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五章 歷史總是需要先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惡來,你不保護主公,來這里做什么?”戲志才剛蘇醒不久典韋便出現在了戲志才的面前。

  “主公請軍師回陳留。”典韋甕聲甕氣的說道。

  “陳留不用回了,說主公其他的消息吧。”戲志才搖了搖頭說道,以他對曹操的了解,曹操肯定是知道他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了。

  “主公說如果軍師不愿意回去,就讓我隨行保護。”典韋撓了撓頭有些憨厚地說道。

  戲志才嘆了口氣,他清楚在曹操看來他此去必然是做某些很危險的事情,而且肯定是為了曹家的基業。

  曹操沒有問荀彧他們戲志才此去所為何事,對于戲志才他很信任,正因為信任他才不愿意讓戲志才出現任何意外,而現在還沒有到達泰山,戲志才就明顯的受到了重創,這讓曹操不自覺的想到此行非常危險。

  我還是太弱了,否則也不需要志才如此。曹操看到陳群的信默然的想到,隨后就安排典韋去保護戲志才,他手下最強的也就是典韋的,而且他相信不需要他特意安排,只要典韋去了,就會保護好自己的重謀。

  至此帶隊就成了典韋,而陳群經歷了上一次那事之后堅決不和戲志才坐一輛馬車,所以整個隊伍就成了現在這樣,不過在典韋看來戲志才病體未愈,所以特意照顧之下,一路行進過慢。這才使得戲志才沒有見到將他坑了一個半死的司馬懿。

  戲志才已經獲得了司馬朗的天賦,雖說沒有上線確定正式效果,但是已經清楚司馬朗不是那個將他坑了一個半死的文臣。所以上了馬車戲志才就熱情的和司馬朗把酒言歡,在身居高位的戲志才特意奉承之下很快司馬朗就淪陷了。曹操也不錯,怎么說也是擊敗了袁術,占據一州之地的英豪。

  陳群本身就希望司馬朗加入曹操,所以在戲志才發出邀請之后,陳群也就賣力的拉攏司馬朗,畢竟說的近一些都是有著同樣血脈的兄弟,三下兩下的攛掇下,司馬朗也就應下去見一見曹操。

  其實在司馬朗本身看來最為中意的便是曹操。對比劉備那有些迂腐的個性,曹操那種無所不用其極反倒更適合他一些,有時候某些行為就算過了道德界限也不用擔心君主忌諱,畢竟世家總有陰暗的一面。

  司馬朗也講了一下最近一段時間他在奉高的所見所聞,而且著重的將劉備治下的軍心民心,手下士卒的精銳,奉高的繁華,藏書閣藏書的繁多點了出來,聽的戲志才暗暗皺眉。

  也許沒來泰山之前戲志才還覺得自己一方和劉備一方相差無幾,但是自從進入了泰山。戲志才所能清晰感覺到的差別便是泰山比曹操治下富裕,富裕很多,而且路也好了很多。時不時會出現一群人扛著工具吆喝著去找基礎建設隊伍去做點工作。

  進入了泰山之后,戲志才沒有見到兗州那種每年冬季時不時出現的賣兒賣女的情況,在泰山冬天不說別的,要混口飯吃很容易,基礎建設團隊一直在招人,只要你愿意出力,吃飽飯沒有問題的。

  至于后面司馬朗所說的劉備正在興辦教育,打算為適齡兒童教書識字,這讓戲志才不由得一怔。出身寒門的他很清楚這對于底層人民意味著什么,不過很快他就按捺下了心中的震顫。默默地看著司馬朗開口道,“人力有時而窮。”

  “是啊。那就是一個夢,一個根本沒有辦法實現的夢。”司馬朗緩閉著眼睛說道,“但是不要說是百姓,就算是我們聽到了如此宏愿也會對劉玄德升起一抹崇敬,圣人的時代都未有人真的喊出這一句話。”

  陳群沒有說話,劉備的宏愿讓他也很是震撼,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陳群也曾懷揣著相似的夢,這種近似的感覺讓陳群不由的想起當初他的理想,最平凡的理想——讓天下人吃飽飯,卻又是最難做到的。

  那家伙畢竟是涉世未深啊。陳群想起沒有見過面的陳曦嘆了口氣,當年的他也是那么的幼稚,世界沒有那么好改變的,經歷很多事情之后就會成熟。

  三人對視一眼皆是一笑,想起曾經的自己,不由得嘆了口氣,只有失敗過才會成熟,曹操開始的時候不也是一腔熱血嗎?卻到最后卻也只能拿起拿起屠刀用力量去開拓一條他認為正確的路。

  原本歷史上劉玄德一生不屈不撓,最終奠定了一番基業,但很明顯也隨著一次次的失敗逐漸的收斂了自己的鋒芒,逐漸的變得圓滑了起來。

  開始時能因督郵不辨青紅強索賄賂,寧可舍了官職鞭笞督郵,也不愿讓督郵搜刮百姓,之后變得能接納自己厭惡的呂布,等到借取荊州之后劉備已經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了,再到入川之后便徹底的喜怒不形于色,直到關羽的噩耗和張飛的噩耗,劉備再一次變成了當初鞭打督郵的那個莽撞青年。

  不過不管怎么變化,劉備自始至終沒有將屠刀揮向過百姓,不管是仁德還是虛偽,劉備就算是死亡臨近也沒有像曹操和孫權那么放縱一般的進行過一次屠城,他一直恪守著自己的信念。

  可惜劉備自始自終也沒有將自己的信念灌輸給天下人的力量,而這一世,劉備所遭受的挫折對于劉備那種百折不撓的心性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可以說到現在為止依舊是當初有什么說什么,看不順眼就罵你,不行還揍你,錯了就承認的劉玄德。

  這一次世界沒有教會劉備圓滑,反倒在陳曦的引導下讓劉備擁有了更為遠大的理想,也讓劉備有了貫徹自己信念的力量。

  他深信著陳曦的那句話,“知道是對的,卻無法完成,難道就要當作一無所知往錯的方向行進,直到距離原有的道路越來越遠?”

  “不,就算會沒有結果,我也會指出方向!歷史總需要先驅。”陳曦自問自答的說道,“而且沒做過的事情誰知道是困難還是容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