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想來有機會要是能坑一把沮授,戲志才絕對不會留手的,畢竟現在北方最大的威脅還是袁紹,擁有冀州,并州,不缺糧食馬匹兵員的袁紹遠比劉備看起來健壯的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