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四章 當司馬朗遇到戲志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神話版三國

  在奉高百姓接連不斷的歡呼聲中,司馬懿和司馬朗離開了奉高,本來只有司馬懿一個人離開,不過司馬朗不放心司馬懿一個去游歷,所以也就跟著離開了,出了城門,漫無目的,信馬由韁的隨意朝了一個方向行進。

  還沒有走多少路司馬懿就聽到馬車外傳來一聲熟悉的喊聲,微微一怔,“大哥停下馬車,我的老師來了。”

  “你的老師?胡公?”司馬朗一愣,趕緊將馬車停住,不多時就見一個儒生騎著馬趕了過來。

  “學生司馬伯達見過胡公。”眼見胡昭過來,司馬懿還沒有行禮,司馬朗反倒先一步對著胡昭行了一禮,然后瞪著自己的弟弟,眼睜睜的看著司馬懿瞪著胡昭。

  “哈,免了免了,仲達不錯啊,比之前那種傲慢好了不少啊。”胡昭樂呵呵的說道,“是不是很奇怪我也在泰山?哈哈哈,人家陳子川掃豫州的時候,你家老師我正在汝南做客,結果被人家打包送到了奉高。”

  胡昭根本不管司馬懿聽不聽自顧自地說道,“當時你家老師那叫一個郁悶,怎么說也是一代大儒,就這么被人綁了,不過到了這奉高之后,發現這地方不錯啊,比我以前待得那個小坡山好多了。”

  “你是自己來的奉高吧,而且還是特意為了省事搭了陳子川的順風車吧。”司馬懿無語的說道,以他老師的精明怎么可能會吃虧。

  “話不能這么說啊,當時真的很危險的。不過嘖嘖嘖,我在這奉高待了幾個月不得不承認劉玄德這小子不錯,不說別的這心性。氣魄,德行都很不錯,怎么樣,跟著老師投劉玄德如何?”胡昭仰天大笑道,不過一個年紀僅與劉備相當的人稱劉備為小子居然毫無維和感。

  “孔明,我以朋友的身份問你一句,劉玄德適合我嗎?”司馬懿看著胡昭平靜的說道。

  “不適合。”胡昭一口否決了自己剛剛說出去的話。

  “那為什么還要推薦我去?”

  “我被劉玄德的理想感動了。僅僅成功教化一陸渾山,我都已經如此洋洋自得,他可是要教化整個天下百姓的雄主。”胡昭收斂了自己的一貫的嬉皮笑臉說道。雙眼中很明顯的流露出一抹感慨。

  “既然如此老師為何要離開。”司馬懿平淡的對著胡昭一禮,然后開口問道。

  “因為做不到,我傳你所學的一切就是因為你和我一樣的現實,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我們不會去奢求。我們只會去盡力的做著自己能做的事情,有時候過于遠大的夢會拖累自己,尤其是在這個亂世!”胡昭鄭重地說道。

  “伯達,你一個人離開吧,我帶仲達去游歷天下,他現在的心性已經足夠傳承我的衣缽了。”胡昭說完瞪了一眼司馬朗說道,雖說司馬朗是司馬懿的兄長,而且對于胡昭非常的尊重。但是胡昭卻對其一直不假辭色。

  “仲達,之后莫要給胡公添麻煩。”司馬朗沒有多話。扭身對著自己的弟弟叮囑了兩句直接駕馬離開,將馬車留給胡昭師徒。

  司馬朗走后,司馬懿跟著胡昭隨性的坐在地面上,“老師我覺醒了精神天賦。”

  “哦,不愧是仲達。”胡昭平淡地說道,實際上滿意至極,他也不過是十七八歲才覺醒的。

  “我見到了一個和您表字一樣的少年,十二歲也擁有了精神天賦,還擁有著和我兄同等程度的精神量,這個世界上果然是有天才的。”司馬懿用著一種毫無起伏的語氣對著胡昭說道。

  “天地之大無奇不有,有上一兩個怪胎是很正常的。”胡昭沉默了良久之后說道,“果然我還是經歷的太少,走仲達,老師帶著你用一到三年時間看遍天下,教會你最后的東西,之后的路就靠你走了。”

  看著胡昭隨意的拍打著儒袍,司馬懿也起身隨性的拍了拍上了馬車,隨便找了一個方向準備揚鞭開始行進。

  諸葛亮我們會再見的,你大概會留在奉高吧,看來上天注定了我們遲早會再一次對上,到時候我絕不會像之前那樣一敗涂地的。司馬懿坐在馬車里面腦海之中浮現了諸葛亮那平和的氣質。

  另一邊司馬朗西行不過五十里便遇到兩輛馬車,看著那簇擁的百十士卒,還有領頭騎著馬的那名壯漢,雖說沒有顯露出旗號,司馬朗已經猜出這是誰的隊伍了。

  不過還沒等司馬朗避讓就聽到后一輛馬車中傳來一聲“伯達好久不見!”

  “惡來停車,停車。”陳群對著典韋的方向喊道,很快整個隊伍都停了下來。

  “呦,長文好久不見啊,是來為族弟慶婚的吧,話說你這家伙不地道啊,要不是我去了繁家主那里確認了一下還不知道陳子川也是陳家的人,害得我離開的時候將我的家傳玉佩留下來作為賀禮了。”司馬朗下馬之后笑著對陳群招呼道,隨后就開始對陳群抱怨道,一看就知道兩人很是熟絡。

  “一言難盡。”陳群苦笑著說道,“伯達這是我主曹公手下軍師戲忠戲志才。”

  “閣下就是平兗州定南陽敗袁術的戲志才?河內司馬朗見過戲軍師。”司馬朗上下打量一下身材消瘦,微微有些病態的戲忠抱拳一禮道。

  “不必客氣,不必客氣,你既為長文好友,和我互稱表字即可。”戲志才摸著自己的胡子一顫一顫的說道。

  陳群明顯一愣,大多時候對于其他人都不假辭色的戲志才居然會這么給自己面子,難道有什么隱情?

  陳群有些詭異的瞄了一眼戲志才,但是卻也沒有阻攔司馬朗,他也想看看戲志才這家伙在玩什么神秘。

  戲志才已經不打算讓司馬朗走了,擁有精神天賦的角色,雖說不知道是什么樣的精神天賦,但是能擁有精神天賦的人都是智者!

  戲志才的話讓司馬朗深有好感,又有好友陳群在旁沒過多長時間就被戲志才騙上了馬車,一行人朝著奉高城開始行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