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六章 戲志才的心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戲志才進入奉高的時候第一個感覺是震撼,第二個感覺才是繁華,究其原因戲志才在進入奉高之后就開啟了自己精神天賦,好幾道精神天賦直接出現在了戲志才精神天賦籠罩的范圍內。

  好多的精神天賦。戲志才雙眼仿若穿過了馬車的阻隔望著高天之上那流轉的不清不明的精神天賦,他再一次感覺到了一種無奈,一種像是對于開啟天賦之后的荀攸一般的無奈,明明能感覺到那個精神天賦的存在,但是卻有一種老虎吃天無處下爪的感覺,根本不能復制。

  沒猜錯的話公達只要開啟天賦就能免疫掉之前那個將我整的狼狽不堪的精神天賦。戲志才默默地望著高天非常的無奈想到,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現在在高天之上流轉的那道精神天賦的擁有者和荀攸那個賤人一樣,開啟天賦之后就死長死長時間不關閉,導致你只能盯著精神天賦看,就算分析出來也沒有辦法復制。

  但愿沒有那么悲催。戲志才默默地禱告道,要知道他原本是不想告訴任何人自己的精神天賦,結果將荀攸精神天賦解析之后大感有用,但是卻沒有辦法復制,整整忍了三個月愣是沒見荀攸有停止天賦的時候,最后無奈給荀攸開誠布公的說出了自己的精神天賦。

  從那個時候起戲志才就知道有一些奇葩天賦不好復制,不過貌似只要是天賦,符合條件他都能復制。最多條件苛刻一點,比方說荀攸的偽裝天賦,戲志才只能在荀攸開啟天賦的時候復制。

  同樣戲志才能察覺到陳曦的天賦。那實際上就代表也能復制,只要陳曦關閉自己的精神天賦之后再次開啟戲志才便能逮住機會復制,可惜陳曦的天賦是被動天賦,對于戲志才來說唯一一次復制的機會就是陳曦覺醒的時候,之后都沒有可能了,不過也因為這樣免于一死……

  當然戲志才現在還在想著解析頭頂那個精神天賦,之后等對方重新開啟的時候復制一份。像這種連復制都不能復制的情況解析是非常緩慢的。

  算了,先去拜訪劉備吧,說不定還有漏網之魚。希望能再遇到幾個像伯達一樣的有志青年。戲志才收回目光面色平靜的盯著一堆精神天賦聚集的地方,不過相對于扎堆的地方,他更留意的是那三個明顯沒在祭壇范圍的精神天賦,沒加入劉備的智者。這就是他的目標。

  戲志才來的不是時候。沒有享受到沮授的待遇,只是一隊城管將他送到驛站,告訴他等到祭祀結束劉備會接見他們,對于這一點戲志才也沒什么不滿的。

  “長文,伯達接下來和泰山結盟一事就交給我吧。”戲志才作為領頭人對著兩人笑道。

  “好的,我也需要去拜訪一下陳子川,伯達你是否要和我一起去,畢竟你可是將家傳玉佩送給了對方。”陳群平靜的說道。

  “這個時候去了陳子川也沒有在。想必長文也只是遞一個拜帖就回來了,既然如此還要拉上我。真是不地道。”司馬朗毫無顧忌的說道。

  “好吧,那你就留在這里,我去見見陳子川,順帶也有些事情要交代一番。”陳群輕笑道,“人言泰山繁華,這一次來了也該見識一下,對比一下到底有當初南陽的幾層水準。”

  “怕是長文會大吃一驚。”司馬朗笑著說道。

  司馬朗在之前的幾天已經將奉高城逛了一遍,自然知道奉高已經不是南陽幾成繁華的問題,而是奉高有多少于南陽的地方,以他的眼力,自然清楚奉高的很多方面對比當初的南陽已經猶有過之了!

  干凈整潔,繁榮富裕,這也是劉備敢吼出興辦教育的底氣,只要每一個城市能像奉高一樣繁華,支撐教育并不困難,但是可能嗎?就如天下只有一個陳子川一樣,天下也只有一個奉高城,機遇,能力,運氣缺一不可,在司馬朗看來奉高本就是一個可一而不可再的奇跡。

  既然是奇跡那就意味著不可復制,那也就意味著劉備沒有辦法真正的普及教育,同樣很多的事情都注定了。

  戲志才休息了一會兒,便帶著典韋前去邀請那位很明顯不是劉備陣營的頂級文臣,先看看對方是哪路人,無主之輩肯定是連坑帶蒙給抓走啊,有主的就看看能不能挖走了,總之戲志才一開始就抱著來青州挖人的想法。

  “見過公與。”戲志才再見到沮授第一時間就想扭頭離開,時間不應該在沮授身上浪費,不想還沒跑利索就被沮授叫住了,只好一臉無奈的轉頭對著沮授施禮道。

  “志才好久不見啊。”沮授微笑著給戲志才倒了一杯酒,看了一眼戲志才背后那名腰纏一圈手戟扛著兩個大戟滿身肌肉的漢子雙眼一瞇,“想必這位就是宛城戰呂布而不敗的典將軍了,不愧‘古之惡來’之稱,來,我敬將軍一碗。”說著沮授起身端起一碗酒遞給典韋。

  典韋大笑,將兩柄大戟都移交到左手,右手接過酒碗一口飲盡,然后將碗放下,撓了撓頭說道,“什么叫做不敗,那個呂布太兇了,人家飛起來我根本打不著了。”典韋毫無忌諱的說道。

  沮授微微皺眉,典韋這種楞楞的人很好對付,從這話里面沮授聽出很多東西,典韋只是因為呂布飛起來打不著而不是打不過。

  “哈哈,不愧是典將軍。”沮授感嘆道,他可是見識過呂布的勇猛的,顏良文丑任何一人都撐不過五十招的級高手,結果對面這個漢子居然能保持不敗。

  “公與此來可有所得?”戲志才讓典韋也坐下之后笑著詢問,對于沮授的那些小心思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泰山之繁華不亞于南陽,這劉玄德必為我主之敵,不過現如今羽翼未豐,我主也未能奠定北方,不能南顧,否則必不會讓其做大。”沮授直言不諱的說道,“更何況泰山乃徐州門戶,不得泰山難有余糧。”

  戲志才默默地喝酒,他太清楚不過沮授這是在說他主公曹操,現在中原徹底結束了和四方戰斗的就只有曹操,就連劉備也沒有結束青州無休無止的擴張。

  袁術忙著將治所遷到壽春,還要應對劉表的反撲,曹操不打他,他就該慶幸了。

  劉備的青州開拓戰因為穩扎穩打根本沒完沒了,不少青州黃巾大冬天都在青州基建團混飯吃,到明年開春劉備肯定會大舉攻入青州,之后就必須投入更多力量恢復青州,徐州陶謙年老體弱根本沒有精力插手天下事了。

  北方袁紹和公孫瓚不死一個絕對不會休戰的,雍州的郭汜還有李榷給他們一個膽子都不會朝著中原伸手,只能在西涼一帶小打小鬧,中原就剩下曹操徹底穩住了局勢,找一個方向展已經成了必然,拿下泰山全占兗州,吞并徐州可以說是沒有劉備的最好方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