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八章 初生牛犢不怕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我覺得我們這群人里面需要找一個源遠流長的大貴族演化的世家謀臣進來,否則的話我們這些人根本沒有這一方面的觀念。”魯肅苦笑著說道。

  至于世家出身的頂級謀臣會放棄劉備,魯肅根本沒放在心上,不是他吹噓,在座的這群人打天下已經基本夠用了,至于治天下,到時候贏的話,自然會出現那樣的人物,再說出自寒門的頂級謀臣也不是沒有,到時候遇到了吸納一下就行了,不過聽到曲奇說的那種世世代代延綿無期的福澤,魯肅也挺眼熱的。

  準確的說來對于中國這種一切為了子孫后代考慮的種族來說,頂層的世家太需要一種能保持自己家族權力的方法,自己這一代奮斗成功,子孫后代福澤延綿用無息,這種事情值得太多的世家去奮斗了。

  魯肅開口所有人都盯著曲奇,他們發現貌似曲奇很適合做這件事。

  “別看我,雖說我也是大貴族的后裔,千年世家,但是我并沒有你們的智慧,這一次只是占了觀念的優勢,我自身和你們差的有點遠。”曲奇無奈地說道,結果發現所有人都盯著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要不這樣,這種牽扯到世家的事情我如果發現了會告訴你們,至于別的事情我真的不適合。”

  “如此再好不過,不過現在想想世家提出的那個理念誘惑性不是一般的大啊,我根本就沒聽說過,看在場這些人也沒一個聽說過的。”陳曦點了點頭,隨后想起曲奇說的世家所謀奪的權力無奈的嘆了口氣問道。

  “必須是頂級世家,你們陳家應該知道的,而且像你這種臺面人物。你們陳家也太放縱了吧,什么都沒交代就讓你出來闖蕩?”曲奇好奇的問道。

  “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我用的是比較特殊的別出方式。”陳曦苦笑了兩下。表示自己用的是特殊的別出方式。

  曲奇一愣,隨后就哈哈大笑。“別是自己找死讓家族將你開出,然后族譜劃了一個叉將名帖還給你,父母牌位還在祠堂?”

  “……”陳曦沒說話,就盯著曲奇看,看到曲奇不好意思再大肆浪笑。

  “好了,不開玩笑了,楊家,袁家。陳家,荀家,司馬家,崔家,王家等那些基本上超過五百年,并且依舊保持著相當權勢的家族都是知道的。”曲奇被陳曦盯得有些發毛,于是沒有亂說話,將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你家也有五百年?”陳曦驚悚的問道,這個很重要的,五百年的世家在各自的地盤上絕對是根深蒂固。

  “超過了三千年了。比你們陳家還久遠,天倉氏好不,伏羲圣人冊封的用以祭祀倉谷的天倉氏就是我家。”曲奇無語的說道。“祖上可是很厲害的,不過后來避秦時禍我們搬家到益州。”

  “哦。”陳曦點了點頭沒多問,反正他就知道家族時間長了就會有一些極其稀有的收藏。

  “所以我現在做的實際上是祖業。”曲奇得意地說道,“我祖業做的很有前途的。”

  “好了,別提祖業這事了,我想知道哪些世家反對這個提議?”陳曦得確定一下真正會成為麻煩的家族有幾個。

  “提議是不了了之了,不過卻沒有一個家族直接反對,或者說是發表意見,不過我個人倒是不太喜歡這個提議。否則的話也不會告訴你們這些。”曲奇微笑著說道。

  “作為既得利益團體要他們否定自己本就是不合理的,鞏固和加強自己才是一個世家一直的目標。最多必要的時候向底層反饋一點殘渣剩飯,以換取他們的感恩戴德。”陳曦嘲諷地說道。他基本已經知道了現在得形勢,除了某些變革者和世家該有的對青州下注以外,頂級人物大概都會為固化貴族階級做準備。

  “其實我也挺想世世代代福澤不息。”陳曦還沒有統一高度,法正就跳出作死,不過還沒等陳曦找法正麻煩,法正就開口說道,“但是我不能保證我的后代不會落入低谷,既然如此我還是早早的為他們斬出來一道光明!”

  法正享受過他父親的福澤,但是對比那種自己厭惡的要死的職業,法正更相信用自己雙手開拓出的一切!

  法正自覺那種固化的階層對于后代并不代表美好,那也是一種束縛,比方說,法正就不喜歡門當戶對的那個王家丫頭,但是不出意外的話不娶是不行的!

  鑒于自己的親身經歷,法正覺得與其如此還不如給他們一份希望,一份可以憑自己雙手,靠著自己的智慧開拓基業的機會,他法正最認可的便是劉備那句,不問年齡,不問出身,只憑才德!

  “圣人之德五世而斬,我不會去想后世的子孫該如何,我們今日能坐在這里不就是因為那句不問出身,不問年齡,只憑才德嗎?我們沒有坐在這個位置的時候奢求著這種公平,為什么等我們坐在了這個位置上卻要永遠的霸占下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法正直接拍著桌子站了起來,“孰是孰非,難道我們不知道?”

  法正年輕,十六歲的年紀氣勢上來了根本不會顧及其他的事情,直接對著眾人咆哮。

  “突然覺得孝直說的很有道理。”魯肅嘆了口氣說道,想起當初袁術的邀請,一代庸人尸位素餐,他卻只能艷羨的呆在家中研讀書簡,“我也想看看這些千年世家能培育出什么樣的人物。”

  “我劉家還在豈能讓宵小如此。”劉曄霸氣的說道。

  “公正一直是我所要貫徹下去的正義!”滿寵面色不改的說道。

  “我也需要給后人留條路。”賈詡面上浮現一抹溫和的笑意,但是那眼中卻明顯流露出一抹森寒的殺意,千年世家已經壓制了他們這些寒門兩百年,豈能繼續讓他們如愿以償的永遠下去,就算是他賈家變成世家也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豈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我糜家鼎力支持玄德公霸業,掃平宵小!”糜竺儒雅的氣度出現一抹冷厲,如此那般可還有他糜家的出頭之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孫乾鄭重地說道。

  “看來我們都沒有改變自己志向的想法。”陳曦笑著說道,“只要我們這些人團結一致,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這一點我堅信不移!”

  在場所有人皆是肅然,然后在陳曦的帶領下將目光轉到法正身上,“少年,你剛說你后代如何如何?你毛長齊了沒?”

  一聲聲的調侃弄得法正面紅耳赤,剛剛出風頭時的堅定一掃而空,氣的法正就想沖上去和陳曦單挑,郭嘉不在有事沒事調侃他的變成了陳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